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诗与远方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前不久滚君在快手上看到一段视频,一群来自山区的孩子上演了一场别样的摇滚现场。   他们顶着略显凌乱的头发,皮肤黝黑,眼神清澈,在老师…
前不久滚君在快手上看到一段视频,一群来自山区的孩子上演了一场别样的摇滚现场。

 

他们顶着略显凌乱的头发,皮肤黝黑,眼神清澈,在老师的带领下弹吉他、贝斯,敲起架子鼓,唱着痛仰的这首《为你唱首歌》。

其中穿着黑色衣服,站在中间的小女孩是主唱。

唱歌的时候,她的脚跟着节奏打着节拍,身体却有几分怯懦和僵硬。

“让我为你唱首歌,让我为你唱首歌。

进入副歌部分,滚君注意到她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

看到这一幕,尤为感动。

我想,这大概就是音乐的力量。

虽然他们成长在闭塞的山村,但是拿起乐器演唱的那一刻。

山外山,楼外楼,琴瑟共鸣。

我们仰望的是同一片天空。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这段视频来自快手用户Teacher顾,他叫顾亚,在海嘎小学教语文和音乐。

 

点进他的快手主页,上面写着:

 

“组过萝队,弹过琵琶,2014,执教海嘎。”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他口中的海嘎是贵州六盘水山区,海拔高达三千米的海嘎小学。

 

这里的孩子们从小生活在偏僻的山村,他们和外界之间形成一种天然的隔阂。

 

对那些新奇的事物,所有先进的一切,他们有着强烈的探索欲。

 

只是命运如此,他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

海嘎小学山高路远,老师大多都不愿意留在这里,前几年学校险些都办不下去。

 

但好在有顾亚这样的老师选择留下来。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抛开山村老师的身份,顾亚有一支自己的乐队叫目染。

 

这支乐队于2008年在贵州六盘水成立。

 

无论是十多年前还是至今,玩乐队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小乐队们出走无路,没有巡演、没有舞台连最基本的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

 

顾亚就是在如此光景下,和几位朋友们义无反顾地成立了目染乐队。

 

由于受老派金属的影响,又在其中融入了很多新的风格元素,他们风格比较偏向新激流金属。

 

不再沉默 mp300:0004:30

《不再沉默》目染乐队

 

2013年他们在迷笛音乐节登台演出,一首《权利背影》,金属黑嗓点燃着台下的乐迷。

 

此后,他们陆陆续续登上了很多国内知名音乐节,也获得了圈内人士的肯定。

 

但是在2016年,顾亚选择放下这一切,和乐队成员胡静选择来到海嘎小学教书。

 

和孩子们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这里的学生很内向,自卑。

 

他们渴望外面的未知世界,但是又迫于现实的无奈,只能把一切都藏在怯懦的眼神中。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有一次午休时间,他和胡静坐在一间空教室里弹琴。

 

弹着弹着,他发现时不时会有孩子从门缝偷看他们,学生们越挤越多,后来窗户上也排满了一个个小脑袋。

 

弹琴、歌唱,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一切。

 

顾亚发现,这些平时“走路低着头,看人眼睛躲闪,很害羞”的孩子们,此刻眼睛里透着光。

 

透过他们渴望的眼神,顾亚决定要让海嘎小学的孩子们学乐器。

 

最开始从乐理教起,到后来弹吉他、弹贝斯、玩架子鼓。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在大家的帮助下,学校也获得了一些捐赠来的乐器。

 

上课之余,他们抱着吉他和鼓,在操场上、在教室里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练习…

 

孩子们似乎在音乐中找到了光芒,越学越带劲,那些不爱说话的孩子也变得明朗起来。

 

音乐让闭塞山区中孩子们眼里看到了光。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让乐队走进大山,走进校园。

 

这是一件比《摇滚校园》更加热血的事。

 

6月16号,顾老师在快手发了第一条视频。

 

这是为海嘎小学学生们录的歌曲,叫《海嘎之歌》。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视频中,他们走进录音棚,用彝族方言唱着这首属于他们的《海嘎之歌》。

 

他们没有系统学过唱歌,却能唱出每一个词句中的情感。

 

“农家乐里饭菜香

茅草土屋变洋房”

 

虽然声音略显稚嫩、但是每一个音符都显得格外有力量。

 

他们唱着属于自己的歌,笑容坚定且自信。

 

顾亚在视频底下写下这样一段话:

 

“用歌声讲述海嘎的故事,用真情和坚守成就“云上学校”的美名。

 

2018年,顾亚在海嘎小学成立了第一支乐队,由五个女孩组成,取名为“遇乐队”。

 

去年七月份,“遇乐队”的孩子们从学校毕业,第一支乐队正式走出校园。

 

之后,顾亚又培养出了海嘎小学第二支乐队“未知少年”,同样也是由五个女孩组成的乐队。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从2018年至今,将音乐带进校园,这些看似“荒谬”的行为,确实肉眼可见地影响着这些孩子们。

 

他的快手视频中,大多数都是关于校园乐队的排练现场。

 

第一条视频就是痛仰的这首《为你唱首歌》。

 

打架子鼓的女孩叫黄玉梅,六年级开学期间她参加了乐队。

 

在此之前,她和所有来自山村的孩子一样,敏感、怯懦。

 

黝黑的皮肤给他们的命运蒙上了蒙版,照在自卑的阴影下。

 

女孩偶尔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光鲜亮丽、镁光灯闪烁的舞台,也曾为之向往。

 

只是从来不敢开口唱歌。

 

直到参加学校的乐队,不到一年的时间,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老师叫我们上去唱歌的时候不敢,然后现在接触了架子鼓,我不但可以在讲台上讲话,还可以唱歌。”

 

谈起参加这支乐队后的变化,小女孩这样说道。

 

视频中,坐在鼓架前的她,只要音乐一起,身体就跟着鼓点律动起来,也丝毫不畏惧镜头。

 

她说在架子鼓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快乐。

 

整个视频中,触动我的不止是台上演出的小孩。

 

更多的是在台下看演出的小朋友们,这个坐在教室角落的小女孩,跟着音乐打着拍子。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当镜头划过的那一瞬间。

 

那一刻,她的笑容宛如冬日里暖阳,滚君感受到了久违的治愈感。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孩子们干净的眼神中透露着音乐的力量,感染着你我,也触动着每一个看到这段快手视频的用户。

 

七月初,这段视频在网上传播开来,先后被很多媒体转发,连央视新闻都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山区老师带着学生组乐队玩摇滚”,仅仅只是通过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感受到音乐背后的力量。

 

《为你唱首歌》,当年高虎写下来这首歌时候,未曾想到多年后它变得如此温暖且有力量。

 

在微博上,痛仰也转发了这条视频,并配文:

 

“每一个天使都热爱美丽——已找到了这位老师,希望有机会也能为你们唱首歌,未来还有更大的舞台,重要的不是摇滚乐,玩的开心就好!”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昨天痛仰乐队如约而至前往六盘水,为孩子们唱起了美丽的音符,并和他们完成了一次“大山里的摇滚音乐会”。

 

整场演出,快手作为公益支持的身份全程参与,试图为海嘎的孩子们创造更好的音乐乃至学习环境。

 

昨天下午顾老师也在快手开启了直播,全程记录下了痛仰和孩子们的互动瞬间。

 

 

演出前,痛仰的几位成员们向孩子们细心传授音乐知识。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他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认真的小眼神充满了求知欲。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宋捷耐心和他们讲解吉他的旋律要领,教他们弹唱《公路之歌》,大伟更是手把手教他们如何掌握打鼓技巧。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贝斯手张静为了让孩子们学的更精细,主动要求给他们寄一些教材。

 

学校周边的孩子和家长都纷纷赶到,一间不大的教室改成了一个小舞台,下面挤满了“观众”。

 

现场,“未知少年”乐队再一次唱起《为你唱首歌》。

 

 

当天,孩子们才是主角,大伟放下了架子鼓,拿起手鼓在一边打着节奏。

 

高虎则是担任和声的角色,宛如老父亲般全程目光都在孩子们身上。

 

普通的三大件,不同于通常摇滚现场的激情奔放。

 

“未知少年”和痛仰合唱的这版《为你唱首歌》,没有激烈的鼓点、也没有撩人心弦的吉他solo。

 

内敛的鼓声和吉他诠释着山区孩子们身上“浑然天成”的真善美,更加的柔和、动情。

 

主唱的声音,细长、稚嫩,用这样的声色唱起这首歌,滚君反而更加的触动。

 

演出到最后,痛仰唱起了《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曲到一半高虎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转到台下,邀请老师和同学们一起上台合唱。

 

一身素衣的高虎,席地而坐。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看了这么多次痛仰的现场,滚君第一次见到如此柔软的高虎,眼神里充满了爱和希望。

 

对于痛仰,对于海嘎山村的孩子,这就是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他们的声音,在远离城市的山村留下痕迹。

 

为你唱首歌,是为海嘎、也是为自己。

 

痛仰在海拔2400米处办了场演出,全程看得我老泪纵横...

 

“每一个天使,都热爱美丽,所以我才懂得你珍贵。”

 

看到这些孩子们,滚君才真正懂了痛仰的这句歌词的意义。

 

山区没有霓虹闪烁,没有高楼林立,但摇滚态度无论山高水远,无论任何犄角旮旯,永远常在。

 

重要的不是摇滚乐,是对生活的态度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个被《浪姐》首轮淘汰的神仙姐姐,每张新专我都爱到骨子里

有话直说

岛国校花因报复前男友下海拍片,这波杀敌一百自损八千?

音乐猛料

《乐夏》专业乐迷遭人人喊打,一点都不冤!

莉莉安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248
阅读量
4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