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乐音】关于《秦皇岛》:海洋,黑暗与黎明

有话直说 【深海乐音】关于《秦皇岛》:海洋,黑暗与黎明

熟悉的小号突然炸响耳畔,悠长明亮……

编者按: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作者:深海鲸鲨,一位站在时代对面的人。原题《海洋,黑暗与黎明》。

秦皇岛,一个遥远的城市,一个看得到海的地方。

我喜欢有海的地方,喜欢站在沙滩上眺望天边,让海风带走缠身的忧愁。有时海洋会给我一种错觉,好像自己面对的是一片另类的土壤,静谧而狂暴,带着人类不可知的神秘,孤独地成为世界尽头。

一切追逐与漂泊都在这里终结,大海用自身的辽阔,提醒人类有多么渺小,拷问着每个注视它的个体,你们有多孤独。

【深海乐音】关于《秦皇岛》:海洋,黑暗与黎明

创立于1996年的万青,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任何创作。主唱董亚千在那段时间里饱受抑郁症的折磨,整个乐队像是冬季大山深处的熊,安安静静地休眠,等待来年的春暖花开。

后来董亚千去了秦皇岛休养,传说路过花卉丛生的院落总能看到一个长卷发青年低头抚琴的身影,却又因为气场太过孤独而无人敢靠近。那极致华美的琴声,透过庭院斑驳的石墙,在街上孤独地流浪。

对董亚千来说,抑郁症的病因也许正是自己内心泛滥的孤独,他被这种情感撕裂,痛苦遍地流淌,直至无药可医。孤独汹涌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就像在最热闹的地方品味最寒冷的凄凉,人世间的悲哀全都砸到你一个人身上。

或者是走在路上一不小心掉进洞里,四周都是冰冷黑暗的石壁,头顶的蓝天特别遥远。大声呼喊也没人听到,以为自己真的就要被困在这,直至腐烂。

我还记得初遇《杀死那个石家庄人》的夜晚,我满心欢喜把这首歌和万青告诉另一个朋友。他点点头,笑着让我去听万青的专辑。他跟我说起万青的其他歌,那些漂亮得不像话的音乐。

然后他顿了顿,提起了《秦皇岛》。他说,这首歌你不一定会喜欢,因为真正爱上它的那一刻需要一个很特别的心境,最好在旷野,四下无人,万籁俱寂。你的灵魂没有那么多负担和思考,浑身赤裸地接受这首歌。

那时我并未过多理解这句话,我只是点了点头,说好,以后看看我和这首歌有没有缘分吧。

他后来真的一语成谶。

【深海乐音】关于《秦皇岛》:海洋,黑暗与黎明

在某个热闹的夜晚,我爬到天台上,面对天上寂寥的星星,戴上耳机,让《秦皇岛》响起。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可当那声嘹亮的小号没来由地出现,我突然间浑身颤抖,不能言语,心中汹涌过往百态,一时间五味杂陈。

平日里被压抑的情感全都泛上来,堵在喉咙里。但自己眼眶干涸,没有一滴泪水,只能让这情感如海潮慢慢退去,然后再度涌起,周而复始,无语凝噎。

王小波曾经写过一篇短篇小说,叫《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开头有这样一段文字,摘录如下。

“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太阳初升时,忽然有十万支金喇叭齐鸣。阳光穿过透明的空气,在喑蓝色的天空飞过。在黑暗尚未褪去的海面上燃烧着十万支蜡烛。我听见天地之间钟声响了,然后十万支金喇叭又一次齐鸣。我忽然泪下如雨,但是我心底在欢歌。有一柄有弹性的长剑从我胸中穿过,带来了剧痛似的巨大感。这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刻,我站在那一个门坎上,从此我将和永恒连结起。”

用这段话来形容聆听《秦皇岛》的感受,真是恰如其分。我们就在站在荒岛之上,被无边的黑暗吞噬,而后太阳升起,让一切变得明亮,我们的灵魂获得升华。

姬赓在歌里写了这样一段词,“住在我心里孤独的/孤独的海怪/痛苦之王/开始厌倦,深海的光/停滞的海浪”。

后来,我才真正明白他想说些什么。听懂的那一刻我知道,这首歌估计就要这么赖在心里走不掉了,可能就要这么跟我一辈子了。

【深海乐音】关于《秦皇岛》:海洋,黑暗与黎明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海,海里埋葬落寞、悲伤、失意,和值得悲悯的一切。有一头名为孤独的海怪,平日里躲在海底,悄悄蛰伏,等待某天浮出水面,为非作歹。

我常常会在热闹的人群里没来由地惆怅,这并不是一种做作的矫情,它更像是一种天生的疾病。当它发作时,那头海怪破开水浪,在陆地上肆意破坏,宣泄痛苦。

有一段时间,我突然特别厌恶眼前的人们,特别讨厌周围没有意义的社交。我发现自己热爱冷清,孤身一人远比处身闹市更让我舒服。于是自己开始一种仿佛住在山洞里的生活,远离烟火,远离平庸,在热爱的事物中自得其乐。

我常常对自己说,你要诚恳地面对内心,知道灵魂想要什么,知道肉体想要什么,而你愿意成为什么。我还告诉自己,一个男人要耐得住寂寞,要能忍受孤独,不然他将一事无成。时光匆匆,在日复一日的自我告诫中,一回头,独自一人走了很长一段路。

后来某日,心中那头孤独的海怪,突然间厌恶生活,厌恶周遭熟知的一切,不变的光和海浪。我突然有些厌倦如今的生活轨迹了。

那一刻,像是佛家所说的灵光乍现,自己好像忽而得道的僧人,醍醐灌顶,顿悟一切尘世。

恍惚间我知道,自己该下山了。就像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修炼至瓶颈期时,师傅会告诉他,你下山去吧,去红尘中历练,一切困惑都会得到解答。

那时候,我想这段时光该结束了,孤独对内心的打磨已然结束,自己该去红尘中历练了。一条全新的路出现在脚下,也许远方隐藏着诸多坎坷,但我将义无反顾地迈开脚步,勇敢前行。

什么是孤独呢?我一直觉得,孤独或者平庸的原因,就是自我没有调和好本我与超我的距离。

如果本我沉没在深渊里,戏谑地看着我们被欲望玩弄,那么超我就沉默在天空中,孤傲地观望我们在凡间的挣扎。而最好的状态应该是,自我行走在天地间,双脚沾满泥土,耳边吹过清冷的风,既混沌又和谐。【深海乐音】关于《秦皇岛》:海洋,黑暗与黎明

很多时候,我们感觉自己像是草原上一匹孤独的狼。视线触及的地方,只有洁白的羊群和碧绿的鲜草。也许是因为原野太过辽阔,草原狼只能仔细在空气中寻找同类的味道,然后认定一个模糊的方向,努力地奔跑。

当风再度带来一缕熟悉的气息,它会兴奋地昂首远眺,发出善意的嚎叫。直到与另一头草原狼相遇,他们一起在原野与河流之间狩猎,一起奔跑在无尽的阳光里,追逐简单平凡的事物。

突然某天雨季来临,他们在旅途上迷路,就此分道扬镳。这样的事情,结局带着遗憾,过程却很美好。孤独有时无法避免,不如面对。如果你拥有一段真挚坚实的友谊,心里有美好等待追逐,那头孤独的海怪就会在你心里慢慢湮灭,黑暗一扫而光。

一个历经孤独折磨的人,从那段时光脱胎换骨后,找到那个内心调和的平衡点。站在新的位置,回头看过去的自己,看同样经历孤独的人,那一刻的心中所感,正是《秦皇岛》所讲述的。董亚千把自己受抑郁症折磨的时光,全部封存在这首《秦皇岛》里,他在这首歌中,暗藏了自己那时全部的孤独。

从那以后,他将从过往的废墟中站起,成为一个崭新的自我。

他站在分割开黑暗和灯火的桥上,看着夜幕降临,海怪从水面上探出头来。他看到无数年轻的人,与孤独你死我活,在夜晚抓紧那些照亮灵魂的事物,就像曾经的自己。

他看到有人沉沉睡去,有人不愿合眼,有人为了心中理想,勇敢地横渡海洋,即便灭亡也要放手一搏。他看到人们的坚持和骄傲,看到人们在自己热爱的事物面前永不妥协,他看到人们愿意为了美好不顾一切。

像是嗅到同类气味的草原狼,那一刻他心里装满快乐。

后来有次随机听歌时,熟悉的小号突然炸响耳畔,悠长明亮。那声小号像是一道力量无穷的光芒,穿透漆黑的云层,让黑夜的海面瞬间燃烧光明。我站在原地,阳光正好洒在身上,很温暖,很惬意。

我终于明白董亚千为什么要用这一段小号。这是一种呼唤,如同跟渐行渐远的过去告别。但这离别没有悲伤,反而带着一种开启未知旅程的好奇与兴奋。

这声呼唤,引领着一个孤独的人来到海边,面朝大海,在黑暗中迎接黎明。

“站在能分割世界的桥/还是看不清/在那些时刻/遮蔽我们,黑暗的心/究竟是什么/

住在我心里孤独的/孤独的海怪/痛苦之王/开始厌倦,深海的光/停滞的海浪/

站在能看到灯火的桥/还是看不清/在那些夜晚/照亮我们,黑暗的心/究竟是什么/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横渡海峡,年轻的人/看着他们,为了彼岸/骄傲地,骄傲地,灭亡/”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你爱的乐队都火成这样了,你兜里的钱准备好了吗?

音乐猛料

周震南天天说自己烂,这个00后偶像真的差吗?

有话直说

香港事件发生之后,华语说唱圈都干了哪些牛逼的事儿?

深海鲸鲨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0
阅读量
1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