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如果今年你听出我假唱,请记得我曾经真唱过

有话直说 春晚:如果今年你听出我假唱,请记得我曾经真唱过

春晚也有过真唱!

“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这是快播王欣最被广为传播的一句名言,今天改用在春晚身上恰到好处。

在互联网还未普及到千家万户时,春晚最不缺的就是收视率。即使到了今天,它依然是过年期间,全民最重要的“话题消费”之一。

可是近2年的春晚,你也一定能感觉得出来,整台晚会变得越来越没意思了。差也不知道差在哪,就是没劲。

它变得越来越标准化,标准到又红又专,没有错误,没有惊喜,而且还不准批评。这让很多年轻人甚至觉得,春晚不就是必须要假唱的全国各族人民大联欢吗?

如果你要是这样认为,还真的错怪春晚了。它虽然是大联欢,但也曾有过崇高的艺术追求……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也曾车祸过

20年前的那英、许戈辉、蔡明、毛阿敏、邓婕和宋丹丹

(一)

1994年是一个神奇的年代。

在内地,诞生了魔岩三杰的辉煌,崔健的《红旗下的蛋》、郑钧的《赤裸裸》,还有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张艺谋的《活着》……

在香港,1994年有王家卫的《东邪西毒》《重庆森林》,李连杰的《精武英雄》,尔冬升《新不了情》,周星驰的《国产凌凌漆》……

在大洋彼岸,《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这个杀手不太冷》《低俗小说》这四部超经典电影全部在1994年发行。

而这一年,时任中央电视台文艺部副主任的郎昆第二次接手春晚。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科班出身的他保持着对艺术极高的崇敬,据理力争,提出春晚真唱的计划(没错,之前都是假唱),竟破天荒获得了台里领导的支持。

结果那一年春晚真的实现了真唱,而且连伴奏都由现场乐队完成。

比如这首《回家的人》,由江涛演唱,弦乐、打击悦、和声在舞台上一览无余。

当时,还出了一个关于天后王菲被拒的负面新闻,却成为了春晚难得的一段佳话……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也曾车祸过

巧合的是,那一年刚好也是狗年,不知不觉24年过去了……

(二)

郎昆是一位有音乐信念的总导演。

但他下一次负责春晚,已经是11年后。而前一年,也就是2004年,他刚刚创办了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提升国民音乐素养,是他毕生的夙愿。

于是,在2005年春晚新闻发布会上,郎昆掷地有声的说:“今年全部来真的!”

面对质疑,他还高姿态地表示:“一方面,我们尽量要求演员做到最好,另一方面,我们也请全国的观众不要太苛求了,我们这么做就是为了还真唱以本来面目。”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今年春晚所有的演唱都是真唱。为了让歌手在一号演播大厅的演唱发挥出最佳效果,央视近年来投入巨资对这里的音响设备进行了改造,演唱的硬件设备肯定有保障。不过由于是真唱,可能对演员造成一定压力,到时候有可能会出现打出的字幕和他们演唱的歌词不符合或者音不准的现象。”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曾经车祸过

面对媒体和全国人民,总导演不仅会喊口号,而且还能将实际情况和盘托出,这不得不说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这不仅是给全国人民以交代,更是让年轻的文艺工作者获得了敢于追求艺术的勇气。

但事事怎可能总会如意。

当年春晚正因为他的高调承诺,成了历年来争议声音最大的一年。

成龙大哥不仅在挥舞拳脚中完美演唱了《男儿当自强》,多次登台春晚的军旅歌手张迈,更是出现了口型对错的尴尬失误。

这不得不让业内怨声载道:这就是总导演所说的“全部来真的”?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曾经车祸过

正在从台上“飞”下来的成龙大哥

后来有人指出,其实那一年,所有唱歌类节目全部假唱,包括刘德华的《恭喜发财》、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蔡依林的《爱情三十六计》、那英的《爱的阳光》、韩红的《天路》、容祖儿的《挥着翅膀的女孩》、满文军的《回家的人》。

我们不得不感叹,2005年春晚绝对是金曲最多的一年。郎昆想让大众明白,音乐的魅力在于作品本身,在于现场的真实演绎,而不是千篇一律的循环播放。

但因为种种原因,理想未能实现,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好默默背锅。

讽刺的是,春晚节目组为了能下台,又搬出老导演袁德旺重新定义真唱的那段名言:

“真唱与假唱有质的区别,凡是由自己唱的在节目中用放录音对口型之方式进行演唱的,均是真唱。由于事先是录好音的,播出的艺术效果会让收看的人感觉比较好。这不是假唱,假唱的概念是别人替你演唱。由你出图像,这才叫假唱。演唱会性质的电视节目是不允许放录音对口型的。”

这句富有娱乐精神的科学定义,被后来音乐学院本科毕业论文反复引用,也当成了诸如萨顶顶反拿话筒并非假唱的“铁证”。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曾经车祸过

尽管如此,那一届春晚却是相当成功,不仅歌曲首首深入民心,王牌节目“千手观音”更是成为经典中的经典。

所以,真假唱对于晚会世俗上的成功可能真的无关痛痒,创作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节目才是王道。

(三)

朗昆在当时的央视就是个异类。时经常因为桃色新闻上娱乐版头条,随便百度一下都是负面新闻。

他也因此未能受重用,一直被边缘化。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曾经车祸过

截图至百度百科

2008年,时任戏曲音乐部主任的他又一次获得了执导来年春晚的机会。

其实按照职位,他没权接手这么大的项目,但是谁让他能干事,肯干事呢?领导再次信任,必须义不容辞。

于是,他又开始盘算怎么才能实现春晚真唱。他在做客央视网站时,又斩钉截铁地表示:“牛年春晚肯定是要真唱!”

但这次他的好运来了。文化部在2009年初,颁布了《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里面明确规定了全国营业性演出不得假唱。

而且要命的是,文件里严格界定了真唱和假唱的界限,防的就是袁德旺老导演的那番“专业”言论。

果然,这次春晚是动真格的了。期间更是闹出解晓东因为跑调被踢出局的新闻。

他还发博讽刺春晚根本不具备真唱的条件:“现在连基本条件都不具备,死活要迎难而上,那又是另一种尴尬的笑话。”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新闻截图

果然,被解晓东说中了,当年春晚车祸频发,就连唱功过硬的宋祖英也难逃厄运,其他歌手就更别说了。

这首周杰伦、宋祖英混搭版《本草纲目》,大家稍微仔细感受下,就能听出现场粗糙的音质感(俗称KTV音质),而且宋祖英在进行第二遍演唱时,一开口就抢拍,场面十分尴尬。

很多大众都以为,歌手跑调肯定是歌手水平问题,但是实际情况还真不是这样。

“真唱是对歌手实力的重大考验”等说辞,只是晚会主办方冠冕堂皇的说法。

对于能进入春晚的顶尖歌手而言,舞台的技术肯定是第一因素。

春晚: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假唱,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2012年春晚,陈奕迅、王菲遭遇史诗级车祸

就在2009年春晚筹备期间,当时还在央视的崔永元在谈及春晚真唱话题时,就明确表示真唱成功与否和演员关系不大:“它考验的是春晚幕后的技术人员水平。”

他又说道:“被广电总局和相关领导要求真唱,其实是个悲哀。因为行业本身就应该自我要求‘真唱’,还非得等人家出台规定和政策才实施,只能证明以前这个行业不守规则。”

小崔啊小曹,你怎么总爱说实话!

(四)

时间来到了2016年。这一年春晚不仅出现了罕见的全程假唱,而且很少有媒体再能像之前那样发出批评的声音,网络评论一片大好,只能看到部分自媒体还在发声。而2017年的春晚更为可怕,当晚微博连“假唱”两个字都发不出。

今年春晚,李易峰景甜毫无意外的假唱,再继续往下看看,似乎也没什么可期待的了。

但我们应该知道,在这个舞台,曾有人为了真唱努力过。我们希望,在全国人民大团结的繁荣景象中,如果能出现不完美的声音,那该有多好。

一个国家面对真实缺憾的强大勇气,正是这个名族自信的表现。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货可真给说唱圈丢人!

音乐猛料

这种强行煽情,真恶心人

有话直说

娱乐圈集体驰援河南,让我看到了最丑陋的一幕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385
阅读量
53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