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有话直说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原创,才是对音乐最大的尊重

上周,《乐夏》结束了。

从今年5月底开始,它以乐队文化为载体,以原创音乐为内核,给歌迷们带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盛夏摇滚乐大趴。

新裤子,痛仰,面孔,刺猬,海龟这些原本出现在各大音乐节和 Livehouse 的常客,被节目和网络媒体推向了更多的观众,让老乐迷老泪纵横,也令原来少听摇滚的新乐迷惊喜赞叹。

还有很多年轻的黑马乐队,如Click #15,九连真人,斯斯与帆,也因为在节目中的出色表现被乐迷们熟知。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乐夏》在这个夏天让所有爱音乐的人都躁了起来。

虽然乐手间的故事有趣,段子也好玩,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一首首优秀原创音乐,给乐迷们带来了长久不息的激荡和感动。

原创是最能体现乐队实力的一项,原创音乐作品也恰恰正是各个乐队的灵魂。

节目在期以推动乐队文化发展的同时,也一再以原创音乐作品唤醒市场和观众对原创音乐的需求。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大家一定不会忘记,早在5年前,《中国好歌曲》就首次尝试了“淡化从歌手出发的造星,做到真正只关注原创音乐本身”的节目形式。

从14年到16年,它从原创音乐入手,不计音乐形式,不计歌手包装,为华语音乐提供了新的生命力,让音乐重新以原创为本,期待音乐重回正轨。

如今5年过去,当时在台上风光无限,留下“好歌曲”的冠军们都怎么样了呢?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2014年,霍尊在盲选中演唱《卷珠帘》,被刘欢老师选入站队。

在专辑《新九拍》主打歌之战中,张岭的《喝酒blues》和霍尊的《卷珠帘》以鲜明的特色,成为了专辑主打。

两人风格迥异,张岭作为摇滚老炮,国内首席贝斯手,用人生体悟将中国布鲁斯进行到底。

而霍尊则用细腻的方式来演绎中国风的轻柔舒曼,也让人为之倾倒。

在最终的年度盛典中,霍尊先是战胜了蔡健雅老师战队中用四川方言rap“老子明天不上班”的谢帝。同时,大凉山音乐人莫西子诗也用极为震撼的唱法,将《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唱进人心里。

最终,霍尊的淡淡相思哀愁,将莫西子诗浓烈如酒的生死契阔比了下去。

《卷珠帘》成为年度好歌曲。

节目中,霍尊采用岛式唱腔近似女声假音的唱法,与《卷珠帘》所描绘的闺中女子幽幽相思不得解的情与貌,都完美契合。

在盛典中,再经过刘欢老师的创作调整后,又呈现出不同于小女子哀愁的别样风貌,隐隐与《凤凰于飞》中的磅礴相似。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5年前,中国风创作环境在华语乐坛相当可观。

就以同样在节目的周华建老师来说,早在13年就与作家张大春合作,以《水浒传》为背景创作了新专辑《江湖》,专辑中没有采用二胡三弦琵琶古琴等中国风传统乐器,仅凭唱腔和词曲就将国风底蕴突显无疑,实在令人心折。

在好歌曲节目中,华健也和学员胡莎莎一起演唱原创歌曲《纹身》,唱尽李师师对燕青的痴恋婉转。而霍尊的中国风恰似同学少年,与时下背景人们对国风的预期暗暗相合。

国风有传承,在参加好歌曲之后,霍尊也为诸多知名剧集献唱,如在《芈月传》演唱片尾曲《伊人如梦》等。

国风的美不仅在流行歌曲中,戏剧是国风最好的诠释。

在18年《歌手》中,霍尊做为踢馆歌手参赛,在演唱由自己导师刘欢老师作曲的《红颜劫》时,别出心裁地加入京剧唱腔,主歌仍以姚贝娜的原有唱法,进副歌前突换戏腔,吟黛玉葬花一句“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引出京剧一段,惊艳全场。

以两种唱法牵动歌曲的情节角度变化,使整首歌更有底蕴和层次感。最后,以在线歌手身份成功晋级决赛。

他在流行与戏剧间并行,前后发行两张专辑《天韵》和《玩乐》,在继承国风的基础上,更加浑然天成,回归自然。

今年三月,他获得“年度国风歌手奖”也是歌迷对其以往成绩的肯定。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15年,第一季节目原创音乐的专业性和节目重视原创的核心也吸引了更多实力乐手的参加。

纵横多年的摇滚鼓王赵牧阳,带着西北的风,吹来了一首《侠客行》,酣畅舒怀。喜欢在海边,迎风“吹啊吹啊”的苏运莹用《野子》唱出了心中的“骄傲放纵”。

还有,如今提到齐天大圣,就一定会想到“我要,这铁棒有何用?”的《悟空》。

戴荃用戏曲唱腔调剂了这首歌表达难逃命运的沉重,也成就了这首歌不畏命运,仍然昂首飞扬的精神内核。

这是当时对“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自己说了才算”的最好诠释。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然而他们都没有胜过一只来自大草原的乐队。

《杭盖》与《轮回》两首歌现在回首,仍堪称经典。

蒙古民族乐器与西方摇滚乐吉他,贝斯的融合,让歌曲呈现了不同纬度的形态和风貌。

马头琴、套布秀勒在乐手们的手中,将草原的辽阔,倾城的日光一起铺展在人们眼前。

第一次听《轮回》是在去内蒙古鄂尔多斯的飞机上,那时因为工作需要,必须在距离鄂尔多斯三百公里外的一个旗驻扎办公。

前后将近二百天的时间,在高压的工作状态下,放松片刻都只有《轮回》和酒。每天在现场踏勘后,在太阳高度不同于城市中太阳高度的日光下,与同行的老哥高唱“万物众生一样,青春一去不回”,都有不同以往的冲动和向往。

那是透彻和勇气,是迷茫重压之后,仍有热爱的透彻和勇气。

那是痛并信仰的力量。

今年3月,杭盖在京发布新专辑《杭盖与铜管》。

这一专辑同样保持了杭盖原有探索音乐多样性和更多可能性的风格,在原有草原的辽阔和悠扬中,加入爵士乐铜管的跳脱和节奏性,使曲风呈现繁盛向荣的景象。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草原摇滚与爵士铜管的碰撞很快就在现场给乐迷们带来了全新的视听享受。

7月,亚洲知名度最高的富士摇滚音乐节“Fuji Rock”在日本新潟县的苗场滑雪场举行,杭盖二度登上主舞台,不同的是,这次他们还有爵士铜管。

当长号,萨克斯与吉他,马头琴融合在一起时;

当台上的蒙古语歌声和台下的汉语日语同时响起时;

杭盖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草原摇滚的力量,也印证了音乐可以跨越地域和国界,包容不同的文化和语言。

在他们唱起经典《酒歌》,拿起酒准备喝时,台下有女歌迷喊“少喝点”。

可如果你在现场,相信心中更想的是:

一起大口喝酒,大声放歌。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16年的《中国好歌曲》是最后一季。经过两季的摸索和探寻后,这一季的赛制也更加成熟。

原创的内核没有变,也成为了最后的经典,歌曲的精彩程度同样没有让人失望,原创音乐的力量来自五湖四海,但其中最为可喜的是把云南的山中人带到了歌迷面前。

山人们质朴,他们扎根在山中,每天上山下山勤勉不息;

山人们灵性,青山绿水都能入歌,各种民族乐器都能巧妙融入;

山人们欢乐,少有的车铃声模仿进城,麻衣斗笠秒换西装讲进城想法多。

喜欢山人乐队的歌迷,一定都会喜欢山人的欢乐。

乐队四个人在台上用山人的音乐唱出了山中人的所思所想。《三十年》描绘了山人找了三十年的姑娘和工作,得失之间轻描淡写,却朴实可贵。

《上山下》在上山下山中,将悟到的最浅显易懂的道理唱给大家听。人生也大抵如此,浮浮沉沉,把酒叙无眠,最难得的还是真诚。

今年《乐队的夏天》播出,好多人都在想山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可他们在19年,已经在多个音乐节和乐迷见面。

这个宝藏乐队在成都草莓和西安草莓,还有五百里音乐节都欢乐出场,每一次都能用山人多元的风格燃爆全场。

那些《中国好歌曲》冠军,后来都怎么样了?

在五百里音乐节上,他们用新歌迷幻《鸟语》开场,将山人的浪漫主义色彩表现的淋漓尽致,其后在融合云南少数民族的歌舞让全场high翻之后,又高唱“多哥,水,水,水水水”让大家意犹未尽。

在西安草莓音乐节中,乐队又换新玩法,原来的烟蓑雨笠换成了西游戏服,小不点扮演孙悟空跳遍了整个舞台,虽然你会觉得这个齐天大圣太过随意落拓,但还是会喜爱这个孙猴子,也会为山人的风格倾倒。

在主唱高喊“西安”时,台下一起高喊“水,水,水水水”就是最好的证明。

2016年后,《中国好歌曲》没有再继续播出,很多人都深表惋惜,其中包括音乐人,乐评人,还有大众歌迷。

5年过去,华语乐坛起起伏伏,上山下山,霍尊、杭盖、山人,虽没有大红大紫,但都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

他们和偶像比,没有巨大的流量,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港粤盛世在不断的翻唱中后继无力,大多抄袭作品也被大批狠批,越来越多的抖音神曲让歌迷们的听觉神经逐渐消磨,兴致稀缺。

而唯有原创音乐,才如源头活水,让音乐力量生生不息。

诚如《乐夏》和《好歌曲》,原创,才是对音乐最大的尊重。乐迷尊重原创,才是对音乐最大的热爱。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台湾音乐教父75岁还登台,两鬓斑白演一次哭一次

有话直说

郭德纲:过去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有话直说

看了《乐夏》第二季参赛名单,我觉得冠军就是他们了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40
阅读量
959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