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有话直说 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清清白白,一直都是朴树。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淘漉音乐,作者皮皮。

十几年过去,爱唱歌的朴树还死守在理想的路上不减不灭,交出了他又一张答卷:《猎户星座》。虽然直到上个月他才确信有这张唱片,虽然他依然保留着不自信和慌乱不错,虽然他总共的专辑和单曲数量依然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虽然他的出镜频率更是微乎其微。但他总算迈出去了这一步。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不计较到自我怀疑的投入,不刻意到不能避免的痛苦。15年尹始开“好好地”巡回演唱会,17年才发新专辑。朴树从来不是一个为五斗米折腰,会主动挤进娱乐圈的功名场的小辈同侪。唱歌这件事,他是少有的绝不敷衍的人,哪怕他的很多歌大众认知度不高,他也距离神坛很远。可是关于朴树和他的那些故事,清白和寡淡的宣言,平静而坦率的表达,早一如午夜窗外的风宕开了整个世界的清白。长不大的小孩,是朴树。活在清白之年的少年,也是朴树。

01今天凌晨,朴树的全新数字专辑《猎户星座》在网易云音乐开启独家预售,全新专辑单曲《清白之年》首度曝光。和以前的歌曲一样,《清白之年》依然讲的是自己的成长故事,带有诗意的表达,干净利落,自然洒脱。质朴的歌声之下,洗练直白的歌词,无不氤氲着一个清白之年。

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朴树的重新归来,依然不减年轻时的悸动和质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02
朴树的原名濮树,“朴树”是1996年签约麦田音乐时所用的艺名。人如其名,朴树的歌和他的名字一样,朴实无华,简单直白。可这些简单,时常被一些负能量的东西包裹着:内向,有些自闭。在媒体面前常常会感到无所适从,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星半点的金句。不自信,有些敏感,犯浑,曾得过抑郁症。朴树对人生是没太大抱负心的,除非沉浸在音乐的疆野时才会变得异常流畅,才华横溢。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这些放在他的歌手身份里,反倒成了一种完全相反的人生走向。1994年辍学,96年发行单曲《火车开往冬天》,到1999年1月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

没有按照一个正常的成长线发展,却获得了音乐的青睐。那段时间里,朴树写了一堆歌,先是《火车开往冬天》,然后是《白桦林》。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第一首还好,但《白桦林》火得一塌糊涂。

这是朴树小时候母亲总念叨的俄罗斯歌曲,他改编琢磨出了一个旋律,瞎编了一段故事,然后填上简单明了的词。朴树个人是觉得这首歌不错的,但没有想到也是这首歌后来让他烦恼到忍无可忍。之后几乎所有采访都会问及“《白桦林》的故事,你怎么想出来的?”朴树很不喜欢,不喜欢采访,厌烦这些重复的问题,更格外反感市场上的咄咄逼人。朴树是如此格格不入,从没想过更不觉得自己会火。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不过谁也不能预料结局。恰恰是这张词曲包干的处女作,那一年卖了30万。朴树在当年被媒体评为了“中国十大文化热门人物”,斩获无数大奖。而专辑的三首歌《白桦林》《NEW BOY》《那些花儿》,火得一塌糊涂。

同年12月,朴树签约华纳唱片,成为了华纳亚太区在中国大陆签约的第一位歌手。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一时之间,朴树像夜间绽放的烟火,华丽璀璨,光芒万丈。但与之而来的不知所措和无所适从,让朴树变得异常压抑。2000年的春晚,朴树受邀参加。中途,他犯了两次“浑”:第一次是反感春晚的主旋律,觉得自己不搭,表示不接受;第二次是彩排时跟几位小品演员放在一堆,朴树就崩溃了,“我怎么能跟这伙人一起上呢?”,他想到了罢演。朴树的固执和幼稚,就像一个不受教的孩子,被公司一群人劝回来了。新专辑和春晚之后,朴树有了一大群粉丝,有无数被安排的活动……看起来越来越红了,但他一点都不快乐。之后不久,朴树消失了。除了出演两部电影,他离开了音乐四年。“很乱”,这句话朴树说过无数次,他的念头无非是不想延续这样的状态。

03

回归乐坛是2003年,朴树的三十周岁生日,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上市。取自泰戈尔的诗,张亚东的制作人。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和第一张专辑一样,这张暌违四年的新作依然大红,红得发紫。朴树不仅没有被大众遗忘,反而越发成为大家所狂热追捧的,演出身价瞬间飙升到国内前三名。那年的百事音乐风云榜,朴树被评为“内地最佳男歌手”“内地最佳唱作人”,《生如夏花》获“内地最佳专辑”,《ColorfulDays》获“内地最佳编曲”,他和张亚东分享了“内地最佳制作人”。

两张专辑之后,朴树为了乐坛的香饽饽。他有了新的演艺经理邓小建,有了一个使用至今的外号“朴师傅”。这之后,公司给朴树组织了52个城市的巡回演出。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所有人都急于想把朴树包装成一件商品赚得满盆金,不管朴树自己接不接受。那段时间,朴树频繁辗转在商演和演唱会之间,累,麻木,煎熬。常常这个演出结束,明天又是一场被重金买下的商演。在朴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安排了许多场演出。朴树很累,很反感,很疲倦。可这些,却被所有人用相同而类似的安慰搪塞:“你把今天晚上熬过去,明天就好了。”他们都知道,明天依旧如此。那几年,朴树跑了52个城市的巡演,接了百场商演和各种演出。几乎毁灭性的摧毁,彻底让朴树反感。他就像一个孩子,想努力表现出自己的憎恶,大声骂着所有人“大傻×”,包括自己。可是骂完,一切照旧。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之后的几年,朴树拒绝了一切。不再再写歌,拒绝趁热打铁再出新专辑,推掉了很多商演和演出,鲜少上综艺。即便张亚东三顾茅庐找上来,他也是拒绝:“做一张新专辑吧。”“为什么要做?”“有那么多喜欢你的人,你可以用歌曲跟他们交流,你还可以赚钱啊。”“为什么要赚钱?”朴树的孩子性情和直言直语,让张亚东语塞了,他找不到反驳的话。那个时候的朴树,一点都不快乐,沾染了抑郁症,话更少了。他没有续约,退出歌坛成了自由人。

04

直到2012年,朴树才归来。他组建了自己的乐队。“虽然我这两年自己做唱片真的是特孤立无援,但是我觉得我把我的初衷找回来了。我还是那么爱音乐。”他又开了演唱会,这次是他自己想的。哪怕彩排很多次,哪怕他必须对着话筒重复“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朴树”,虽然他依旧磕磕巴巴和脸红彤彤。当初的朴树是被商业胁迫,现在的朴树是为了自己的音乐。他接连献唱了几首电影主题曲。《送别》给了《厨子戏子痞子》,《在木星》是《刺客聂隐娘》的主题曲,《后会无期》的主题曲是朴树唱的《平凡之路》。每一首都能反映他的心境。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如今的朴树,“好好地”演唱会开始了二巡,新专辑即日上线,可是依然保留了太多年轻时的模样。他依然憎恨虚假和不真实,依然厌恶被商业化过度包装的乐坛,依然讨厌当年所鄙夷的大多数。四十多的朴树,依然像个孩子。出走半年,归来依旧是少年。

他那颗滚烫炙热的心,始终不曾泯灭。

清清白白,一直都是朴树。当朴树唱起这首《清白之年》:出走半生,归来仍旧是少年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看了东京奥运会,我第一次知道盲人也能当裁判

有话直说

抢救洪水中的摇滚之乡,河南新乡

有话直说

东京奥运会,你恶心到我了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43
阅读量
959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