穿人字拖上台、被导演骂混蛋,《乐夏2》这支乐队也太豪横了!

音乐猛料 穿人字拖上台、被导演骂混蛋,《乐夏2》这支乐队也太豪横了!

五条人乐队

它来了,它来了,它带着“道上靓仔”走来了….

上周六,果酱君心心念的《乐夏2》终于开播了!

第一期节目,万万没想到有一支踩着人字拖的乐队率先出圈,成为场上场下最瞩目的亮点。

它就是由阿茂、仁科两条人组成的乐队——五条人。

从穿红色人字拖,到担心导演被开除,五条人一系列迷惑行为,让果酱君笑出了猪叫声。

不论之前你听没听过这支乐队,看完第一期你铁定会对这两位大哥留下深刻印象。

虽然最后遗憾离开舞台,但他们凭借真诚搞笑不做作的一面征服了所有观众。

就像他们所说,离开不是我们的损失,而是乐夏的损失。

 

1

《乐夏2》第一期,每一支乐队都有出彩的表演。

整场都散发复古、轻松、温暖气息的马赛克乐队。

黑色礼帽、黑色礼服、黑色眼线,将摇滚进行到底的木马乐队。

由三个孪生女孩组成的新兴团宠,福禄寿乐队。

….

轮到五条人乐队时,画风立刻变得奇怪起来。

两人的出场方式是这样的,阿茂戴着墨镜环顾四周,仁科则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导演连喊了两三遍,五条人登场了,这两位哥们这才缓过来,朝着舞台走去。

很多人疑惑不已,不是五条人吗,还有三条呢?

比起这个,Junky更好奇他们有没有穿鞋。

镜头一转,我们看到了穿人字拖蹦蹦跳跳的阿茂。‍‍

到了采访环节,仁科自带的段子手气质暴露无遗。

他先介绍队友阿茂,这是阿茂,他是弹木琴的,比较市井。

想用一个成语介绍阿茂,愣了半天想不出来,阿茂听不下去补了一句,乐善好施。

介绍到自己他说道, 有些人说我像木村拓哉,郭富城。

但他自己觉得自己是“农村”拓哉,郭富“县城”。

谈到自己音乐,仁科也非常坦然的说,我们的音乐,就是塑料味。

不仅这么觉得,还将自己乐队设计成一个红色塑料袋。

被问到:“你觉得五条人音乐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仁科笑道:“土到掉渣有时候,真的。”

说完这句话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宁愿土到掉渣,也不要俗不可耐。”让人觉得无比真实。

随后迎来了表演时刻,两人一个抱着风琴,一人抱着吉他 。

你以为后面就没什么好笑的了?正戏这才刚开始。

 

2

两人用海丰话,唱了一首《道山靓仔》,底下人听的一脸懵圈。

大张伟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歌词屏,周迅手一摊跟他说道:“没有词。”

不光没有词,连舞台灯光也消失了,台上只闪烁着几道单薄的光束。

导演、调音师、灯光师、乐迷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原定的演唱歌曲《问题出现了我再告诉大家》被他们擅自换成了《道山靓仔》。

除了他们乐队,任何人都不知道他们会换歌。

五条人,玩的太大了。

唱完歌后,仁科向所有人致敬,靓仔靓女们,晚上好。

还回答了大家心中都有的疑问,五条人到底有几个人?

他说,还有鼓手和贝斯手,但是他们话不多人狠,所以就由我俩作为代表和大家聊聊天。

马东调侃道:“你们两位现在是我目前见到最狠的了。”

随后,马东把五条人临时换歌的事说了出来。

万万没想到,仁科还很得意的说:“我们去巡演演出的时候,都随意改歌的。”

不过他们这么做,并非跟节目组过不去,而是觉得乐夏的舞台很开放,可以包容更多的可能性。

接下来和几位超级乐迷聊天,仁科更是妙语连珠,逗笑了全场。

马东把话题拉到正轨,想和他们聊聊五条人的音乐和歌。

仁科一口回绝:“有空打电话给我吧,我晚上也睡不着。”

到了观众投票环节,结果还没出来,两人就头也不回的往场下走了。

马东和周迅赶忙喊道,大哥不要走,回来。

两人这才折回来,看到了自己的票数。

五条人临时改歌,确实会影响到表演的整体效果,就像张亚东说的,他们挺吃亏的,这首歌的魅力全在歌词。

不过他们压根也没把输赢当回事,上乐夏只是让大家了解一下他们,顺便聊聊天就行了。

仁科唯一感觉对不起的,就是导演世杰了,怕因为他们的任性被炒鱿鱼,还特地发微博,向导演表达了歉意。

后来世杰也发微博回应:“被这群混蛋气死,虽然很艰难,但是工作还在哈。”

五条人,他们就是一群自由自在的人。

没有拘束,没有压力,没有功利心,没有目的性。

安心做音乐,真实做自己。

期待有灵魂的五条人,能再返乐夏舞台。

 

3

《乐夏2》之前,可能没多少人知道五条人,但你也许听过他们的歌。

最出名的那首,《阿珍爱上了阿强》。

这支来自广东海丰的乐队,成立于2008年,一句话形容他们,土到掉渣但耐人寻味。

从他们歌中,能感受到浓烈的市井烟火气。

这次唱《道山靓仔》,一开嗓南方沿海城市的特质就迎面扑来。

“阿道山的靓仔咿哟,你为什么穿着你那破拖鞋;

阿道山的靓仔咿哟,你为什么不去剪头发。”

道山是海丰的一个地名,整首歌刻画了一个非常深刻的道山混混形象。

《阿珍爱上了阿强》也是以打工仔、打工女为原型,唱出了社会底层男女的平凡爱情。

两人都在城中村生活过,一起摆过地摊、卖过CD和盗版书,体验过小人物的生活状态。

这些复杂的情绪成了他们创作元素,以至于当时摆地摊、走鬼的朋友成了他们作品的高频词。

每一句歌词,每一段旋律,都映射出生活的本色。

一首歌成一个故事,尽管听不懂海丰话,但一点不影响你对小人物、对市侩的直观感受。

马赛克乐队的林玉峰评价他们,(他们的歌)会让你觉得有南方的海边,那种咸湿的空气,然后穿着短裤拖鞋….

五条人忠于生活,对待身边事物有最细微的观察力,并能捕捉到这些平凡的瞬间。

节目最后,看到他们回到第二舞台时,其他乐队都为他们欢呼鼓掌。

那一刻我很感动,最开始大家鼓掌是被他们的可爱、搞怪逗得捧腹大笑。

到最后大家鼓掌,被他们的真诚、魅力所折服。

正因有五条人这样的存在,我们对音乐、对华语乐队才不会那么失望。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个被《浪姐》首轮淘汰的神仙姐姐,每张新专我都爱到骨子里

有话直说

岛国校花因报复前男友下海拍片,这波杀敌一百自损八千?

音乐猛料

《乐夏》专业乐迷遭人人喊打,一点都不冤!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147
阅读量
51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