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越来越多染上流浪癖的人需要精神鸦片,民谣歌手便开始强行“流浪”

诗与远方 当越来越多染上流浪癖的人需要精神鸦片,民谣歌手便开始强行“流浪”

你说要一个人去旅行,但是归期却没有约定。

本文来自微信公路61号(ID:highway061),作者:莉莉安

“流浪”就像是一个黑洞,它的未知在吸引着人靠近。

流浪与民谣共生,但它已不再是民谣歌手的专属,越来越多的人染上流浪癖。其实我们并没有在真正地流浪,它和旅行是不能划等号的,我们之所以迷恋着“流浪”一词,是因为我们吞食着理想主义这一精神鸦片,并且拒绝戒掉。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

每当南太平洋刮起季风,空气里就满是流浪的味道,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和播放器歌单,想去往一个远离人类的沉默岛屿。

在路上弄丢了相机,摔坏了手机。最后终于到达了那个没有信号,没有淡水,限时供电的小岛。站在岸上自在的放眼,任太平洋的风肆意吹乱我的头发。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

苍茫的夜色下,沙滩上的小螃蟹以轻敲寂寥的脚步经行而过。我意识到在城市我身后很远很远,竟然感受到一种安全,就像一株植物逃离了自然之癌。那个时候带着一本日记却不想再拥有回忆。

破旧的MP3里,陈升在唱着:“你说要一个人去旅行,眼里藏着一朵乌云。”

陈升《一个人去旅行》

曾经有一个嗅觉异常灵敏的朋友告诉过我,每个人身上的味道都不一样。流浪的味道不是每个人都有,能把歌唱出流浪的味道的人就更少。我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陈升,他太过真实,所有的修饰放到他身上都会显得多余。他充满了流浪的气息,但自己却都称之为旅行。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关于旅行和流浪的歌曲太多,但听起来让人觉得舒服的却很少。

选择离开的人都带着不一样的心情,那些把沿途的风景、心情写成歌的人,他们为什么而写那首歌,听歌的人一听也便能知晓。有的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感受是骗不了人的。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

陈升写了一首歌叫《一个人去旅行》,大冰有首代表作叫《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透过名字就能清晰的看出他们为什么去旅行,为了告别两人单调的生活,为了寻找自由,又或是为了寂寞。

大冰《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

同样是去看海,陈升的表达是:“亚德里亚海边他乡的人和风中的吉他声。”大冰的表达是:“陪我到可可西里看一看海,我去划船,你来发呆。”还有他发自肺腑的哭诉:“谁说流浪歌手注定要漂泊。”

有时候,歌曲只需要给人传达一种感受就够了,强行“流浪”只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

真正的流浪还是真实存在的,但流浪的人不一定都写歌,写歌的人也不一定都流浪。音乐是生活最自然真实的流露,老把流浪强行写进歌里,实在是没有必要。虽说“流浪”给人精神的向往,但民谣歌手强行“流浪”,只会让人听出一种尴尬。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

有流浪癖又会写歌的人,通常也都写故事,我喜欢陈升的那些故事,简单真实,没有大道理。

但我看过最接近流浪的故事,是周云蓬的《绿皮火车》。流浪是一场自我的修行,是没有目的地,是漂泊无依,带着很多的苦涩。并不是去自己全国各地的小屋和朋友聚会,流浪故事真的不是《阿弥陀佛么么哒》。

有多少民谣歌手在强行“流浪”

能真正有勇气选择流浪的人,寥寥无几。当我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几张文艺的照片,为自己的的旅行众筹时,心底透露的是一股浓浓的失望,那味道很难闻。

这样的伪文青很多,他们散落在大理、丽江、拉萨等等地方,以旅人自居,逢人便谈天说地,吹嘘自己写的诗或歌,旅途都成为炫耀的资本。他们成天梦想着写本游记,运气好还可以成为第二个大冰。

更有甚者骗吃骗喝,遇到没见过世面对其产生兴趣的人,还能顺便要点好处。这样的人还真不少。城市寄生虫的流浪,只不过是披这一件优雅的外衣去腐蚀别的城市,污染别人的旅途。

当染上流浪癖的人需要精神鸦片,很多民谣歌手便开始强行“流浪”

真正的流浪不是去寻找任何的东西,一颗流浪者的心应该是像雷蒙德卡佛说的那样:“好多年后,我还想放弃朋友,爱情,灿烂星空,换座无人在家的房子,无人回来,酒想喝多少有多少……”

我们不用也没有必要放弃爱情、朋友,去做一个真正流浪的人。重要的不是你去不去,而是无论在什么样的年纪都拥有好奇心和探索未知的勇气,不会因一无所有而感到恐惧。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VAVA是“中国第一女rapper”?有两个人可能不服……

阅读44067次
有话直说

唐朝乐队:保温杯里泡枸杞?我们装的是烈酒!

阅读18917次
港台

阿信另组三人新团,排练画面曝光两名新成员

阅读18144次

公路61号

我不能给你全世界,但是我的世界可以全部给你。

文章数
205
阅读量
156w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扫码下载AP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