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从央视出走的人,现在混的还好吗?

有话直说 那些从央视出走的人,现在混的还好吗?

央视人的十字路口

 

 

二十六年前,中央电视台一档叫做《东方时空》的节目横空出世。

这档节目不仅成为了中国电视新闻改革的里程碑,也改变了一大批央视人的命运。

央视的黄金十年就此拉开帷幕。

1993年,崔永元还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记者,他的同班同学时间正在央视策划一档新节目。

他们俩在梅地亚碰了面,时间第一次对崔永元提起了新节目的构想,也对他发起了邀请。

崔永元就成了《东方时空》最早的一批策划人,但当时他只能算是兼职。

后来他站到了台前,成为《实话实说》的主持人。

崔永元幽默风趣,在节目里谈了气功、医疗等很多老百姓关注的问题。

1998年,他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

而随着知名度提升的是他越来越严重的抑郁症和越来越不能实话实说的《实话实说》。

节目选材范围变窄,很多问题不能碰、不能说。

2001年,央视有了收视率参考,做节目内容好坏不再是第一位。

崔永元自己高标准严要求做出来的节目分分钟被领导打回来。在那时,他做节目已经失去了兴奋感和幸福感。

再加上当时他的抑郁症已经非常严重,他选择离开《实话实说》。

同时崔永元在一次前往日本NHK电视台访问的机会中接触到了口述历史,这给了他新的人生方向,他要做中国的口述历史。

但台领导对他的想法不以为意。

他便自己组织团队,四处招人,一杯酒一杯酒地给自己拉投资。

从那时起,崔永元便一边做《小崔说事》,一边做口述历史的研究和纪录片。

2003年,央视开始实行节目末尾淘汰制,每个季度发布收视率报告。

《小崔说事》因为节目主题太过冷色调收到大量负面评价,收视率一路下滑,被“黄牌警告”一次。

在央视,崔永元的手脚越来越放不开,节目内容做到一半被要求停掉,因为收视率肯定会很低。

虽然他的节目已经从晚上11点半推迟到了凌晨1点半,内容依然不能放在第一位。

在最后一次与审片领导的争执中,崔永元选择把最后的几期做完,然后停掉节目。

崔永元最终离开的导火索是那一场他与方舟子轰轰烈烈的微博骂战。

他不顾自己的形象,拍案而起。

当时央视要求对所有主持人进行微博管理,每人都要签合同,不在微博上发声,但崔永元拒绝了,他誓死捍卫自己说话的权利。

在那场骂战中,央视不断收到对他的投诉信,最终签字同意他的离职申请。

告别央视,他回到母校中国传媒大学任教,专心做好口述历史。

这将会是他余生最重要的一件事。

但到了今天,离开央视的崔永元不疯魔不成活,在娱乐圈掀起风浪后现在不见声响。

 

 

在崔永元离开央视那一年,柴静也走了,她在央视呆了十二年。

2000年,《东方时空》的制片人陈虻想给白岩松找个搭档,看中了正在湖南卫视做《新青年》的柴静。

他们约在梅地亚见面。陈虻问:“如果你来做新闻,你关心什么?”柴静说:“我关心新闻当中的人。”陈虻看了柴静一会说:“你来吧。”

但柴静对于自己在湖南卫视的工作很满意,并没有打算跳槽央视。

陈虻便邀请她去参加新闻评论部的年会,也正是这一次年会让柴静下定决定来到《东方时空》。

那时候的新闻评论部氛围相当自由,任何人不问出处,只要有能力就留下来。没有上下级之分,他们时常因为做节目而吵得不可开交。

每年的年会更是玩得异常疯,领导扮丑、被挤兑,平时严肃的新闻主播也会在年会上表演尺度很大的小品。

柴静参加的年会上放了《分家在十月》,这算得上恶搞的鼻祖。

柴静在《时空连线》干了两年,这两年里她从一开始的不自信、节目惨败逐渐成长起来,她前所未有的卖力,但她那颗心始终是漂浮的。虽然也是做新闻,但她依然会关注自己的得失。

2003年,她决定离开《时空连线》,去往《新闻调查》,真正将所有的自己投身于新闻事业。

也许有人会质疑柴静的主持功底,但绝不会有人怀疑她新闻媒体人的能力。

柴静初到《新闻调查》便决定深入一线,直面非典。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带着口罩,只有柴静没有。

不可能不怕,但她更关心“新闻中的人”。《北京“非典”狙击战》播出之后,柴静这个名字也变得人尽皆知。

2013年,柴静出版的自传性作品《看见》销量达到了百万册,新书发布会当天白岩松、崔永元、罗永浩等人全都前来为她站台。

但谁都没想到,从这之后她便被人一把拖了下来。

被指责私生活、被指责过度包装自己,以前所有的好都变成了坏。

柴静选择了消失。与此同时,《看见》也停播了。

2014年10月,她在《看见》上的搭档邱启明在微博上写道,“《看见》是柴静之前在央视唯一主持的一档节目。但做得好好的一档节目,突然停播了。我觉得这就类似一个再优秀的大厨,让你突然去端菜了,不让你在真正的空间里去施展专长的时候,提出离职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没有明确表明柴静离职的原因,但我们能从这段话里解读出一点细枝末节,大概是央视停播了《看见》,想让柴静主持她不想做的节目。

在全民娱乐的时代,即使是央视也不得不适应高度娱乐化的氛围。

当时正值央视的广告招标会,一档名叫《嗨!2014》的民生娱乐脱口秀节目提及会由柴静主持。虽然这与新闻已经完全背道而驰,但如果柴静留下,这会成为她唯一的选择。

后来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成了庾澄庆和谢娜。

后来,等到柴静再出现在大众视野时,她带着她耗费百万制作的《穹顶之下》,一时引起全民关注。

但从引爆全国到被下架,只用了六天。

自此之后,从央视离开的柴静再没消息。

 

 

无法否认的是,央视的那股离职潮除了当年的媒体环境的转变,也离不开当时互联网和新媒体的高速发展。

马东在2012年选择离开央视,前往新媒体行业,当时他说:“人要有归零的精神,我已经40多岁了,基本上每隔几年就要全面的归零,我觉得这么活着才有意义。”

2001年,马东参加了《挑战主持人》制片人的竞聘,成功进入央视。

而在那之前,他在湖南卫视主持的《有话好好说》因涉及敏感问题被叫停。

和现在奇葩说的马东截然不同,当时的他有点传统知识分子的感觉,对社会满怀忧虑。

在《文化访谈录》里和各大名人讨论中国文化的归处,他也会问陈丹青:“您是怎样看待这个社会的呢?”

节目曾有一期邀请了郭敬明,马东言语尖锐、火力全开。

他指责郭敬明没有社会责任感、逃避抄袭问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后来马东还成为了主持人大赛的导演、兔年春晚的导演,前途一片正好,但他却选择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他说在央视他已经做到头了,想换个领域做做。

2013年,马东加盟爱奇艺,担任首席内容官。两年后,他离开爱奇艺创立米未传媒,开始在内容领域的创业。

他打造的《奇葩说》成为现象级的综艺。

马东知道现在这个时代需要什么,他也非常快地适应了这个时代。

马东是个“星二代”,从小在父亲巨大的名声阴影下,被人叫做“小马季”,他最需要证明的就是自己活着的意义。

他做过工程师,30岁才开始做电视,他花了40年才找到自己真正想做什么。

对于马东而言,“工作是为了满足愉悦感,而挣钱是可以过上想过的生活,一辈子太短,只争朝夕,有趣的事情太多了,都想去做做。”

从央视离开的马东现在是个非常成功的创业者,不再严肃,自得其乐。

 

 

同样从央视辞职进入互联网领域创业的还有罗振宇。

如果说马东还有做优秀内容的想法,罗振宇则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1999年,正是央视的黄金发展期,罗振宇来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他卖命工作,连续三年给3.15晚会撰稿。

他说自己那时候像驴一样干活,给四罐红牛就能熬夜。

在进入央视后的第4年,罗振宇成为了知名节目《对话》的制片人。

他是央视第一个非台聘的制片人,这个身份伴随了他9年。直到他走,他也算不上央视的正式员工。

在《对话》的那几年,罗振宇要忙疯了,经常熬夜录节目到四五点。

后来他发现,自己起早贪黑地工作,一年工资还比不上主持人外出剪个彩拿的报酬。

他开始跟同事抱怨:“这不公平”。

再等到于丹、易中天带火了百家讲坛,崔永元离开了《实话实说》后节目收视下跌,凤凰卫视主持人明星化,罗振宇慢慢意识到了“人”的价值已经高于一个组织的价值。

他想他一定要把他那张胖脸漏出来,一定要站到幕前。

而在央视,他很难有这样的机会。

2007年,罗振宇的上司郭振玺专门为《对话》搞了一个制片人竞聘,这无疑就是专门针对他。

罗振宇选择穿上正装,准备一套完整的PPT,在二十几个台领导面前做一次演讲。

他说这是他人生中最有水平的一次演讲。

下台之后,他就辞了职。

罗振宇看到了互联网的势好,也看到了传统媒体的衰落,最后他上司给了他一脚,给了他选择的勇气。

2012年,罗振宇创办了《罗辑思维》,开始做知识付费,有很多人追捧,也有很多人唾弃。

对于这个时代,他没有忧虑、没有情怀,他只是个纯粹的现实主义者。

证明自己的价值、实现自己的野心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归他管。

从央视离开的罗振宇还奔走在创业的路上,有质疑,有赞美,对他来说,这条路还很长。

 

 

2010年前后,央视掀起了一阵离职潮,大批主持人、制片人选择离开,有的人因为对媒体大失所望而放弃,有的人选择在别的领域上寻找新的自我。

但白岩松选择一直坚守在央视这块新闻阵地。

1992年,白岩松被崔永元一个电话忽悠去了《东方时空》,没有编制、没有合同,只有新闻理想。

本来他以为是去做幕后策划,结果被拽到了镜头前当记者和主持人。

一群怀揣着新闻理想的热血青年,一步一个脚印把节目做出了口碑。

2001年,白岩松放弃了《东方时空》总主持人的位置,转而开发一档新闻评论节目《子夜》。但因为很多原因,这档节目最终胎死腹中。

但后来他推出了《新闻周刊》《新闻1+1》,和《子夜》的想法虽有不同,但差距在慢慢缩小。

从1993年《东方时空》创立到现在,原班人马走的走,散的散。

很多人问:“你看那么多人都离开了央视,白岩松你为什么不走?”

他说:“中央电视台目前还是国内做新闻最好的平台,离开它,去哪儿?”

白岩松也明白现在央视给他的环境早已不同于90年代,他也考虑过离开。

他说:“为说对的话认错、写检讨或停播节目,就是我辞职的时候。”

时间就像一辆火车,车轮滚滚不断前进,随着技术的发展,也行驶得越来越快,我们即将步入21世纪20年代。

在这辆火车上,有人能拥有一张坐票,舒舒服服地看着沿路风景;有人看腻了一边风景,还能换个座位看另一边;而有些人只能全程站着。

像崔永元等人他们明明能安安心心地坐着享受,偏偏要站起来能用自己的力量改变火车行驶的轨迹,有的时候成功,但大多数时候失败,失败之后也就失去了座位。

像罗振宇等人从小只能站在火车上,一辈子就为这一张坐票而奋斗。罗振宇成功了,很多人失败了,最后连站的地方都被别人抢走。

像白岩松等人,他拥有了一张坐票,但他也从未放弃改变火车轨迹,他明白这很难,但他依然心怀希望。

比起十年前的那些人,我们现在的这辆火车更快、更嘈杂、座椅也更舒适。

越来越多的人拼尽一生只为了一张坐票,想要冒着失去站的位置,甚至是座位的风险去改变火车轨迹和其困难。

但永远有这样的人存在。

然而那些只希望舒服坐着看风景的人有错吗?

一点错也没有。

选择没有是非对错,与任何人的评价都无关,只与自己心里的那一点念头有关。

参考资料:

1、《崔永元:刚加入<东方时空>时纯属接私活》—新京报

2、《柴静离开央视的第5年,你还记得她吗?》—最箴言

3、《柴静:再没有一个地方像东方时空那么残酷》—新京报

4、《理想从地下室升起: <东方时空>青春往事》—叉烧往事

5、《痛并快乐着》—白岩松

6、《白岩松:文化人最好的时代才刚开始》—新周刊

7、《十三邀:许知远对话罗振宇》—腾讯视频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我爱的长发男孩都老了,但他们唱起歌来依然撩人...

音乐猛料

这部获奖无数的黑暗系电影,远不止色情与暴力...

有话直说

当面Diss吴亦凡干掉李佳隆,这名黑马选手凭什么这么牛?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66
阅读量
987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