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诗与远方 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橄榄树 齐豫 橄榄树 七八十年代,是中国流行…
橄榄树 齐豫 橄榄树

七八十年代,是中国流行音乐的蓬勃时期,李宗盛、陈升、罗大佑等人群雄争霸,齐豫、周华健大放光彩。

七八十年代,也是歌曲审查最为敏感的一段时期,审查制度严苛到今天难以想象。很多出生在那个年代的歌曲,莫名地被归为靡靡之音、包含性暗示、有种族歧视嫌疑……并一度被打入“禁歌”行列,不能公开播放、不能在影视中使用。

在这般“捉弄”下,这些歌曲有的为了过审被改到面目全非;有的被“冷藏”数年才得以传播;有的只能在地下偷偷被传唱。

然而,经过岁月的千锤百炼,它们最终被流传下来,脱下枷锁,变回到最初的模样……

齐豫《橄榄树》

如今,当我们回头看时,可能无发现想象,这首耳熟能详的《橄榄树》,在发行前几年时间里命途坎坷,甚至一度面临消失。

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这首歌由三毛作词、李泰祥作曲、齐豫演唱,可以说是中文流行音乐史上传唱度最广的歌之一。最早被收录在1979年齐豫的同名专辑《橄榄树》中,这个版本也是大家最熟悉的一个版本。

齐豫曾介绍过,其实,这首歌在1973年就已写出来,陆陆续续有些歌手唱过。为什么过了6年这首歌才面世,问题出在哪里?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如今,每个文艺青年都整天嚷嚷着:我要去流浪!我要去远方!没人会觉得有问题。

但在当时,审核人员对于“流浪”这两个字很是反感!他们觉得,“流浪”这个词有怂恿年轻人离家出走去流浪之嫌,所以没能通过。

最终,官方以:主题意识不明,禁止了这首歌。

齐豫 《一条日光大道上》

除了传唱度极广的《橄榄树》,齐豫和李泰祥合作的《一条日光大道上》也曾经被列在“不准听”的歌单上。

这首歌同样是由三毛作词唱。

放在现在来听,活泼的旋律加上可爱的歌词,光是第一句,就瞬间能让人元气满满,好像在洒满阳光的大路上“日剧跑”。那么当时,为什么这首满满正能量的歌会被禁止?

其实也是栽在歌词上。

一条日光的大道上我奔走在日光的大道上

啊….kapa kapa 上路吧

这雨季永不再来

歌里唱的Kapa( かっぱ),其实是日本神话里的一种妖怪——河童。河童的头顶上有个小碟子,如果让他头顶碟子里装的水流尽,或者被太阳晒干,他就会精力尽失。所以,他们只能躲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要么就是潜在水里。

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三毛写的“ 啊….kapa kapa 上路吧”,其实是在对河童们呼喊:天晴了不要躲在角落里了,出来一起玩吧!不要拘泥于命运的安排,放下现在的一切,换一种活法,自由快乐之上!

但在对于当时的审核人员,“ kapa kapa”只是一句陌生的外语。

“会不会有不好的含义?会不会是通敌的密码?”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坚决的把这首歌拉入“黑名单”。

欧阳菲菲 《热情的沙漠》

1986年,欧阳菲菲在她的同名专辑《热情的沙漠》里,翻唱了这首70年代的日本歌曲。

1987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华裔美籍歌手费翔,以一曲劲爆的《热情的沙漠》,大放光彩,迷倒了一大片姑娘、大妈……

1995年,哈林庾澄在他的《哈林夜总会》专辑里,再度翻唱了这首老歌,劲歌热舞,这首歌又一次大红!

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然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首一次又一次风靡大陆的大流行歌曲,早在70年代到80年代初期,曾因为一个字眼,屡屡遭禁。

我的热情

好像一把火……

当时,这的《热情的沙漠》被禁的理由是,歌中的一个字:啊!

在当时的审核人员眼中,这个“啊”字唱得太淫秽,容易让人产生性幻想,对青年人有不良的影响。

邓丽君 《何日君再来》

在那个思想被禁锢的年代,被戴上“靡靡之音”“小黄歌”帽子的歌曲,数不胜数。邓丽君的很多歌曲都曾在“黑名单”中,被批判最猛的一首歌就是这《何日君再来》。

让我们回到抗战期间的大上海,当时,周旋这首《何日君再来》一出世,就瞬间被围攻了。

日本人认为,这是一首抗日歌曲,而在当时的中国人眼里,这首歌唱的是上海堕落的生活方式。

到了80年代,邓丽君翻唱了这首歌后,一度造成轰动。

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没想到过了两年,这首歌就被禁了。当时的原因是,这是一首“不正确的歌曲,带有半封建、半殖民地色彩的东西”“黄色歌曲”。为了防止对民众造成精神污染,这首歌在当时也禁止播放。

邓丽君还有不少的歌,也都有类似的命运。夜来香也是其中之一,因为翻唱自日本歌曲,这首歌当时被认为是“汉奸歌曲”。

放在今天,谁也不会想到,这些大热的歌曲身上,还有这样的故事。

张艾嘉 《忙与盲》

一首歌,记录一个时代,描绘社会的转变。

80年代,海峡那边的白领女性、工作女性越来越多。比起职场男性,她们往往要花更大的功夫、更多的力气,才能争取到和男性一样的职场地位。在感情生活上,也要做出相应的牺牲。

1985年,当时还是新锐制作人的李宗盛为张艾嘉制作了《忙与盲》专辑,里面的同名歌曲,讲的就是新时代职场女性的生活,为了忙,她们在情感、生活上变得迷茫。

但仔细听最早张艾嘉版本的这首歌,和李宗盛后来的版本,你会发现,歌词略有不同:

(张艾嘉版)

曾有一次晚餐和一个梦

在什么时间地点和哪些幻想

我已经迷惘我已经遗忘

(李宗盛版)

曾有一次晚餐和一张床

在什么时间地点和哪个对象

我已经迷惘我已经遗忘

李宗盛后来翻唱的版本,其实是才是这首歌最初的模样。

但是在当时,“一张床”被要求改成了“一个梦”,“哪个对象”也被改成了“哪些幻想”。

改了歌词后,歌的意义也随之变了,受困于生活忙碌的新时代女性,也变成了一个无聊、空虚爱幻想的小姑娘。

直到解禁,这首歌才变回了最初的样子。

迈克尔·杰克逊 《They Don’t Care About Us》

这首歌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中遭遇争议最大的一首,被收录在 《HIStory》专辑里。但在美国,它曾经遭到所有电台禁播。

but if Martin Luther was livin’ (但如果马丁路德金活着的话)

he wouldn’t let this be (他绝不会允许它发生)

在这首歌中,迈克尔·杰克逊毫无掩饰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控诉着美国政府、警察暴力、种族隔离等等不平等,期望罗斯福和马丁·路德·金这样的人物再次出现。

为什么这些熟悉的经典,当年会被当做“小黄歌”禁播?

而遭到禁播的最大原因是,歌中,迈克尔·杰克逊唱到,“Jew me”(我是犹太人)、“Kike me”(我是犹太人)。其实他的本意是想表达,社会底层人民的待遇如同“二战时期的犹太人”一般,但却被误解为歧视犹太人。

因此,美国所有电台禁播这首歌,而迈克尔·杰克逊也不得不为此发表澄清声明,并且用音效处理把这两句遮掩掉。

然而,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2015年,文化部也曾把120首网络音乐产品拉入了“网络歌曲黑名单”,热狗、张震岳、黄立行、许嵩等歌手的一些早期作品也在名单里。当时,有人将这份名单称为“禁歌金曲2015”,但它们真的能担得起“金曲”二字么?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2年后的今天,这些充斥着脏话、低俗思想,让听者“难以下咽”的歌曲,逐渐被时代抛弃,也不再有人提起、唱起。

但相比之下,不论是由于地域限制被“关多年禁闭”的《橄榄树》,还是曾被贴上“靡靡之音”“小黄歌”标签的《何日君再来》《热情的沙漠》,亦或是被曲解为种族歧视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存活了下来!并且生机勃勃!

那个年代的禁止命令,不仅没能够阻止这些歌曲的流传,反而令它们拥有更多的故事和意义,更多人注意到它们。

不过时的旋律、反映时代的歌词成为它们最尖锐的武器!曾经的“禁歌”标签,是它们头顶的王冠!

这些经典,值得被加冕!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千万不要和吉他老师谈恋爱

看短片儿

看短片儿

公路61号

我不能给你全世界,但是我的世界可以全部给你。

文章数
340
阅读量
211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