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音乐猛料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总之,请依旧是一个强大的人!

任何美好事物的消逝都会令人感伤,特别是鲜活的生命。

而当一个人,甚至是一个你羡慕、喜欢、敬佩的人主动选择去死,那种痛感会更痛。

仿佛一只秤砣吊在心脏下面,拖着你整个人慢慢往深渊坠去。

我们会在内心反复追问:“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就想不开了呢?”

我们对他们的自杀表示惋惜,但很少能感同身受。

就像电影《大佛普拉斯》里的说的一样:

“现在虽然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昨天,日本人气男演员三浦春马自缢身亡。

四天前,他刚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了新剧的拍摄。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配图中,他露出一排牙齿,微笑。

阳光温暖。

干干净净。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事发前一天,他在剧组拍完了第二集的戏,一切正常,无人发现异样。

而事发当天,他一直未能出现,工作人员迟迟等不到他,手机也无人接听。

助理慌忙赶到他家后,看到了悲剧的一幕。

三浦春马用冲浪板的绳子自缢于衣柜之中。

屋子里的物品整整齐齐,一切照旧。

只是多了一封他给家人留下的遗书。(暂未公开)

谁能想到,他就这样突然离开了!

几个月前,三浦春马刚过完30岁生日,还发微博说:

“之后我也会尽所能努力工作。谢谢平时关注我的你们,谢谢平时一直支持我的你们。我还有些地方不成熟,所以也请你们以后可以多多关照。”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关于自杀原因,网上有很多种说法。

比如网暴、缺爱、自闭、抑郁、工作压力等等……

我们无需妄议。

任何自杀悲剧都是由导火索加上很多复杂原因导致的。

但不管怎么样,三浦春马走的时候,内心一定异常孤独。

据悉,这件屋子是他租的,位于东京东南方的港区,一室一厅,很普通,一点都不起眼。

他平时很少出门,特别是疫情期间,除了必要工作,基本都宅在家里。

没有朋友来往。

地下车库的车子从未动过。

直到昨天全日本人都听说了他的死讯,周围邻居才知道原来自己小区里还住着一位大明星。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三浦春马从小就过的很不容易。

6岁开始作为童星出道,各尝尽了各种酸楚。

父母早早离婚,和自己的关系一直不好。

这些导致他内向敏感,不够自信,有什么事习惯憋在心里,很少与身边人倾诉。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工作中,他是个完美主义者。

认真、较真是他这么多年从艺的特点,或者说是他对抗这个世界的武器。

为了适应一个角色,三浦春马可以餐饭不思好几天,不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决不罢休。

比如2014年出演电影《深夜前的五分钟》与刘诗诗合作,他在片中饰演一名钟表匠,为达效果,他在上海找了一名老钟表匠,跟在他后面每天学习2个小时修表和中文。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这种从艺的态度让他慢慢积累名声,但也拖垮了他的身心。

据悉,因近几年互联网快餐内容的兴起,艺人需要拍摄更多数量的剧迎合市场需要。

三浦春马在这股洪流之中,还是以高标准要求自己,致使身心俱疲。

据说,当下他参演的影视作品达到9部。

还没从上一部剧的角色中走出来,就得进入另一部剧的角色,这对一位走心的演员来说,无疑是残忍的。

尤其是像三浦春马这样心思细腻、追求完美的人。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美嘉,人死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当然是去天国了”

“我想变成天空,如果变成天空,就永远能看见美嘉”

可以想象,除了外出跑通告,他从早到晚一个人待在出租屋里,一定是在研习各种剧本角色。

在那狭小的一室一厅里,他睡觉、吃饭、读剧本、背台词。

封闭的世界给了他与世隔绝的安全感。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不久前,他曾在社交网站上发了一部视频。

视频中,他待在衣柜里,录制了一首自弹自唱。

他翻唱的这首歌是日本组合柚子的老歌《からっぽ》(空荡荡)。

发表于1999年的专辑《ゆずえん》。

一首忧伤的民谣。

歌词中有这么几句戳心的话:

“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一如往常地笑着,你的眼睛像今天的天空一样蓝。”

“我开始走了,无济于事的懊悔。”

“不要用你的眼睛看着我,因为悲伤,也许你已不在我心中。”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多么绝望的歌声啊!

当下再看歌词,唱的不就是他自己吗?

三浦春马选择在衣柜中录制视频,可能是因为怕吵到邻居,可能是想要混响效果,但不管怎样,在这种憋屈的空间,唱出如此悲伤的歌,真令人心疼!

在我内心深处,衣柜一直充满了恐惧的隐喻。

很久前看过一个片子,坏人来了,小孩感到害怕便躲进衣柜,憋着呼吸,隔着门缝,窥探外部世界。

这个画面直到现在,都令我印象深刻。

太窒息了!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视频中还有一处细节。

三浦春马在吉他的一品处用绳子绑了两根筷子,充当变调夹的作用。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这是他想出的临时解决的办法。

我弹吉他也有几年了,有时候也会遇到临时找不到变调夹的情况,但从未想到能这样去处理。

一般要么出门买,要么变调演奏,实在不行就不弹。

作为艺人,三浦春马可以让助理给他送,可以出门自己买,也可以降半音弹唱,其实都能解决问题。

但以上办法他统统没用。

这个细节起码能说明:

1、他不想麻烦别人;

2、他不想出门;

3、他想找一个自己唱着最舒服的调,即使半音也不想将就;

4、只要自己舒服就行,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这双筷子,就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选择在衣橱里录制一样。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上文写道,“在狭小的一室一厅里,封闭的世界给了他与世隔绝的安全感。”

可能错了!

对于三浦春马,一室一厅太大,或许只有衣橱才能安放他那敏感的内心。

他平时读剧本、背台词会不会也在其中呢?

不敢想象。

世界这么大,却没有能让他卸下包袱的家。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对于自杀,我们通常用会用“轻生”表示。

我觉得非常不妥。

有时候,他们不是轻视生命,相反,他们把生命看得太重了。

重到无法释怀。

重到承受不起。

他们对一切事物都不敢含糊,连一颗草莓都要较真它的出处。(三浦春马弹唱视频的开头有这个细节)

自杀前,他待在衣柜录制了一首悲伤的歌…

 

还是那句话:

我们对他们的自杀表示惋惜,但很少能感同身受。

生命是可贵的。

三浦春马虽已离去,但他扮演过的众多角色仍在告诉我们,如何坚强的生。

在以后的岁月里,不管多难,一定要继续下去啊!

像20岁的三浦春马写给30岁自己的信里说的一样:

“总之,请依旧是一个强大的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PG One发歌Diss键盘侠,说到底还是“红花会”激怒了他…

有话直说

刚认识的女孩发来100多张照片,里面全是她糟糕却美丽的生活

有话直说

凌晨十二点的“网抑云”,藏着多少重度抑郁症的妖魔鬼怪?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138
阅读量
51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