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很多人说国摇都是垃圾,但我不这样认为。 过去的十多年里,国摇浮浮沉沉兴起又衰败。随着国内越来越多的livehouse的开张,本土的摇滚乐现场得到了…

很多人说国摇都是垃圾,但我不这样认为。

过去的十多年里,国摇浮浮沉沉兴起又衰败。随着国内越来越多的livehouse的开张,本土的摇滚乐现场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很多乐队也在大时代的运转中被裹挟着蓬勃发展着。

可时代的齿轮终究是残酷且高速的,在这场本土化运动里,有的乐队逐渐消失了,有的乐队依然坚挺着留了下来。

刺猬就是留下的那个。

成立的这十多年里,刺猬无疑已成为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却也一直在尝试着新的东西,不局限,不落俗。

2013年录制新歌的时候,还曾被窦唯亲口称赞过“音乐好”,要知道窦唯可不是那种随便称赞别人的人。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可以这么说,如果你爱摇滚乐,你不能错过刺猬。

主唱子健曾说过:“刺猬是个连续剧,分好几季的那种。”

-1-

追溯到遥远的2005年,刺猬的前身是失控体乐队,行走各个酒吧高校,吸引了不少粉丝。

后来子健想玩点新的东西,但是缺一个合适的鼓手,后海大鲨鱼的小武就将阿童木(石璐)介绍给了他。

据子健交代,当时看到阿童木小小的一只,根本对她没什么印象,但是在看到阿童木打鼓之后,便毫不犹豫地让她加入了乐队。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图片来源于微博@刺猬乐队

刺猬就此诞生。

普普通通的三大件、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年轻的脸,明快活泼的节奏和鼓点糅合在一起,就是当时的刺猬。

那两年的刺猬风格以 GRUNGE 为主,同时还加入了 PUNK 、另类、低调等音乐元素。气质忧郁狂躁,但是又不乏时尚可爱感。

第一张专辑《HAPPY IDLE KID》完全是他们自主发行的,后期靠学录音的石璐在家制作,后来他们自个又手工制作了100张唱片限量地下发行。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没有多少华丽的编曲技巧,与其说这是一张的专辑,不如说这是几个年轻人高高兴兴玩音乐玩出来的成果,恰恰符合了“快乐的懒孩子(Happy Idle Kid)”这个主题。

反响还不错,在当时来说,也算是件挺酷的事。

当时子健操着一口不标准英文唱歌,没少被人吐槽,对此他们的回应是:“我怎么乐意怎么唱!”

-2-

2007年刺猬签约了摩登天空,不再单打独斗,发表了专辑《噪音袭击世界》。

从名字大致可以看出这张专辑的调性,刺猬想把噪音变成一件有趣的事,让我想到隔壁大院里爱胡闹的熊孩子。

而刺猬确确实实验证了我的想法,整张专辑透露出一股“我就是爱玩你能奈我何”的气质。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图片来源于微博@刺猬乐队

精良的制作编曲似乎并不能和刺猬挂钩,年轻活力想要操翻世界的态度才是他们想表达的,玩嘛,大家玩的开心就好。那些成人世界里的纠结、烦恼、苦闷都他妈通通抛到脑后吧,像个孩子一样肆意活着。

《玩具和61儿童节》前奏一出,能量格立刻蓄满,就像歌词里唱的“青春看起来如此完美,没空闲去浪费时间”。

延续了上张专辑活泼轻松的特性,这张专辑其实是进步很多的,加入了少量合成器点缀,同时融入了石璐的女和声,让整张专辑变得甜美又反叛。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3-

2009年,《白日梦蓝》这张专辑全面发行,刺猬迎来转折点。

不要问我梦蓝是谁,我也不认识。

和去全英文的唱法不同,这张专辑里有7首中文歌。

《白日梦蓝》前奏一出分分钟想抖腿,歌词略显颓废,但叠加整首歌的旋律,却依然振奋人心。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刺猬的歌逃不开“青春”二字。

如果说唱《玩具和61儿童节》的刺猬是肆意玩耍的熊孩子,那么唱《白日梦蓝》的刺猬则是已经经历过一番洗礼的成年人。

是的,刺猬的歌前后是有联系的,你可以从中看到一条长长的成长轨迹,关于他们,也关于我们。

但不变的还是那颗热血的永不妥协的心。

这首《24小时摇滚聚会》堪称现场蹦迪神曲,每次演出现场只要唱到这首歌,就能瞬间引发群体高潮。

如歌名所示,这就是一场24小时不间断的摇滚聚会,这里没有团体也没有规则,尽管燥起来。

-4-

2011到2014年,《甜蜜与杀害》、《SUN FUN GUN》、《幻象波普星》陆续发行,风格多变,不断融入新的东西。

《SUN FUN GUN》的宣传语里写着:

“瞬息万变的分裂时代,分秒必争的四化大都市,新世纪的中国给真实、纯粹、热血、感性的青年们到底还留有几寸空间?体验着没有价值观的价值观,信仰着没有信仰的信仰,你是否正在准备或已经开始一切以钱为本,心明眼木,结婚生子,庸尽此生了呢?

是与非的界限已经不再清晰,有些事物该向前发展了,年轻的叛乱与怪异神经是推动这一切的源动力。

看似整日无所事事的冲浪文艺青年们,藐视着一切个人英雄主义者,一无所有也将一无所获,恋爱、寂寞、无聊、失败、自闭、痛苦、欢笑,无所谓活在当下与未来。

但是,请记住:当我们找到自我的那刻起,即是旁人无法阻拦之时,我们会创造出你们永远也无法理解的新世纪。”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似乎人成长的一定的岁数,所有儿时奇妙的幻想、青春时说过的诳语都会变成日后的一缕看都看不见的烟。

我们不懂我们的生活是何时变成这样的,明明都没有准备好,却这样被一把推入到洪流中,水流漂到哪我们就去向哪,哪怕那并不是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我们能反抗吗?我们能做自己吗?

刺猬的这张专辑仿佛在告诉你:去反抗吧,做你自己。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5-

子健说过:“刺猬每张专辑风格都不太一样,我没有新的想法了。找到新的方向之前,我们不会再恢复排练了。”

可能正是因为对创作的高要求,刺猬此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沉默的这几年里,子健去当了码农,每天搞程序,上班地点在一个明亮干净的茶水间,每天背景广播里还会放“放松你的肩膀,放松你的脖子,吸气,呼气”这种提神打气的录音。

而当年那个身材娇小的小女孩,鼓手阿童木,做了妈妈。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图片来源于微博@刺猬乐队

一切似乎朝着正常有序的方向发展着,年轻时玩摇滚的那帮混不吝,终究没逃过时间的洗刷,变成了庸庸人海的普通一员。

但是刺猬总是给人惊喜的。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2018年,一首《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横空出世。

熟悉又陌生的旋律响起的刹那,我知道,刺猬回来了,带着新专辑《生之响往》,流行摇滚曲风,旋律中不难听出这些年的积淀,阿童木还为自己的女儿写了首歌叫《勐巴拉娜西》。

兜兜转转许多年之后,刺猬还是那个刺猬,唱着赤子之心的刺猬。

过去他们在歌里唱:青春看起来如此完美,没空闲去浪费时间。

后来他们在歌里唱:青春是青涩的年代,社会是伤害的比赛。

如今他们在歌里唱: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人们总能从刺猬的歌里发现点自己青葱岁月的影子,似乎只要塞上耳机播放刺猬调大音量就能回到少年时代那个金色的下午。

所有快乐的、迷茫的、愤怒的年轻人都能在刺猬的歌里找到自己,获得继续前进下去的力量。

我之前一直觉得“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是一句非主流到不行的话,直到在刺猬现场的《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听到这句歌词被大家一起喊出来,我才觉得,可真他妈热血。

有采访问子健“乐队什么时候解散?”

子健混不吝地说“最多几年吧,摇滚乐是年轻人玩的东西,都不年轻了,就别再装逼了。”

窦唯从不轻易夸人,却点名称赞了这支现场燥翻天的乐队?

图片来源于微博@刺猬乐队

从地下摇滚走到今天,浮浮沉沉十几年,始终保持一片赤诚之心在做音乐,刺猬显然也获得了时间带来的荣光,很多人在靠刺猬续着青春的命。

人潮与车流,黑夜与白天,我们在日复一日里循环着普普通通的日常,如果你感到生活烦闷,不放听首刺猬吧。

“当我们踏着海浪,微笑着谈论死亡,明天是怎样,我们也不愿去想。”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乐夏3》别再错过这支宝藏乐队了

有话直说

李云迪嫖娼被抓算啥,这女人坐5年牢都没学乖

音乐猛料

李云迪嫖娼一点不意外,14年前他就走上了歪路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55
阅读量
314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