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音乐猛料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她既可以娓娓道来婉转柔情,也可以歌喉甜美、行止古雅…

《天赐的声音》秉承了蓝台一贯喜欢搞事情的剪辑风格,靠着“毒舌”嘉宾丁太升的一轮舌战群儒,萨顶顶泪洒舞台,使得整档节目迅速吸引了大众的眼球。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且不说这场舌战是否有台本,即便没有台本,一般的制作方都会选择剪掉或是弱化处理,蓝台反其道而行之,固然赚足了流量,但也失去了一些东西。 由于这场骂战本身吸引了观众群体过高的注意力,其他歌手的表现都被盖过去了,尤其是本场金曲推荐得主黄龄本人,更是缺乏关注。

不得不说,黄龄似乎自带这种歌火人不火的潜水体质,火爆金曲不少,观众却始终对其人兴致缺缺。 实际上,黄龄是个非常有实力和有特色的的歌手,被节目组形容为“乐坛遗珠”,也确实当得起这一殊荣。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黄龄的起点其实很早,也堆得很高。 17岁,参加歌唱比赛被星探发掘。 20岁,首张专辑为她拿下东方风云榜东方新人银奖。同年凭借《痒》和《High歌》获得“转音歌姬”的称号。

很多人以为黄龄是很老的歌手,其实她是87年生人,才33岁。 可提到黄龄,大多数人能想到的也只有《痒》或是《High 歌》,但奇就奇在,即便是这两首歌,也是在别人翻唱以后才真正红极一时的。

是黄龄这个原唱不够好吗?

再来听听她翻唱的毛不易的《消愁》。

视频版在B站有140万的播放,可能是锁骨好看的原因吧!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这就是第二重奇怪之处了,她这个原唱并不逊色于任何版本的翻唱,唱功和个人特色都没得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第四季的《蒙面唱将猜猜猜》中,甚至对黄龄直接下了这一判断。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难道是颜值太抱歉吗?

显然也并非如此,不知道多少直男抱着黄龄姐姐的各类写真舔过屏,她的气质在妖娆与仙气之间切换自如,“绝世名伶”的名号不是白给的。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那么是由于懒于音乐创作,曝光率太低吗? 恰恰相反,黄龄其实是相当勤奋的,之前在《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就很活跃,并且是很用心地参与节目,为了迷惑观众,特意去学了一口像模像样的广普。

她的作品也不少,比如与许嵩合作过的这首《惊鸿一面》。

与薛之谦合作过的这首《来日方长》。

个人单曲《风月》,顺带一提,这首歌真得难翻唱,自带防翻唱水印。

都是脍炙人口的佳作,且风格多变。 可能她和许嵩这一卦的歌手,比起炒作爆红,更喜欢保持低调的神秘感吧。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就像黄龄的好朋友常石磊,明明是非常优秀的唱作人,却始终在幕后垂帘。 而常石磊对黄龄的评价是:

“她的声音美得不行,老天给她太多了。每个时装设计师都很愿意为某个模特衣服,而她就是我心中的模特,我很愿意为她写歌。”

也许他们这样的音乐人不需要通过爆红来获得认可,但是我们作为观众,却希望他们能够更多的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黄龄出生在老上海的旧弄堂里,汲取着这座城市古老的文化基因,曾自述:“我,住弄堂、听周璇、看老电影、踩缝纫机……”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在她悠远的童年记忆里,总铺展着这样一幅画卷:阳光慵懒随意地照射进来,自己躺在床上看连环画,爸爸的唱片机里缓缓流淌着邓丽君的歌,而妈妈就在一旁踩着缝纫机做旗袍。 黄龄身上很有老派上海人的那种小资与随性,老上海人喜欢套件睡衣就出门买菜,而她常常在浴室穿着睡袍抱着把琴就给大家直播唱歌。 她甚至还研究过到底是在浴缸里还是浴缸边的混响效果更好,还尝试过在浴缸里放上半盆水或是打开马桶盖。

所以这种看似松松垮垮的随意里,也潜藏着她对音乐的较真。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除了音乐,她个人其实对生活有着非常广泛的兴趣爱好,喜欢烹饪,爱玩滑板,而且你不会想到她曾经是个体育生。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同在上海长大,同样做过体育生,难怪韩寒都特意夸过黄龄一波:“黄龄是一个真唱比假唱还好的人,我不管她在排行榜上是什么成绩,她在我心目中排行第一” 当然,这是十年以前的“歌手”韩寒,现在的导演韩寒不这么讲话。

黄龄是一个风格很跳脱的人,你很难给她贴一张具体的标签,如果一定要贴的话,就是捉摸不定。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她既可以娓娓道来婉转柔情,也可以歌喉甜美、行止古雅,更能随性起舞点燃舞台。 她会突然在采访的时候开始唱垃圾分类歌,你也完全不会觉得违和,就好像她就该是脱俗的精灵,做一些好玩古怪的行为也能被理解。

所以她上一秒可以唱让人激情澎湃的《high歌》,下一秒也可以捏细了嗓子续一曲古典的《风月》,你觉得都不是她,又都是她。 颇有几分佛教里“无我相,无众生相”的天生近道。 借由《天赐的声音》这次的舞台表现,确实给黄龄提供了一份翻红的契机,好多观众会觉得她不仅能唱到你浑身一痒,甚至能唱到你心里一疼。

连韩寒都夸她“真唱比假唱还好”,可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

很欣赏黄龄对于各类综艺舞台和新风格的尝试,她甚至愿意顶着“浴室歌手”这样出圈的名号,用独特的表达、新颖的形式,让更多人听到她的声音。

喜欢她身上的这份努力,也很感激她的这份努力,因为好歌手努力地活跃在大众面前,为观众带来美好的视听体验,本身就是对音乐的一种奉献。

我所希望的是,除了黄龄以外,更多蒙尘的实力歌手们能多多勇敢地展示自己,你们也许可以不太需要观众,但我们需要你,需要好音乐。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总有对好音乐满怀期待的观众,不会辜负你们的这份努力,不会让劣币驱逐良币。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港台

17年了,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态度怀念张国荣

音乐猛料

三个月没看演出的我,在快手蹭了四场免费音乐节

内地流行

玩这么大,你们确定不是被盗号了?

果酱君

音乐圈的水很深,我带你探一探

文章数
643
阅读量
36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