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瓦舍停业后时代livehouse的运营反思

有话直说 麻雀瓦舍停业后时代livehouse的运营反思

8月12日作为北京最著名的民谣演出场地麻雀瓦舍忽然宣布停止营业,虽然这一消息对于圈内人来说并不算震惊,然而却不得不引起他们对livehouse未来发展…

8月12日作为北京最著名的民谣演出场地麻雀瓦舍忽然宣布停止营业,虽然这一消息对于圈内人来说并不算震惊,然而却不得不引起他们对livehouse未来发展的反思。

近年来,livehouse市场持续向好,2014年的演出票房收入同比大幅上涨20.8%,但是不可忽略的是,livehouse自身的发展还面临诸多问题。那对于目前livehouse的发展困境与未来前景,圈内人士是如何看待的?对此,道略沙龙活动邀请到七位圈内人士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探讨,中国经济网记者到场参与了交流。

道略沙龙现场

Livehouse最大的问题可能是自身运营

近年livehouse在新建的同时也伴随着一定数量的消失。据乐童音乐的不完全场地调研得知,对最近livehouse关、停、和生产危机的状况,大部分行业内人士认为运营自身的问题位居第一,成本上升次之,行业危机居三。就北京来看,比较出名的几家livehouse因位置极佳,房租都很昂贵,作为成本的大头,这一问题其实由来已久。因此对圈内人来说,可能自身的运营才是livehouse是否能继续发展下去的关键。

Livehouse的细分领域之路

对于目前以中小型为主的livehouse来说,因自身实力限制,为了集中资源进行有效的竞争,最佳的办法是进行市场细分,选择最有利的目标细分市场。疆进酒的总经理左野就提到,他们主打布鲁斯,目标受众大多是来自艺术、传媒、设计等行业的雅皮士,更倾向安静地听音乐,所以他们的产品将更精确地针对这些人设计。随着livehouse受众的越来越广,利用大数据找到目标受众,然后确立自身的定位,其实是每家livehouse保持生命力所需要做的一项工作。

Livehouse 缺乏行业标准 政策扶持力度不够

除了livehouse的内在问题,影响其发展的还有诸多外部因素。在场嘉宾普遍认为目前市场还比较乱,行业内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合理的规范。而且政策对livehouse的支持不太够,甚至在许多方面限制了livehouse扩大营销渠道。例如,国内的livehouse规定1.5平米容纳1人,而在日本是1.5平米容纳3人。如果政策能放宽,那livehouse的生存空间会大很多。

音乐节冲击Livehouse的行业角色

虽然不断涌现的音乐节从长期来看,对于音乐市场培育观众有良好的影响,然而在短期内对Livehouse的运营并不那么有利。一方面,以往livehouse在很大程度上扮演着新生代乐队孵化地的角色,可随着近年国内音乐市场的开拓,许多新生代乐队选择跳过这一环,直接在各路音乐节亮相,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livehouse的优势。另一方面,音乐节捧出一批之前常驻livehouse演出的乐队,但随着这些乐队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受众越来越广,以中小型场地为主livehouse已经很难再满足他们的演出需求,这也导致一部分乐队和其粉丝的流失,虽然有返场演出,但并不是常态,MAO的创始人李赤谈到。

然而被削弱并不能说可以被取代,在School的主理人刘非来看,虽然目前行业面临着乐队青黄不接的状况,但livehouse从其诞生就携带的造血功能,只要运营得当还是很强大的。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获悉,School的场地利用率很高,基本无空场,常常会有新鲜的乐队到场演出,其中包括校园乐队,这种经营现状或许与刘非所坚持的理念相关。

音乐直播是否是一个新盈利点?

对于近期火爆的音乐直播,乐童音乐的VP牛磊认为,直播在营收上对场地和乐队会有补强,但不会构成支撑,小型现场的目标受众基数有限。但是直播是不错的传播和筛选用户的途径,通过在线传播,会筛选出更多用户走向现场。而在这一过程中,livehouse要做的是避免被互联网所消耗掉,要学会巧妙地通过直播平台培养自己的粉丝,进而将线上粉丝转移到线下。

而现场也有人认为,音乐直播其实不应该只是现场演出的另一个衍生渠道,它可能是种新的业务形态。

Livehouse是否适合品牌连锁经营?

其实livehouse的品牌化连锁经营已经有人去尝试,像滚石的“中央车站”和Mao Livehouse,而且摩登天空的Modernsky Lab和树音乐的后山也都有连锁的机会。但目前去LiveHouse现场消费音乐在国内的市场培育还远远不够,规模还相对较小。另外,许多传统个体 livehouse的经营者是在以情怀做事,甚至自觉地弱化了商业的冰冷感。所以livehouse的品牌连锁经营可以尝试,但可能还不到大规模进行的时机。

而且如果类似摩登天空这样拥有完整音乐产业链的行业巨头进行livehouse的品牌连锁经营,到时候必然挤压传统个体livehouse的生存空间,那时将面临新的行业问题。

Livehouse作为近年新兴的一个行业,还有诸多问题需要去深入探讨,未来它究竟会如何发展让人期待。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网,意在传递更多信息,并无任何商业目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尽快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东鹏特饮,凭什么能成为新一代打工圣水?

有话直说

都在吹的台湾版《乐夏》,就这水平?

有话直说

蟹老板

Yeah,I Don't Rap

文章数
1009
阅读量
46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