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有话直说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胡歌还是那个好学生

一转眼已经是2019年12月份了。

又到了贺岁档大战的时间。

昨天刁亦男带着他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加入了混战中。

到今年,距离他上一部《白日焰火》已经相隔五年。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刁亦男左手文艺,右手商业。《白日焰火》获得了柏林最佳影片金熊奖,也打破了获奖影片的票房魔咒,成功破亿。

上一部电影的成功让大家对这部新片抱有很大的期待。

上映两天,票房已经达到了8500万,势头不错。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豆瓣评分稍微有所下降,从点映时期的7.8降到现在的7.6分,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分数。

从口碑来看,这部电影的正面评价还是占绝大多数。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南方车站的聚会》在一定意义上是《白日焰火》的延续。

两者都是悬疑犯罪的类型片,都属于黑色电影范畴,电影所刻画的都是社会底层边缘人物。

我们能看出刁亦男的野心,他在探索属于自己的电影风格。

滚君昨天看完整部电影,确实是一次很不错的观影体验,值得一看。但鉴于对该片的期待过高,总觉得完成度不太够,故事本身有点问题,男主角胡歌也不够坏。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首先,《南方车站的聚会》在影院的观感还是不错的。

因为主角是在逃亡,所以电影80%以上都是夜戏。昏暗的夜晚,加上高饱和度的霓虹色灯光,暗处极暗,亮处呈现出浓厚的红色、紫色,将烂尾楼和小宾馆都拍得十分迷幻烂漫。

同时导演运用了很多影子元素和光影的明暗对比来表现人物的情绪,这在国产电影中算是比较少见。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其次,比较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中大尺度的暴力美学。

《南方车站的聚会》属于犯罪类型片,枪战、追击场面不少。

刁亦男很大胆地刻画了电影里的血腥气。

无论是黄毛骑电瓶车被割头还是周泽农用伞捅死猫耳然后伞撑开,都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美。

胡歌作为大荧幕新人表演还是可圈可点的。

他看到小弟被割头的震惊、惶恐,在最后知道自己临死之时吃最后一口面的表现,都演绎的很到位。

在泥浆里打滚、大雨里骑摩托车,他也都亲身上阵。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这部电影确实在视觉观感上做得不错。

但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能否讲好一个故事、刻画好电影人物、准确传达出导演的想法也很重要。

刁亦男虽然非常注重镜头表现,但他也有着想通过电影传达很大精神内核的野心。

他在采访中说:“我的主人公都有各自的困境,但他们通过冒险,通过牺牲,通过抵抗获得了自由和尊严。”

“可能我们没有拍摄都市生活所以你的感受可能离它比较远,但是它传达的内在的精神,传达一个人自我拯救的力度和愿望,我希望能够被更多的中国观众捕捉到,因为这是一种非常传统的精神:道义。在社会发展的的今天,我们在渐渐失去这样传统的观念而它应该被置于前所未有的重要的位置。”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南方车站的聚会》讲述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

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一个电瓶车盗贼,同时他也隶属于一个大型盗窃团伙。他与另外一部分人因争夺地盘而展开一场“限定时间内谁偷的电瓶车多谁赢”的比赛。

在这场比赛中,周泽农被暗算,慌乱逃窜中失手打死了一个警察。

警方设置30万奖金通缉他,他一边躲避警方的追查、盗窃团伙的暗算,一边想联系他妻子(万茜饰演),让妻子举报自己获得这30万。

因为妻子的懦弱,便想让在逃亡路上认识的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饰演)举报自己,将钱分给妻子。

周泽农盗窃、杀人,就该被法律制裁,却想在最后兑现自己的生命价值,他所有的反抗很挣扎都是为了把钱留给家人。

刘爱爱是陪泳女,放弃道德、放弃身体,但内心还有尊严和一份侠义,履行了和周泽农的约定。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故事讲完了,却没有讲完整。人物有性格,却不丰满。

看完电影,导演的想法隐隐约约能接收到,但有点弱。

刘爱爱作为陪泳女她为什么会要帮周泽农?如果是爱情或者是末路人的相互扶持,没表现出来。如果是因为她本身内心的侠义,也没任何细节说明她是这样的人。

周泽农五年不回家,却在最后拼死挣扎想给妻子和儿子留下30万,他到底爱还是不爱他们,亦或是愧疚?这些都没有看到。

这是刁亦男这种风格导演带来的弊端,重视觉表现、轻故事。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没有足够的故事去塑造人物,演员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内表演。

桂纶镁和廖凡完成的还不错。

胡歌所饰演的周泽农是戏份最吃重的角色,承担起整部电影内核。

刁亦男想表现的边缘人群对于自由的渴望和自我的救赎,周泽农占了很大一部分。

但看完电影,我却觉得男主角更像个串起剧情发展的线索人物,始终游离在故事之外。

核心人物精神力的缺失,让这部电影更显单薄。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胡歌演的周泽农还是太精致了,没有在底层挣扎求的小人物的粗糙感。

周泽农阴郁、颓废,电影里的他更像个家里破产的富二代,而不是靠盗窃为生的小偷。

他是电瓶车偷盗团伙的老大之一,有三五个小弟,但我看完觉得他至少掌管着上百人的黑帮社团。

周泽农无疑是复杂的,长期盗窃,被警方通缉,被兄弟背叛,对妻子有愧疚,和刘爱爱有暧昧。整个故事,他是核心。

但胡歌饰演的他过于简单,气质过于干净。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胡歌没认真演戏吗?

相反他非常努力。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他第一次担任电影男主角,还是与一位非常优秀的、非常有风格的导演合作,他比任何人都害怕自己演不好。

刁亦男要跟他聊聊都觉得是要赶他出组。

胡歌为电影付出了很多,接受各种体能训练、学武汉话、在泥浆里打滚、观察底层人民的生活、把自己关起来、拍了人生中第一个情欲戏。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但光有努力是不够的,还是要看最后电影的呈现效果。

滚君只能说胡歌还差一点,而这差的一点他需要花很大的力气补上。

他现阶段还演不来这种社会底层的反面小人物。

因为胡歌是个标准的好学生。他有礼貌、谦逊、在演员事业上也很成功。

他对于底层能观察、有认知,却很难感同身受。他可能这辈子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想生存不靠劳动,而去选择偷、抢。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周泽农这个角色不是胡歌的第一个反面角色。

去年他在《你好,之华》中饰演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张超。

他是一个大学食堂的厨师,却能和一个还有男友的女大学生在一起。结婚后,他多次家暴妻子,妻子抑郁去世。

胡歌戏份就一场,表演内容有限。他需要在这场戏里表现出他的个人魅力,不然他的妻子为什么会抛弃男友和他一个厨师在一起?他还需要解释他为什么打老婆。

除非是精神有问题,不然任何人做事都是有原因的。一个角色的情节合理首先演员自己要能合理解释这个人物的行为。

但在《你好,之华》中,我觉得胡歌本人可能都不知道张超为什么家暴,他没有走入人物内心,真正去做一个“渣男”。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毫无疑问,胡歌是个优秀的演员。

他的《仙剑奇侠传》《神话》《琅琊榜》《伪装者》都是相当不错的作品。

但我们也能发现他所饰演的成功角色都有一些共同点,一身正气的英雄式人物。

前期胡歌所饰演的李逍遥、宇文拓这些角色,是属于比较活泼、比较刚毅的角色,这一类人物他是驾轻就熟。

后期的梅长苏是他演艺道路上的第一次挑战,改演文戏较多的、稍显柔弱的角色。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当时也有声音说胡歌更适合“靖王”这个角色,“靖王”也更贴近他以往的荧幕形象。

但播出效果证明胡歌对于梅长苏的演绎是成功的。

其实细想,梅长苏这个角色虽然偏柔,但他的内心是坚毅的,而且出生尊贵,骨子里有股贵气,也是个英雄式人物。

胡歌对梅长苏明显是已经共情,所以效果很好。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胡歌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演员,不想局限于之前的偶像角色中。

他没有好的电视剧本,就开始演话剧,放弃荧幕曝光,细心钻研演技。

在出演《南方车站的聚会》之前,他已经两年没有演戏,一直想要寻求突破。

这也足以证明他是个爱惜自己羽毛,真心喜爱演员这份职业。

这种精神绝对值得学习和称赞。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但这次对于胡歌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挑战。

刁亦男镜头下的周泽农并不适合作为他第一个电影主角角色。

电影表演和电视剧是不同的,它需要演员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更强的能量。

大荧幕意味着你的每个表情、小动作都会被细心的观众捕捉到,这就需要演员自身对于人物的设计。

而刁亦男这类导演,自身强烈的风格盖过了演员的表演,没太大发挥空间,人物单薄。

周泽农又是一个离胡歌本身太远的阶层,不同阶层的人要达到共情本身就存在一定难度。

胡歌一开始就在刁亦男手下饰演这样的角色有些招架不住,导演想要传达的精神他没能清晰地给到观众。

胡歌,你能不能再坏一点!

其实对于观众而言,一个适合的演员去演适合的角色,然后能呈现出非常精彩的表演就已经很不错。

如果演员对自己有所要求,就要敢于挑战与自身完全不同的角色,走出舒适区,打破人物的脸谱化。

滚君绝对是提倡所有的演员这么去做的。

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一定会有不适症,敢这么去做的也不多。

无论最后结果怎样,能迈出第一步的人就值得鼓励和期待。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方文山给周深写了首中国风,听完后耳朵都要怀孕了...

音乐猛料

苏打绿师徒反目,自己的歌不能唱,就连团名都保不住了…

有话直说

南京小伙侃爷竞选总统,卡戴珊20年的风流韵事瞒不住了…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61
阅读量
985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