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抄袭拼死斗争的第5年,这个原创设计师不幸去世了

音乐猛料 与抄袭拼死斗争的第5年,这个原创设计师不幸去世了

终有人因原创而死

一个叫沈文蛟的设计师,死了。

因为工作熬夜猝死。

他是一名出色的家具设计师,所设计的衣帽架获得设计界的奥斯卡——德国红点奖

就是这6根棍子,从设计到生产,再到大批抄袭后的漫漫维权路,耗尽了他的心血。

2016年他曾孤立无援被迫清仓,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原创已死》,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很多人向他伸出援手,这才得以继续支撑下去。

之后他的店铺慢慢步入正轨,有了关注度,也在继续做原创,两周前他们还一口气发布了60+的新品。

去世前,他还一直在忙着工作室的新品设计,彻夜不休。

沈文蛟曾痛斥“原创已死”,如今他终究还是因原创而死。

沈文蛟2012年创业,2014年才拿出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量产产品,就是那款由6根棍子组成的衣帽架。

在那之前,他从事了20多年的广告行业。

在他刚毕业的时候,像每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设计方案被甲方否定、一次次被领导批评。

但他敢拼敢闯,也很有天赋,对自己一直是高标准严要求。

20年后,沈文蛟做到了当初毕业时想要的一切,顶级广告公司、年薪百万。

这时的沈文蛟觉得已经在广告行业达到了天花板,做事意兴阑珊。

而家具设计和传统的“匠人精神”一直都是他这么多年所向往的,便毅然决然抛弃百万年薪,一切从零开始。

他是怀着理想创业的,他天真地以为只要做出好的设计就成功了。

这六根木棍,沈文蛟用了两年的时间。

他倡导环保,所有接口之间都不用胶水,所以他采用了中国传统的榫卯工艺。

这就意味着孔位大小一定要精准,否则就不能拼装。

选材也成了大问题,劣质木材会在运输中热胀冷缩,于是他就采用了成本昂贵的水曲柳

这个设计和选材就注定了生产的复杂,当时没有一个工厂肯接单,无奈之下,沈文蛟自己砸钱投了条生产线。

所以这六根棍子,他从设计到生产,全程亲力亲为,耗费之心血不可谓不大。

但这心血并没有白费,这个衣帽架获得了德国红点奖。

它被红点博物馆永久收藏,登录了意大利米兰家具展主场,陆续销往14个国家和地区。

沈文蛟以一个家具设计师的身份获得了认可。

接下来的发展本该是沈文蛟声名大噪,靠这个设计获取不菲的专利授权费,然后用赚到的钱维持工作室的正常运转,继续设计出新的产品,以此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衣帽架是火了,但赚钱的却不是他们。

它出现在中国美术学院BOOKART书店;

出现在众多电视剧和广告里;

出现在各大网红民宿房间里;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沈文蛟唯一销售渠道一般工作室自营店日益下降的销售量。

2017年9月5日,他们那天的销量是2笔。

那剩下的衣帽架都是从哪买来的?

其实从2014年这个衣帽架上线以来,就有大批模仿抄袭者。沈文蛟统计过,仅在某宝,山寨店铺最多的时候达到288家之多。

这些店家为了规避风险,还将NUDE衣帽架精巧的设计改得面目全非。

粗制滥造就能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

沈文蛟花了两年的时间做出的创意他们一个图片保存就拿走了,对着样图找个工厂就能大量生产一批瑕疵品。

这些抄袭仿冒者不仅偷走了他的心血,还在糟蹋他的心血。

沈文蛟从未想到,他在自己的原创设计上架之后,他花时间最多的事是维权。

他们申请法律介入,向平台方投诉,向人大财经委递交中小企业原创保护建议书。

2016年3月他们就发表了律师声明,要求相关人员停止侵权。

后来他们甚至亲自和侵权者亲密接触,了解情况。在知晓一些侵权者家庭困难之后,他们作出了“赔款抵货款”的计划,邀请那些侵权者转正成为分销商、生产商。

但沈文蛟放过了一些侵权者,剩下的那些却没有放过他。

他开始收到恐吓信息。

他的店铺开始受到流量攻击。店铺的流量以几何级数增长,从最初的6000,迅速增长直到17年8月底的20多万。

高流量低转化,带来的是整个店铺被消费者搜到的概率越来越小,最终被关进小黑屋。

沈文蛟寄希望于平台,但得到的只是一周又一周的拖延。

但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拖不起了。

仓库囤积了大量产品,生产线几近停工,工人师傅面临失业。

沈文蛟最后做出清仓解散的决定,并发了那篇《原创已死》痛斥那只妄图搞垮他店铺的幕后黑手。

但这个世界还是眷顾他、眷顾原创者的。

沈文蛟原本最后的告别被刷屏转发,文章阅读突破10w+,大大纷纷用实际行动支持原创。

店内1658个库存瞬间清仓。截止发文当天23:59,店铺当日销售额达157万,加上其它平台,单日销售额200万。第二天,某大公司的投资人就坐到了沈文蛟办公桌前。

那一个月,他们的总销售额接近400万。那一整年,销售额突破1000万。

沈文蛟和他的原创就这样起死回生了。

各大平台、媒体给了他很高的关注度,不停地为原创、为版权保护做宣传。

大众就像被一根鞭子不停地抽打提醒着:要尊重原创,要有版权意识。

但当关注度褪去之后呢?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那些抄袭、侵权从未停止过,只是现在的沈文蛟不再会轻易因这些冒牌货而面临清仓破产。

2018年11月29日,沈文蛟再次发文《大象从不席地而坐!——致叶国富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他在文中提到,叶国富也就是名创优品的创始人与他敲定了合作意向:在名创优品的某家居品牌店开出专区,迎接PIY第一家线下体验店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家没有家具的家具店的进驻。

结果在盖章签字前,名创优品方突然提出原本提供的80平米,只能给到25平米,这对于家具展示来说实在不够用,沈文蛟便放弃了此次合作机会。

结果15天后,在某家居品牌开业当天却发现沈文蛟的招牌产品NUDE衣帽架被改名换姓在店中赫然出售。

在那篇文章之中,有人声称自己是原MINOHOME的产品总监,那个衣帽架是烂大街的产品。

不知道他是真的版权意识低下到此,还是借口托辞。

这种论调都太过可笑。

这件事也引起了一点反响,但并没有太大的作用,沈文蛟也始终没有等到一个道歉。

弱小的原创者面对大型资本的抄袭就像是蝼蚁和大象,毫无反抗之力。

面对抄袭和侵权,沈文蛟愤怒着、努力反抗着,终究还是徒劳。

一周前,他还在微博上打假,电视剧里摆放的依旧是他产品的仿冒者。

从2012年到2019年,他从事了7年的家具设计,5年的维权之路。

如果说设计是充满激情的创作过程,那么漫漫维权之路则是单纯在消耗他的心力、他的希望。

这7年,沈文蛟不仅需要参与设计,亲自监督生产,还需要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作品不被偷走。

这些事一点一点耗干了他的心血,最终他还是猝死在工作岗位。

沈文蛟离开了,但他的作品依然在被抄袭、被糟蹋。

直到今天,随便去某宝上搜一下都能找到几十家山寨店铺,挂上各种莫名其妙的名字来销售他的作品。

最便宜的那款总归是卖得最好的。

买这些山寨衣帽架的人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它身上发生过什么,它的创作者为它付出过什么。

也许他们只是单纯的图个便宜,但都成为了刺向沈文蛟的一把把刀。

 

便宜、方便基本能概括那些人用山寨盗版的所有理由。

没有音乐软件的会员,直接听盗版音乐;不想花钱看小说,直接看百度云版本;不想花心思创作,直接抄袭别人的作品最快捷省事。

但如果呼吁大家抵制抄袭、不看任何盗版,总有人将这些行为与道德绑架、何不食肉糜联系在一起。

这难道不是每个人该做的吗?

我们没有原创的能力,只要应该保护好原创的环境,让创作者劳有所得。

网易云打包售卖无版权周杰伦歌曲

现在虽然表面上一直在提倡原创,其实就创作环境而言依旧是原创寒冬。

版权意识得不到提高,创作出来的作品也会立即被侵权者瓜分完毕。

而在现有制度下,维权复杂、成本之高,让很多人都放弃维权,听之任之,这也是无奈之举。

每天都有很多粉丝来私信滚君,“滚君,你的文章又被抄了。”

滚君花了两天写的文章,他们两分钟就复制粘贴走了。

一开始还是愤怒居多,但现在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太多的人没有版权意识,一篇文章写出来会有三四个人同时抄袭。

一个个去举报起诉是非常消耗精力的,也非常占用自己的创作时间,我们和他们耗不起。

一首歌的创作、一部电影的拍摄、一篇文章的写作、一个创意的产生……

这些都需要耗费原创者的大量心血,这些作品完成之后都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版权。

它们需要被尊重、需要被重视。

看盗版、用山寨自然是方便又省钱,但这未免过于自私。

每一个抄袭侵权行为者、每一位助长抄袭侵权风气的人,都是在啖原创者的血肉。

沈文蛟就是这么一口口被那些人给吃了,连骨头渣都不剩。

他曾说“原创已死”,后来得到了大家的帮助便想要“用力地活”,想要为原创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但自己的生命却戛然而止。

我曾坚定地认为原创是永恒的生命力,但现在却开始害怕,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再无原创,原创终死

大家正在看

内地流行

拉踩队友甩锅闺蜜,一开口就知道是老绿茶了!

诗与远方

因角色染发惨遭停播,这部动漫招谁惹谁了?

音乐猛料

这位被网暴到退圈11年的超女,如今靠《浪姐》再次翻身?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61
阅读量
985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