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有话直说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网红的保质期,和一首网络神曲差不多。

前几天一位演出场地方的朋友找过我,想让我帮忙推广一场演出,就是庞麦郎的“旧金属”全国巡演。

但是昨天我看到,原定1月6号在天津派Livehouse的演出临时取消了,主要原因是演出的票房不佳,只有不到10人买票。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从庞麦郎本人和场地方沟通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庞麦郎是单方面取消演出的,并且不打算就“取消的原因”对观众做任何说明。

此时的似乎庞麦郎仍然保持着“贵族”好面子的高冷,却又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清楚,“不用声明,没有人买票。”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以上聊天截图已获授权发布

一年365天,过得太快、变化也太快。滚君记得2016年一月份庞麦郎全球首演第一场是在杭州的酒球会,当时场地方的人也找过我做推广。

据说当时的演出相当火爆,现场有300左右的人,唱到《我的滑板鞋》的时候,还能引发观众的“大合唱”。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庞麦郎“旧金属”巡演杭州站海报

不仅如此,他的演出跟着伴奏带跟唱了9首歌曲,期间换了6套衣服,现场还专门找了外国美女伴舞。当时庞麦郎“假唱”,“对口型都更不上节奏”的话题一度上了新闻热门。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摄影师:Bothbin

庞麦郎淡出人们视线的速度和《我的滑板鞋》这首神曲被遗忘的速度一样快,尽管他自己并不承认这首歌是神曲。

前段时间华晨宇重新编曲、演唱的《我的滑板鞋2016》传遍朋友圈,不是因为原曲的怪异,而是华晨宇将这首歌改的惊艳至极,和原曲产生极大的反差。

就像是一个穿着阿迪王的屌丝变成了一个换上耐克的高富帅一样。很多人听完都感慨道,“原来这首歌可以这么好听、这么高大上。”

如果庞麦郎听到华晨宇这个版本的“滑板鞋”,他会给出什么评价呢?半个多月前,庞麦郎在【澎湃问吧】中回答了这个问题。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华晨宇在电视台演出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他改编了我的作品,可能是已经经过授权许可。他改编的也好听,希望继续加油。”

之后他还补充道,“我是这首歌曲的原创,对于作品而言我喜欢原创的要多些。”

不管是不是像外界评论的,华晨宇所演绎“滑板鞋”的样子才是庞麦郎心中想成为的歌手样子,如今的他仍然骄傲的认为这首曾经火便网络的歌曲是自己才华的证明,自己不应该是一个出身农村的草根,这让他自卑。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庞麦郎原名庞明涛,2013年他从陕西汉中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只为完成自己艺术家的梦。在北京他选择住在网吧、选择露宿街头,也要一个人完成自己的理想。

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告诉我们,要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但当一个农村孩子对着身边一起玩土朋友、一起下地种田的家人、一起工地搬砖的工友说“我想当歌手,做艺术家”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可能只有一个:讥讽和嘲笑。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所以庞麦郎父亲在接受采访时,会对着记者无奈的说:“我真的管不了他,也不知道他是咋想的,真的,都不懂。”(来自《人物》杂志)

2014年庞麦郎在华数唱片的帮助下完成了《我的滑板鞋》的录音和制作,庞麦郎的录音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最后传遍歌曲还是从他各种录音的片段中挑选拼凑出来的。录音师说,“现在网上这首歌等于是用软件制作出来的。”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他们把“滑板鞋”传上虾米音乐之后,不经意间,这首歌变成了可以和《小苹果》一决雌雄的网络歌曲。有人被这个荒唐、怪异的作品逗笑,也有人为这个草根的努力而感动。

约瑟翰·庞麦郎这个洋气的名字成了他的艺名,把自己说成90后,家乡说成台湾,似乎是庞麦郎在配合这个洋气的名字,在配合自己一夜成名的经历,同时也用自己想象中的“华丽”伪装长久以来的自卑。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什么,一个操着方言,唱歌一句不在调上,敢说自己是台湾人?”网上很快就有人扒出了他的身份,接着就是媒体曝光。

当时的庞麦郎很火,火到可以像小歌手一样接几十家商演,每场商演赚几万块钱,但火的背后,是更多人的嘲笑和愚弄。

到2015年的时候,庞麦郎消失了。他没有接商演,没有曝光在媒体下,也离开了北京上海,因为他觉得所有人都骗了他,包括给他做专辑的公司、为他拍MV的朋友、给他报道过的媒体……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我只授权《我的滑板鞋》做发行,但合同把所有歌曲的版权写在华数公司名下。他拿出合同,拿手里不让我看,就说这里签字,这里按手印,这里写日期。签了字我再拿回去看,后悔了,感觉是骗子。”(来自澎湃新闻采访)

2016年庞麦郎决定出来做巡演,像个音乐人一样。从杭州开始,到之后的重庆、广州、西安等地方,观众也从300人到几十人,到现在取消演出。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看过一个关于庞麦郎现场观众的采访,没有几个人是因为庞麦郎的音乐,或者说没有几个人把他当成是音乐人。更多的人觉得,他是一个网红,到现场是为了娱乐、解闷、看他搞笑、凑热闹的。

但网红的保质期,和一首火爆网络的神曲差不多。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一个月前,庞麦郎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一段关于自己的简介,“我的出生地是加什比科,一位来自大陆的流行歌手。我所在的公司汉克顿爾唱片是一家联合国的公司……”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庞麦郎个人微博截图

“加什比科”指的就是陕西汉中,这是庞麦郎给家乡起的英文名字,他觉得听起来比较顺口。庞麦郎说自己的偶像是迈克杰克逊,所以他对外国的一切有着特殊的情节。

歌曲、MV模仿杰克逊,找外国人伴舞,给自己起个外国名字,给自己的家乡起个外国名字,给身边的朋友起个外国名字,尽管他好像没什么朋友。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我知道此时的庞麦郎已经过气了,可他还像以前一样,用谎言伪装自己。也可能他想用这种伪装,想再次获得人们的观众,即便嘲讽也好。

人在极度自卑和极度渴望的时候,或许真的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创造力,所以《我的滑板鞋》选择了他。但与此同时也给了他一层虚假的“华丽”伪装,无论有没有受人关注,都无法将其卸下。

庞麦郎因没人买票私自取消演出,“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是他和中国网红们的宿命

“有明星的渴望,却没法承受明星的命运。”这可能是当代网红诞生与消亡的重要因素吧。

多年以后,如果庞麦郎的名字被所有人忘却,没人知道这个虚假的网红,也没人了解他的草根逆袭故事,但无意间听到《我的滑板鞋》这首歌时,他们会像今天一样嘲弄一番,还是会奉为经典,恐怕只有“时间会给我答案”。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看了东京奥运会,我第一次知道盲人也能当裁判

有话直说

抢救洪水中的摇滚之乡,河南新乡

有话直说

东京奥运会,你恶心到我了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43
阅读量
959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