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音乐猛料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即使“傻逼”,可依旧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前些天,一位老友来南京办事,趁着周末我们小聚了一会儿。

我们这帮人无论什么时候聚在一起,就如同穿越了时空一样,一下子把喧杂都市中的我带回到了小城故事中。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想起那些岁月,脑海中总是能浮现起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电影中马小军、米兰他们一伙人坐在泳池边的那个场景,像极了我们的当年。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我还跟他打趣道:你那时候跟电影中的马小军真像,总喜欢在姑娘面前逞能,成天只知道臆想。

他只是笑笑:“可不是么,现在回看自己像个傻逼,幼稚极了。”

那天回家后,我又重温了一遍《阳光灿烂的日子》,以前总是看不明白电影后半段,姜文究竟想讲述些什么,一会真一会假的,还有结尾傻子为什么会骂他们“傻逼”。

如今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身份再去审视这部电影的时候,才懂了那些混乱的情节,幻灭的青春,被禁锢的欲望,咄咄逼人,带着动物的粗粝和野性。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诚然,不管放在哪个时代,青春时期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都如同马小军一样,心中总有一个像米兰一样的姑娘,体内不断泛滥的荷尔蒙,让我们总是幻想着占有、窥探一切,但又胆怯、懦弱。

即使多年后再回望那些偷着释放的欲望,被撕裂的幻想,虽然幼稚、可笑、隐隐作痛,但依旧是无可替代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在禁忌中偷偷释放欲望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更能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1991年,王朔将故事里的夏天写成了书。

那段野蛮生长的岁月,就如书名《动物凶猛》那般,透着一丝丝血性。

1994年,姜文将王朔笔下,躁动的青春拍成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电影开头,姜文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回望着,太阳似烈焰,欲望在禁锢中越演越烈,宛如热气腾腾、蓄势待发的英雄梦想。

那是个红歌飘荡的年代,伟大的领袖雕像挥手指点道: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阳光灿烂的日子似真似幻,少年们的欲望在禁锢中一点点释放,伴随着蠢蠢欲动的青春荷尔蒙。

大概所有青春期的男孩都有打群架的经历,为了不受欺辱,男孩子很自然地行成一个个为数不等的团伙。

在搭帮结派的斗殴中,男孩们能够找到一种心随神迷的征服感,这是雄性动物必经的一个阶段,在斗争中证明自己的存在。

部队大院长大的马小军也不例外,和兄弟们刘忆苦、刘思甜、羊搞、大蚂蚁等人成天厮混在一起,他们靠打架、闹事、抽烟、拍婆子等方式挥霍过量的荷尔蒙。

他甚至错误的以为那些打架斗殴,旁门左道的荒唐事迹,可以征服终日念想的女孩米兰。

然而,少年的身份终究禁锢着他们,他们对成年人的世界有着无限的窥探欲,终日里却只能偷偷摸摸地找乐子。

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翘课,而是趁着同学们和老师起哄时,偷偷从教室后门撬开的门板里溜走。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学着大人的模样抽烟,但是一旦有人经过就怂了。

大家不约而同将为吐出口的烟憋在嘴里,等到经过的行人走远后,才敢一吐为快。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而马小军,他有自己的方式在这种禁锢的青春中寻找快感。

他迷恋上溜门撬锁,当锁舌跳开那一瞬间,给他带来无限的欢娱。

那是他捅开未知世界的一种方式。

先是撬自家的各种锁,打开父亲的抽屉,将一个个勋章别在衣服上,对着镜子喊:

“敬礼,齐步走。”

意淫着中苏开战,幻想着自己将会成为一名举世瞩目的战争英雄。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在那个对“性”懵懂的年代,他在父亲的抽屉里翻到了夹在书页里的避孕套,犹豫了两秒,却只是将它当成了气球。

吹到精疲力尽,玩累了索性将“气球”扎了个洞。

他似懂非懂,直到后来妈妈又生了个弟弟,他才想起来当年自己扎破的“气球”。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开锁越来越熟练后,他开始直接溜进别人的家里。

去翻翻别人家东西,累了就在陌生人的床上躺一会儿,有时候走时还顺便帮人家打扫打扫卫生。

直到有一天他凭着溜门撬锁的本领闯进了少女的闺房。

金色镶边的相框里,照片里的女孩笑吟吟地望着他。

那一刻,想象力有多丰富,他的心中就有多少震撼和冲击。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从那栋楼溜出来的那个黄昏,马小军丧失了对外部世界的正常反应。

他开始日复一日守在那栋楼房面前,他甚至躲在女孩的床底偷看过她换衣服。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正如王朔在书中所言:“很多精致的下流都是那时期领悟的。”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泛滥的荷尔蒙

无论是哪个时代,青春时期对异性的幻想都大体一样。

无知与未知,让大家对异性有着别样的新鲜感,是征服是炫耀,甚至是迷恋。

如果兄弟们中来了个姑娘,也自然就更加带劲了。

自从刘忆苦将于北蓓带来给大家认识后,男孩们的世界似乎又多了一扇窗。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一起抽烟,一起干坏事,于北蓓会趁他们洗澡的时候闯进澡堂,偷走男孩们的衣服,会抹上口红,亲遍所有男生的脸。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他们整日里厮混在一起,似乎也不太能分得清男女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当然,让马小军魂牵梦萦的是于北蓓口中的米兰,也就是相框中的女孩。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青春里的一见钟情,对异性懵懂的欲望,等待着一点点被释放。

“我必须要立刻见到米兰,这年头甚至变成了一种迫切的生理需要,就像人被尿憋急了。”

夜以继日的想入非非,马小军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在一个阳光灿烂午后,他不顾一切冲到米兰面前。

念出了那句只会出现在小说中的俗套台词:

“我仿佛在哪儿见过你。”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而米兰只是噗嗤一笑:

“得了吧小毛孩,你才多大就干这个了。”

当然,这并非是失败的搭讪。

第一次相遇的最后,以马小军的那句:“哎,我可真来找你啊。”延续了下去。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后来,马小军常常趁米兰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来她家找她相会。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他们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谈外国民歌二百首。

为了显示自己的不凡,马小军会将那些别人干的“英雄事迹”安在自己头上,并且经过夸大和渲染,仿佛这样就能赢得米兰的崇拜和喝彩。

就如同年少时候的我们一样,总是将自己伪装成和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厉害人物,只是殊不知这样的自己有多幼稚。

为了彰显雄性动物本身的征服感,马小军将米兰带到兄弟们的秘密基地。

甚至为了那“可笑且幼稚”赌注,他逞能爬上了大烟囱。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这种征服欲,似乎让他把全世界都踩在了脚底下。

可是,下一秒他就掉进了烟囱,当他染上一脸炭从烟囱底爬出来,用一种捕获战利品的语气说道:

“给我买烟去,给我买烟去,给我买烟去。”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那一刻,尽显稚拙。

少年终究是少年,无论他们怎么努力装成大人的样子。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青春就是一场盛大的意淫

米兰对于马小军来说,她充满着一种未知、并略带危险的诱惑。

所以故事的下半场,马小军试图去毁灭这一切。

因为姥爷的去世,他随着父母离开了一段时间,等到他回来后米兰仿佛一下子与自己变生疏了。

她和刘忆苦却变得莫名熟络起来。

马小军感受到了自己的多余,他知道他和米兰相谈甚欢的岁月已不复存在。

后来,在刘忆苦的生日宴会上,两人因为米兰起了争执,大打出手。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我非叉了你。”

积攒了许久愤怒的马小军,一气之下拿起摔碎的酒瓶,顶着玻璃捅向刘忆苦。

一下、两下、三下他的力度越来越大,似乎马上就要夺了刘忆苦的性命。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动作慢了下来,而马小军的手里并没有摔碎的酒瓶。

“千万别相信这个,我从来就没有这样勇敢过、这样壮烈过…其实过生日那天,根本没发生什么不愉快…”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姜文用无奈的口吻告诉我们,这一切不过是马小军的臆想而已。

他一次又一次质疑着:它是真的吗?它真的发生过吗?

事实上他和米兰第一次相识就是伪造的,其实马小军根本就没在马上遇见她,更没有去过她的家。

他和米兰从来就没熟过。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马小军和米兰并没有先于他人,并且仅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那段缠绵。

还有那张令马小军一见倾心的彩色照片也不复存在。

那天在米兰的家中,他一遍又一遍地问道:

“这边是不是有一张穿着泳衣的照片。”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纵使在米兰一再否认中,他依旧不相信。

直到照片再次出现,米兰身上穿的确实不是红色的泳衣,也并非马小军口中说的彩色照。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难道当时我看错了吗?”

关于米兰的记忆,他已经分不清哪里是真实部分,哪里是臆想。

还有那场雨中的告白,他在雨中哭的撕心裂肺,大喊着:

“米兰,我喜欢你!”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最后,那天晚上他和米兰在雨中那个用力的拥抱,真的存在吗?

“雨过天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我试图提醒她,可她仍没反应,对我仍然是亲切中带有客气。难道下雨那天发生的事儿是不真实的?”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姜文再一次告诉大家,这一切终究没有发生过,自卑、怯懦的马小军自始至终都没有靠近米兰的勇气。

关于青春,关于米兰,这根本就是一场谎言,一场梦。

或许每个男孩都曾经在青春中,勾勒过一个如米兰般的情人,她充满着一种未知,并略带危险的诱惑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正如影片开头交代的那般似真似梦:

“北京,变得这么快。二十多年的功夫,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现代化城市。我几乎从中找不到任何记忆里的东西。事实上,这种变化已破坏了我的记忆,使我分不清幻觉与真实。”

多年后,成年后的马小军和刘忆苦这帮人再次相聚。

他们坐在轿车里,喝着红酒,路过长安街时,又看到了当年的傻子。

如同少年时一样,他们朝傻子喊道:“古伦木,古伦木。”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傻子却没有像当年一样回他们:“欧巴。”

而是脱口一句:“傻B”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一句傻B,喊出了青春最有力度的挽歌。

这部电影上映那一年,夏雨18岁,宁静22岁,那是他们阳光灿烂的日子。

它属于电影里面的主角们,属于姜文,属于青春期充满英雄幻想的男孩,更属于在禁忌中寻找荷尔蒙的我们。

26年前,18岁的夏雨对22岁的宁静一见钟情...

 

多年后,我们坐在荧幕前,听着一字一句的独白,看着电影中画质模糊的一帧一幅,脑海中浮现的是,多年前那个属于自己,禁忌中的夏天。

它讲述不止是时代,那些最原始的关于青春的情愫终究是相同的。

少年们总是在幻想中打破一切的禁忌,试图去解放蠢蠢欲动的青春荷尔蒙。

任何一个时代,总会有千千万万的马小军和米兰,上演着千千万万种、却几乎总会殊途同归的青春。

即使“傻逼”,可依旧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恩师反目、被逼改名,这支曾经爆火的乐队却落得如此结局?

有话直说

边捡破烂边抽中华,抖音爆火的东北街溜子到底有多爱装逼?

音乐猛料

日本知名声优花泽香菜宣布结婚,千万网友集体失恋…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61
阅读量
985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