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客独家专访衣湿乐队:方言的语调本身就是不错的旋律

有话直说 摇滚客独家专访衣湿乐队:方言的语调本身就是不错的旋律

Hello,诶瑞巴蒂,我们的摇滚客专访又跟大家见面了,这期我们请到的嘉宾是画风和略色情的乐队名完全不符的衣湿乐队,大家掌声欢迎! 一、…

Hello,诶瑞巴蒂,我们的摇滚客专访又跟大家见面了,这期我们请到的嘉宾是画风和略色情的乐队名完全不符的衣湿乐队,大家掌声欢迎!

一、衣湿是谁?

Q(摇滚客):听说兽医老师是摇滚客的忠实粉丝呢,那么在聊天的最开始我们先和同志们打个招呼吧!

A(衣湿乐队):大家好我是衣湿乐队兽医,我经常看摇滚客的微博和微信,所以我长得这么帅。但你们不要以为你们看了也一定会变帅,这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Q:看了衣湿乐队刚刚发布的mv,我深深相信你们已经在偶像派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我的鼻子没变长吧),作为一个偶像团体,各位老师在队内的主要担当都是什么?

A:我们现在队伍比较大,有七个人。我是主唱兼队长,兽医(这是我的名字而不是担当),还负责写词、写曲、管乐吹奏,兼理各种杂务。主音吉他小K老师,他是音乐总监,负责编曲的主要部分,还有吉他演奏和和声。鼓手,香港的黄祖辉老师,他除了打鼓之外,也是我们的录音师、混音师、监制。节奏吉他,来自东北的峰哥,除了弹吉他之外还是工程师(电工),维修乐器什么的最在行了。贝斯手,来自重庆的高峰叔,虽然年龄不是很大但是辈分高(我们三弦多年前到珠海就认识他,一直叫他叔,我们就跟着叫了)。打击乐手是来自珠海粤剧团的首席打击乐查杰鹏老师,他除了是一名出色的打击乐手,还是摄影师、自行车运动员,在珠澳很多城市自行车比赛中获得过名次,留着性感的胡子,有点像著名大叔吴秀波。三弦是中国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的王炳焜,他是最新加入也是最年轻的。他出身音乐世家,爷爷以前是西安音乐学院的的三弦教授,他的叔叔是超载乐队的贝斯手王学科。他也是乐队的吉祥物,舞台表现力非常强。

 

Q:终于有幸直面世界首支也是唯一一支畜牧民谣乐队,不得不请教一下这是种什么风格?

A:哈哈哈哈 风格都是自己贴的,贴来限制自己的。我们其实风格比较杂,怎么高兴怎么玩,怎么好听怎么玩。但归根结底,畜牧民谣的宗旨,就是让你听完以后不由得引用我的好友肉唐僧先生的名言:我敬你是条畜生!

 

Q:哈哈,说到标签,乐队名字这个大标签又有什么典故么?衣湿这两个字听起来让人想入非非啊!

A:这个真没有!其实就是因为我是兽医,小K是老师,医师谐音就是衣湿了。又恰逢2010年我们组建衣湿的时候是广东的回南天季节,非常潮湿,那时候我有感于衣服总是晾不干十分苦恼写了一首歌叫《湿衣》,正好成为我们合作的第一首歌(收录在《衣湿是个好乐队》里)。就有了这么一个听起来比较淫荡的名字。但其实非常正经(很多人听完《湿衣》都震惊了,说衣湿怎么能这么唱歌!这不是水木年华吗……囧)

二、“方言本身就是不错的旋律”

Q:除了帅气,衣湿乐队的另一个众所周知的特点就是宜宾方言了,最初是怎么想到用宜宾话进行表演的呢?

A:其实我十几年前就开始用宜宾话来唱歌了,不过那时候不会作曲,就是借别人的调子改词来唱,比如《打群架》最早的版本就是用《笨小孩》的伴奏来唱的,05年在四川风靡一时,走到电脑城网吧到处都能听到。后来正经地用宜宾话创作歌曲是在2010年,第一首歌是《猪头定律》。其实就是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发现方言本身的音调和抑扬顿挫很有旋律感,稍加修饰就可以唱出很不错又很顺口的旋律,然后就慢慢琢磨着朝这个方向发展了。

 

Q:说到《打群架》,感觉你们很多歌名都特接地气,那么创作时的灵感一般来源于哪里呢?

A:都是亲身经历的体验,活生生的血肉史啊!!!《打群架》就是我们宜宾中学生很常见的体育运动项目么!!我读书时代没有少参加(主要都是负责挨打),我还专门写过一篇长文介绍打群架的呢!总之,都是所见,所闻,所思。可能是我个人想象力不足吧,然后感情也不是特别丰富细腻的,情歌写的少,天马行空乱来的也基本没有,只能从生活经历中寻找灵感。

 

Q:除了人们过分关注你们的颜值,在创作与排练的过程中你们还遇到过哪些困难?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A:其实还一直都比较顺利,遇到比较大的困难就是经历一轮乐手的更换。我们11年乐队阵容组成,当时是五个人,都很年轻,平均年龄25岁。那时大家都特别拼、特别投入,一个月时间就要排一个专场,我们几乎每天晚上排练到12点以后,多次引得邻居报警投诉。后来这个阵容也一起参加过很多音乐节、做过很多次专场。但是到13年下半年,我们在录制《神怪辞典》专辑过程中,大家陆续都出现了很多不可抗的困难必须要离队。毕竟到了27、8岁,很多人都面临重大的抉择,有人要结婚,有人要跳槽,有人要想继续把自己创业的公司做得更大,跟乐队继续发展需要的投入是冲突的。于是我们约定好,在完成《神怪辞典》专辑录制并且在2014年深圳跨年迷笛告别演出后,原来阵容的三个人都离队,只剩下我和小K老师。我们又另起炉灶,掘地三尺四处找人。

珠海是个小城市,乐手也不多,而且能符合我们要求的就更少了,面试了很多很多人之后终于在4月份组成了现在的阵容。新加入的都是年龄超过40岁、乐龄超过20年的经验丰富的老大哥,也给乐队带来了很多新的力量。我开玩笑说,我们这是只用五年就走完别人十五年的路,2010年平均年龄25岁,2015年平均年龄已经40多了。

作为一支纯业余乐队,我们还算幸运了,乐手更替不算太频繁。后来我们在招新乐手的时候就要求: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足够的空闲时间。

 

Q:你刚才说了你们是怎么高兴怎么玩,在豆瓣小站里也介绍说衣湿是一个有意思的乐队,要做有意思的音乐。那么在创作过程中除了这些重重阻碍更多的还是一些有意思的事吧?

A:嗯,当然还是不少。有一次我们在电视台录节目,调音的时候老觉得监听有杂音,嗡嗡嗡的,时有时无、断断续续,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是哪儿的问题,后来突然让我发现是从我们的贝斯手高峰叔身上发出来的!!我当时震惊了,想不通电贝司如何能自己发出那样奇怪的弦声!但因为时间原因也顾不上说就直接开演了。演完了我去问高峰叔,他淡定地解开外衣,只见他腰间捆着一个小马甲,一条线连到裤兜里,手一摁,马甲就嗡嗡嗡地震动起来了!原来这是他刚买的用来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的振动棒……啊不是,应该是叫按摩器……所以年轻乐队是不会有这样的故事的,这必须是我们中老年乐队的专属故事……

三、宜宾话可以唱所有歌

A:你刚才说自己不够细腻,写不出优美的情歌,但在你们“宜宾话可以唱所有歌”的理念下,很多朋友都听过你们用宜宾话翻唱的《董小姐》《织毛衣》《米店》等“民谣界《小苹果》”,那么你们如何评价这些原唱呢?

Q:原唱都很好呀,我们是怀着虔诚致敬的心去认真翻唱的(好吧我承认并不全是这样,比如那谁谁的什么的歌声啊……)。我们跟原唱大部分也都很熟,征得了原唱者的同意和认可的!!比如《宜宾的董小姐》我录好了第一时间先在微博上私信发给宋冬野老师了!他回我说“牛逼”,那时候《董小姐》还没有上快男。

 

Q: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编我忍不住还想让你们评价下如今的“民谣届一哥”李志,没办法,谁让你们是第一个来做客专访的民谣乐队呢~

A:你这是挑事吧!逼哥我很敬佩他的专业精神,他把这个行业带向了更高的层次,另外,嘴皮子也很溜,喷起人来不含糊。但是呢,我目前为止还没有翻唱过他的歌,至于为什么……这个……倒不是因为我怕翻了他撕我,他撕我我还可以炒作嘛,对不对?今年我做了一个小调查,大家想听我们翻谁的歌,逼哥高居榜首,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希望我们翻唱逼哥的歌,因此我们已经把枪口对准了逼哥,近期将发布一首致(恶)敬(搞)他的作品。

 

Q:到时候记得艾特逼哥~

A:别,我们不是挑事儿的人!!但我相信你们是……

 

Q:我们很善良~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音乐人,还有哪些乐队和音乐人是你们比较欣赏的,在你们的创作过程中对你们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A:国外的话,因为我们中老年乐队嘛,喜欢的都是比较老的,蝎子啊,红辣椒啊,Nirvana啊,Metallica啊,Eric Clapton啊,恐怖海峡啊,Raidohead啊之类的……(其实跟我们风格差很远)。

华语界的话,其实我最早做衣湿可以说是受了南无的影响。有个好朋友曾经是南无早期的Bass手,09年我去北京玩,他带我去看了南无的现场,我就觉得这个好牛逼啊!我也要搞个乐队!

国内比较欣赏的乐队当然都是我们这一路的,比如二手玫瑰啦,苏阳啦,山人啦,顶马啦,耳光啦……还有唱宜宾话的老大哥,也是我的好朋友白水。另外就是台湾一些做民族世界音乐风格的音乐人我们也十分欣赏,比如台湾的林生祥。这个说起来就说不完,太多啦!

四、我们的巡演都是双飞

Q:作为宇宙第一畜牧民谣偶像组合的粉丝,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和你们近距离接触求拥抱求合影?

A:来我们专场就可以呀,除了成都重庆可能要排队,其他地方都比较……宽松!我们都很随和的!基本有求必应(因为不红)

 

Q:最近的几场演出都是在哪里?

A:因为我们都要上班,所以巡演巡得相当霸气,每月二到三站,双飞来回,纯粹是按贴钱送温暖的形式进行的……11.28北京的Modernsky Lab,是我们五周年巡演最后一站,到时候会有莫西子诗作为嘉宾,希望大家都能来玩~

 

Q:如此大手笔…那么除了演出,乐队未来还有什么其他雄伟计划么?

A:接下来有两张新专辑已经在进行中了,一张是原创专辑《流杯池》,全宜宾方言歌曲,都是很走心的那一种,《不浪漫情歌》也将收录其中;一张就是大家都非常关心的《宜宾夜市土摇金曲3》,这次我们准备换一种更华丽的方式来玩,具体怎么玩,暂时还不透露,哈哈哈!由于巡演和工作都繁忙,什么时候能完成现在还没个准信,快的话年底,慢的话明年初……另外更雄伟的计划就是,想进一次剧场(自费双飞巡演之后又一次不自量力的尝试)。地点应该是在成都。

 

Q:加油,祝你们全面普及宜宾话~

A:哈哈哈哈!好的,谢谢,一定努力!

原创文章,作者:十三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ockerfm.com/15310
看完这篇很心动?如果你也是音乐人,并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报道,请戳这里告诉我们!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看了东京奥运会,我第一次知道盲人也能当裁判

有话直说

抢救洪水中的摇滚之乡,河南新乡

有话直说

东京奥运会,你恶心到我了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393
阅读量
53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