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与逼哥合唱《虎口脱险》的潘西,你现在还好吗?

诗与远方 10年前,与逼哥合唱《虎口脱险》的潘西,你现在还好吗?

撒娇的声音干净得让你忍不住回忆。

曾经在南京仙林大学城一家小茶社里,经常有一个坐在高脚椅上喜欢唱卡拉OK的姑娘,哪怕现场寥寥观众,也乐在其中。

几年之后,为了与过去的日子告别,她制作了一张被视为“非法翻唱”的专辑,她说:“这套唱片是我写给过去的一份遗书。”专辑的名字叫做《卡拉OK▪南京▪我》,而这个姑娘叫做撒娇。

这张唱片的名字取自张雨生1994年创作的个人专辑《卡拉OK ▪台北▪我》,这是撒娇最喜欢的一张唱片,张雨生则是她最喜欢的歌星。

不可置否,这是一张缺乏原创性的专辑,每一首歌曲都以一首撒娇喜爱的歌曲作为翻唱主线,但撒娇如同一位出色的调酒师,以气质相近的木吉他为基调,加入南京地铁的声音、诗歌的朗诵、逼哥乱入的逼语、段落的重新编排等五颜六色的元素,使每首歌曲焕然一新,重新调制出了很多不同口味的鸡尾酒。

s3508536.jpg

【卡拉OK】

1999年9月,作为大学城的第一批学生,撒娇来到当时还很蛮荒的仙林。初入校园的她如同很多新生一样,兴奋与忐忑交织,紧张与憧憬为伴,加了一些社团,唱过一些当时的流行歌曲,参加过一些演出,尽管对大学生活略显沮丧,但也依然努力想要证明自己。

第二年,学校大门外建起了一排两层楼的商业街,其中有一家名为“流星雨”的小茶社,一楼20平米左右的空间,吧台前面放有一架卡拉OK落地小电视和两把高脚椅,撒娇和当时的好朋友经常去那里唱歌。一首歌2块钱,尽管在场顾客稀少,却也无奈成为她们的听众。

卡拉OK是撒娇对南京这座城市最初的记忆。去KTV唱歌作为现代人喜欢的娱乐方式,每一段词曲最后都链接到那段岁月里与特定的人、物、事。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歌曲,却都会在卡拉OK这个行为本身殊途同归,只是在岁月的洪荒之后,成为一张记忆的名片,大梦初醒后,只好与往事干杯。

p2174289517.jpg

 【南京】

在《虎口脱险》和《在劫难逃》两首歌中,除了逼哥的友情客串之外,撒娇清澈透亮的嗓音让你爱怜。辨识度极高的南京地铁的采样,也让每一个与曾经这座城市有关的人再一次紧紧相拥。

逼哥与撒娇的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或许可以讲一讲逼哥和撒娇的故事。

2004年夏末有接近一年的时间,撒娇过着独处的生活,平时极少出门,为了摆脱虚拟世界里的空虚,她渐渐走出自己的世界,开始尝试接触一些新的朋友,那个时候她结识了李志,当时李志正在制作自己的第一张唱片。那段日子里,撒娇作为组织委员与新认识的朋友共同度过了那段难忘的岁月。

2005年6月2日,那天晚上,撒娇、李志还有一位叫小卡的吉他手三人在南京文化艺术中心楼顶露台上迎着初夏的微风,在夜光的映照下一起唱起过去的许多校园民谣,那个晚上撒娇深深记住了《虎口脱险》。在那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三个人在南京一起参与了很多民谣性质的演出。《南京》这个单元里的大部分歌曲都是三人在那段时期曾经合作过的。如今,李志和小卡都有了各自的方向,撒娇虽然曾经尝试组过乐队,但最终却无疾而终。

不仅仅是李志,撒娇与这些志趣相投的朋友因为南京相识。在南京的九年里那是她过得最丰满的九年,因为这座城市带给她太多温暖、难忘,甚至苦涩的回忆。

mmexport1474703578898.jpg

【我】

“不管是好是坏,所有的事情都会告一段落。”

这张专辑里每首歌曲是撒娇与过去7年里自己的一次对话,有感伤,有怀念,有温柔,也有恐惧。每一个人的肝肠寸断,都是别人的道听途说。撒娇说,情感的交流不需要情节的交换。因此,每首歌曲只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故事,也不需要详细的来龙去脉。只有当这些声音回归到歌曲本身,依然打动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时,对一个歌者而言就已足够。

p2174272197.jpg

撒娇的声音干净得让你忍不住回忆,透彻得让人看清那些埋在内心深处的一切,甚至让你产生一种错觉,有时让你忍不住想要将她拥入怀里,有时却又忍不住想要向她撒娇。正如撒娇在文案中写道:这套唱片,献给我自己,献给仙林,献给我的大学往事,也献给南京,以及我在这里相识的所有的朋友们。

当年的撒娇以一种近似疯狂的方式完成了对那段青春的祭奠,听到这样的声音于你于我是一种幸运。只是多年之后,偶然想起曾经那个可爱的姑娘,忍不住想问一句:那个与逼哥合唱《虎口脱险》的潘西(南京话里漂亮女孩的意思),你现在还好吗?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生化危机8》发布后,2米9的美艳吸血鬼夫人被网友玩坏了…

诗与远方

诗与远方

阡默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4
阅读量
1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