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现在谈起华语乐坛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有话直说 当我们现在谈起华语乐坛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在新的路上闯出一条路。

十年前,当我们唱歌时,我们唱《东风破》、《青花瓷》、《七里香》、《听妈妈的话》,我们唱《花田错》《大城小爱》《你是我内心的一首歌》《改变自己》,我们还唱《倒带》、《后来》、《单身情歌》、《被风吹过的夏天》、《一千年以后》……

十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在KTV时,我们除了唱李荣浩、薛之谦、张杰,我们还唱《后来》、《倒带》、《被风吹过的夏天》、《小酒窝》、《七里香》、《青花瓷》……

有人说,华语乐坛近年来,到瓶颈期了。

这话,我有同感。

也有人说,没那么夸张,这是时代的差别吧。90后爱周杰伦林俊杰、陈奕迅,正如00后恰好爱tfboys。

可,60后、70后爱听邓丽君,她的那首《甜蜜蜜》则在90后之中的传唱度依然很高,如今的流量小鲜肉鹿晗就翻唱过。

也许我还在期待,20年后,我的孩子边唱边跳“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当我们现在谈起华语乐坛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曾经的创作歌手,这些年,似乎都低调了很多。又或者说,他们一腔热血创作的歌曲,有点扑街。比如,王力宏上个月出的迷你专《A.I.爱》,引入人工智能的新创意,按道理说是要噱头有噱头,但歌词是这样的(大家随意感受一下):

道德 得到 道德

打了疫苗让你产生了抗体

恭喜你得到永生

谁都想拥有最完美的情人

随时帮我捏捏肩,呵呵

爱,只是一个字而已

但人类千秋和万代

不明白一直到现在

但 A.I.

能克服所有问题

但道德该放在哪里

到底道德放在哪里?

到底

道德 得到 道德

A.I. 爱 A.I. 爱

哎哎 哎呀

评价是这样的:“听得我尴尬ai都犯了”“希望力宏哥哥接下来的作品能够在不走寻常路的同时,别太接地气了”……

121.jpg

再说JJ林俊杰,那是我喜欢了好多好多年的男人啊,2009年声带出问题之后一直不能唱歌,休息的时间里,他饱受煎熬,但也因此多了些创作灵感,他谱了13首曲子,完成了《100天》这张专辑。其中《加油》和《still moving under gunfire》,是他自己填词作曲,其余11首歌,则是姚若龙等人填词。

前几年也有《修炼爱情》《可惜没有如果》《不为谁而作的歌》,传唱度都很高。但是,前段时间出了一首《丹宁执着》?字面上的意思我着实没看懂。查过之后才知道,这首歌是和几个所谓键盘手、贝斯手的“萌宠”合作。新鲜就新鲜在了,这几个萌宠是某消除游戏里的虚拟角色。一句话总结就是,JJ和虚拟乐队一起创作了这首看不懂的游戏宣传主题曲…

当我们现在谈起华语乐坛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那说到周杰伦,我觉得还不至于用江郎才尽来形容他。周杰伦的数字新专《周杰伦的床边故事》,一张20元,卖了110万张。传唱度高的是《告白气球》——“你说你有点难追 想让我知难而退 礼物不需挑最贵 只要香榭的玫瑰…”(方文山作词),还有《前世情人》——据说是女儿小小周随意敲几个音符,爸比就写了首给女儿的歌。我觉得他还是有才的。

但,不得不承认,粉丝经济时代里,很多00后并不是他的铁粉。

这批粉丝主力军们主要看脸,他们追tfboys、鹿晗吴亦凡张艺兴这类有颜的流量小生,微博歌曲排行榜里,他们只要一发歌,一定迅速站前排。不过吴亦凡跟着美国牛人一起玩嘻哈,和我所理解的华语乐坛有好大距离啊。

1234.jpg

想来,华语乐坛里的这批创作歌手们看起来没以前那么火了,新的一批歌手出现了,但鲜有创作天才,更多是被打上了鲜肉明星的logo。

剩下的有一定粉丝的歌手里,一部分像陈粒、好妹妹,是在走自己的小情歌之路。

还有一种是薛之谦这样的,在网络里以自己的幽默风格爆火,随后各种综艺怒刷存在感。

我没看《明日之子》,但毛不易火了,我开始迷恋他的所有原创作品。同样的,我也没看2017快男,但可惜他们没有一夜爆红的运气,所以我连冠军是谁都不知道。

maomao.jpeg

如今乐坛一片浮躁风气,社会娱乐化的营销花样太多,搞得人们目不暇接。而越来越多的歌手们迷恋光鲜亮丽的舞台,他们急于求成,以至于听众们长期处在被消耗的状态。

我觉得乐坛近年来之所以颓靡,和音乐公司不无关系。我最不能理解的是,没有任何声乐基础的演员,都可以来唱电视剧主题曲?歌手谁都能当了吗?

而恰恰,多数影视作品会带动歌曲的传唱度,所以演员跑去唱主题曲、歌手跑来客串演戏。最后鲜有好作品,斥巨资的艺术作品变得四不像。可偏偏还有大批粉丝追捧。

“艺术垃圾为什么越来越多?都是因为有一大群不懂艺术、但撑得起流量的消费者。”

长此以往,华语乐坛能有持续的生产力吗?

当我们现在谈起华语乐坛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其实想了这么多之后,我觉得当我们谈起华语乐坛气氛低迷时,我们还可以谈转机。

任何事物都是以抛物线的方式动态变化。我想乐坛也是如此。当艺术生产者的产出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是全民最追捧他们的时候,而随后直线下滑的质量和成绩,是这样一种音乐形式再被逐渐淘汰的过程。

我们都说,穷则思变。音乐这条路也是如此,成绩不理想,那就思考变革的方向。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在新的路上闯出一条路。

这是属于歌手,也是属于填词人、作曲家的机会。

希望华语乐坛可以开启崭新的面貌。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看了东京奥运会,我第一次知道盲人也能当裁判

有话直说

抢救洪水中的摇滚之乡,河南新乡

有话直说

东京奥运会,你恶心到我了

啊鲍-Abao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
阅读量
742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