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生长,高原摇滚摄影展在京开幕

自在生长,高原摇滚摄影展在京开幕

展览时间:2015年10月24日-11月1日(上午10:00至下午22:00) 地点:三里屯太古里红馆 20世纪90年代,中国摇滚音乐经历短暂的爆发之后,进入了长久…

展览时间:2015年10月24日-11月1日(上午10:00至下午22:00)
地点:三里屯太古里红馆

20世纪90年代,中国摇滚音乐经历短暂的爆发之后,进入了长久的沉眠。但这十年,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这些音乐不仅呈现了“一种社会现实性的、个人内心化的焦虑与寻求宣泄表达的企图”,也陪伴很多人走过了青春。

摄影师高原近距离记录了这些音乐人和其他一些文化人物的台前幕后,凝聚着整整一代人的情感回望。这段在混乱中自在生成的胶片记录,因其真实和诚恳而具有特殊的力量。

下面小编就挑选了高原老师5张珍贵的摄影作品,希望大家会对其中的故事有所触动。

1993年,张楚、张扬在《孤独的人是可耻的》MV的拍摄现场。26岁的导演张扬撩起演员的头发。这是要拍摄张楚演唱时,这个女孩的头发从镜头边很轻微地掠过。张楚这一年25岁。

在张楚看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就是“挺文艺青年的一首歌,用现在的词汇来说。其实无非就是想表达,你是个体的时候那种孤独。我们不说那种文艺化的,就是一个人的个性,包括你跟你的爱人或者最亲近的人,有的时候你的某一个特质或者某一个脾气,对方是没有办法理解。这就是一个人对爱的最简单的困境。因为爱是完全统一的”。

《姐姐》则“是在反映生活中的一些很重要、很需要改变的东西。比如说作为一个父亲,应该变得更有力量,应该构建家庭未来的愿景,他的知识或者他的情怀,应该会变得更好,或者对于女性侧面的东西,他应该会去欣赏或者进行更好的交流,我只是把它用一种写实的风格写出来。”

1994年夏秋之际,“魔岩三杰”张楚、何勇和窦唯在Hard Rock咖啡厅。

“三个人代表三种不同的风格。他们的生活状态都一样,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贾敏恕说,“如果说它起到一种开天辟地的作用,其实也就是因为它单纯真实。”

何勇后来则说,“三杰”应该改作“三劫”。

1994年12月,香港红磡演唱会,演出结束后,张楚、何勇、窦唯及唐朝乐队等演出者集体致谢后离场。

“没有一场演唱会像这天一样,没有熟知的偶像,没有华丽的衣裳,甚至没有人带着香港演出中惯见的哨子和荧光棒,他们空手而来,这是一个没人见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演出”,“魔岩”的缔造者张培仁回忆说,“以前他们看流行音乐演出都是坐着看。但是这场演出让大部分观众都站了起来,而且很多人都兴奋得大喊大叫。”

1995年5月11日,张炬在驾驶摩托车时遭遇车祸去世,距其25岁生日尚有6天。

这是事故后在车管所找到的摩托车,上图中的男子是王勇(曾在崔健的乐队任键盘手)。

在张炬的葬礼上,27岁的超载乐队主唱高旗拿着DV在拍摄。

高旗一直在对中国摇滚的进程做记录。他后来采访过大约50个摇滚圈内人,询问他们走上摇滚道路的原因,大部分的回答是“摇滚能让自己说自己想说的话”。(以上文字,节选自《把青春唱完》中的部分影像和文字。)

本文参考Lens杂志、一条,意在传递更多信息,并无任何商业目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尽快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老牌乐队演出被恶意举报,这群垃圾真坏透了!

音乐猛料

“零花钱几个亿”的他,在富士康工人面前彻底翻车

音乐猛料

《浪姐》快请梁龙!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833
阅读量
516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