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摇滚乐与毒品的对话

有话直说 中国摇滚乐与毒品的对话

毒品,这其实是从摇滚乐诞生直到兴盛的过程中,一直都无法回避的问题。摇滚乐队同毒品的各种渊源更是颇深,同时也有很多国外的摇滚音乐人从毒品中寻…

毒品,这其实是从摇滚乐诞生直到兴盛的过程中,一直都无法回避的问题。摇滚乐队同毒品的各种渊源更是颇深,同时也有很多国外的摇滚音乐人从毒品中寻找灵感,摆脱困扰,麻醉自己,同时也在逃避现实,而且有很多著名的摇滚艺人也因此备受伤害,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通病,换句话说也是摇滚乐自身的一种副作用。既然摇滚本身就是舶来品,自从“好事者”将之“船载以人”,人们一方面传承了摇滚精神和音乐品质,同时也将摇滚本身所附带的这些负面的东西带广进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毒品。收集了一系列老炮的采访,大家谈到毒品的时候深恶痛绝或是含糊其辞,不知道是“痛定思痛”还是“另有原因”。

崔健:就是内部人无聊,内部人的无聊明显体现在他们吸毒。他们觉得自己成功了,或者有点小名气,或者说借用毒品去搞创作,或者去充实自己,都会造成对摇滚乐名声的败坏,也是对自身的一种浪费,对自己人体资源的一种浪费,对创作能力的一种瓦解或者说一种扭曲。所以我觉得真正的摇滚乐,真正有创造的音乐应该拥有大量不用毒品的人,而这些人总是背着同样的恶名。像我周围很多朋友不光是不吸毒,而且连烟都不抽,有的是。他们热爱音乐,就知道听音乐,但是这些人不是被很多人重视的。人们以为这些人是少数,而以为那些吸毒的人是大多数。其实正好相反,其实吸毒的人大部分不是做音乐的。首先你应该意识到,在中国吸毒的人大部分不是做音乐的,同时,在做音乐的人里边,大部分是不吸毒的,所以说没必要硬把毒品跟音乐每次都挂上钩。

没有必要硬把毒品与摇滚乐联系在一起,崔健的这种说法也是我们得到最多的一种答案。曾经与崔健同在一个乐队的刘元在这个问题的回答上也很有道理。

刘元:摇滚乐跟毒品划等号?断定这个毒品跟摇滚乐好像有什么关系?可能我觉得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怎么说呢,有些人靠毒品可能,在激励自己,在做;或在表现出什么样,但是我觉得,也不用。其实,对我来说,我就不用,我不用毒品,我觉得有音乐我已经很兴奋了。可能对有的人来说,用毒品可能更兴奋,但是他忘了霉品对身体、对健康实在是太不好了。

赵明义:我也不知道,好像无论国外的乐队也好,国内的乐队也好,老百姓都把摇滚乐和毒品掺在一起,而且这个圈子里确实是存在着这个问题。我们和国内外几十支乐队一起,在北戴河做过一个国际减灾十年的大型活动,回到北京的当天就有很多乐手被抓起来了,因为吸毒,一抓一大片。确实存在着这个问题。但我想实在没必要为了搞摇滚乐就去吸毒,或者说吸毒的就一定搞摇滚乐,它俩不应该并在一起。因为这完全是个人的事情,而且它是犯法的东西。说是有些人会说,我去抽大麻是为了找点感觉,我说这纯粹是扯蛋,不如喝瓶酒来得更快一点儿。真那样的状态,我觉得你也创作不出好的音乐来。我还是一句话;珍惜生命,拒绝毒品。没有意义的,这个东西。

没有意义,这就是黑豹乐队的鼓手赵明义的观点,而唐朝乐队的前吉他手郭怡广则更是认为,毒品对音乐所起到的实际上是一种反作用。

赵年:多少有关系吧,因为毒品在国外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我个人觉得,它已经变成了一种毒品文化,也不是每个人都用,比如一些搞艺术的人在用,这个我也知道。可能毒品在某个方面会给人们带来一种刺激性的东西,一种幻觉,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应该去提倡,去认可,这每个人不一样。我更希望,如果你认为这种东西能够给你带来一些东西,你应该去驾驭它,我认为这是顶级了吧,别犯初级的毛病,你驾驭不了它,那么你就完了,最初你用这种东西是希望把你自己的一些最真的东西流露出来,或者刺激出来,如果你要驾驭不了,跟你最初的初衷相违背了,那就没有意义了。

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不希望看到这种所谓的毒品文化的出现,而赵年所说的那种驾驭能力,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就像译乐队的贝司手陈劲说的,无论怎样,它都会伤害你的身体——就算那是一种文化。

陈劲:说实话,我喜欢的很多欧美乐队,我特别喜欢的那些人都跟毒品有关。好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我觉得这个东西,怎么说呢,毒品它会给你带来一定的灵感,但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而且对身体肯定会有坏处,它可能会短暂地使你创作产生灵感,但是我不希望长期服用它,依赖它,那个我不喜欢。我相信可能会有些人说,现在有什么毒品文化什么的,我相信会有这种现象,但是药物一定会对人产生作用,人身体根本敌不过药力,一定会在你身体里产生化学反应,或什么反应,一定会给你带来些东西,但是这个不是最根本的,你所靠毒品能得到的那种东西。

译乐队的另一位成员,吉他手汇歌则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毒品对音乐一点帮助都没有,至少在他来说是这样。

讴歌:毒品,接触过,很长时间,怎么说呢,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理解。首先,我要说一个,这个毒品不光是跟摇滚乐有联系.不应该这么去联系它,刚才欧洋也说过,不一定做摇滚乐的人就吸毒,或者说不一定做音乐的人就吸毒,是这样的。而且毒品这东西你拿它当毒品它就是毒品,但是如果你要是想尝试它一下,你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感觉的话,可以,但是你要看你自己的把握度。我觉得我在这个问题上,是一个特别有把握的人,我以前接触过这个,而且有过尝试,有过一段时间,但是我认为在音乐上对我几乎没有什么帮助,这是我的看法,所以我现在就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一句,我一点都不碰,任何东西都不碰。

超载乐队的主唱高旗在采访中,在回答毒品和摇滚的问题时几乎是在振臂高呼。

高旗:如果呆板毒品和摇滚乐画等号,这真是一种偏见。在有关部门最大力度抓毒品的时候,你能看到比例极少地跟摇滚乐有关系,实际上很多都是社会上的在那儿搞毒品呀,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印象,可能国外会有这种印象。好多这种说法跟他们对这种音乐文化的偏见有关,这帮人是这样的,他们应是那样的。其实这是人生很正常的问题,好多人都会走弯路,好多社会上的青年都在吸毒,好多经过教育都改过来了怎样怎样。其实摇滚圈个别人是这样,但并不能说摇滚乐就等于这样,这真是一种偏听偏信。我觉得摇滚乐本来就不能给它规定一个概念,这帮摇滚乐他们应怎样怎样,其实都是很正常的自然的人,生活方式呀,还有形式上有些不同而已。

在对骅梓采访中,骅梓认为,很多人将摇滚乐与毒品画等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受到西方的影响。

骅梓:毒品和摇滚乐啊?有摇滚乐就有毒品,大家这个概念就是怎么说呀,西方传过来这种东西;摇滚乐就得有毒品什么的。

那么毒品是否真的对音乐创作有作用呢?

骅梓:我觉得没作用。我觉得一个人要真正地过瘾,不是毒品,是他的脑子,是他的脑子完成了他的行为,想得很过瘾,这是真正的过瘾。摇滚乐是心理上的,毒品是生理上的。那么摇滚乐的过瘾的程度和那个是不一样的,就是说你要过瘾不应该通过别的,应该自己过瘾,通过自己的头脑,通过自己的想像力,这个东西应该更过瘾。我想那个没有什么帮助吧;

李彤:我就,多了就不说了吧,我就给举一个例子。这是一个真事儿,而且这个人圈子里很多朋友都认识。有一天啊,他在家写东西,怎么也写不出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干脆说,我抽口大麻得了。说抽大麻感觉特好,写东西让你写出意想不到的好的东西来。结果抽抽抽抽,晕了,就拿起笔来就在纸上就写,写完了以后,就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看自己写的东西,就一句话:“香蕉很大,香蕉皮更大。”你说这个对音乐上能有什么样的帮助,你说?因为我从来不沾这个,我实在不知道它这东西对音乐上能有多大帮助啊,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么一个故事。知道这个故事以后,我至少我在写东西之前,我不会去沾那东西,最起码。

“香蕉很大,香蕉皮更大”,李彤的这个故事应该很能说明问题了。所以,我们还是那句话,无论是对普通人而言,还是对摇滚艺人而言,请远离毒品,珍惜生命,任何的借口和理由都是苍白而无力的。

郭怡广;我觉得没有什么作用,或者说是反作用。好多人都依靠这个东西,抽大麻或者吃什么摇头乐会让他们有更好的想法,但我觉得很多非常好的乐手从来都不沾这些,我看了很多朋友被毒品伤了,我个人是很反对这个东西。

在对唐朝乐队的主唱丁武以及鼓手赵年的采访中,他们同郭怡广的看法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他们几乎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所谓的毒品文化。

丁武:毒品这个词应该有个几千年,几百年了,我觉得在各个领域,像电影、音乐、美术,都多多少少离不开毒品、色情、暴力或者忧郁,我认为毒品分人,毒品这种文化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人的意识的加强会慢慢地被认识到。

“中国摇滚乐新教父”谢天笑曾因吸毒被抓。北京警方在位于朝阳区幸福二村谢天笑的住所里抓获了他。事发现场,谢天笑对吸食大麻供认不讳,并交出了藏在琴房里的2.68克大麻。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老谢针对摇滚圈涉毒现象均发表过看法:

2007年6月8日谢天笑在北京“星光现场”音乐厅举办“倾笑京城”演唱会。在演唱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谢天笑做客中华网接受专访,主持人就前一个月谢东涉毒的事,提问谢天笑:

中华网主持人:“最近谢东涉毒的事,想必您也知道吧? 吸毒想必您也知道吧?”

谢天笑:“听说了。”

中华网主持人:“您怎么看待娱乐圈艺人吸毒呢?这种事在摇滚圈里也是经常发生的?”

谢天笑:其实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这样的人,比如说搞电脑的,或者别的行业里面,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各种各样的人。在娱乐圈里有这样的情况也应该算是正常,没有必要那么敏感,为什么一听是搞摇滚的,或者娱乐圈出这样的事就很敏感,别的行业也有这样的…….

前指南针主唱罗琦22岁那年,她吸毒的丑闻被曝光。现在,她站出来用自己的经历来告诉现在的年轻人应该怎样保护自己,如何远离毒品。成熟后的罗琦没有否定自己年轻时候相对幼稚和一种渴望尝试新鲜事物的心态。她直言,毒品没有帮助自己获得更多音乐灵感,自己内心对音乐的感觉并不会因为毒品而改变,伤害的其实只有自己的身体。

当罗琦对毒品成瘾之后,她用各种方法,无数次的对自己下狠心,却都没有战胜自己。不能掌控自己的时候,罗琦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尊严,甚至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但是罗琦没有放弃自己,在医生科学的戒毒治疗帮助和爱人的陪伴下,最终成功的戒掉了毒品。

罗琦:爱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对于其他想要戒掉毒品的人来说,与毒瘾对抗的过程中,如果身边有一个人能够握握你的手,或者抱抱你,可能也就挺过来了。

 

访谈内容整理自网络。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香港事件发生之后,华语说唱圈都干了哪些牛逼的事儿?

有话直说

还记得当年迷过的女神吗?我以为她们一定不会老

音乐猛料

我在《明日之子》半决赛直播现场,发现了很多人看不到的内幕

药 棍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文章数
672
阅读量
40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