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指南针成为中国唯一更换主唱成功的乐队

有话直说 因为他,指南针成为中国唯一更换主唱成功的乐队

穿海魂衫的,除了何勇还有刘峥嵘!

编者按:本文章为读者投稿,作者:窗台,哲学出身,自媒体撰稿人,做过10年大型音乐论坛版主,民谣爱好者及音乐偏执狂,会花一天的时间只为找一首入耳的歌并用文字找寻其背后的故事。公众号:民谣窗台(chuangtaimusic)。

我听见他的声音,却不知道他什么模样,他就像无人仰望的太阳,不愿独行,又擦身而过。

(一)

1.jpg

很多年了,依然记得那趟不眠之旅。

有个开小货车的朋友,物流公司安排他连夜往铜陵送货,因为很少走夜路的关系,朋友让我陪着。那个夏夜,风从摇到底的车窗吹干了汗湿的头发和衣衫,迎面的远光灯透过玻璃迷离了惺忪通红的睡眼。

没有车载CD,但可以放磁带,迎合着黑豹和面孔的呐喊,我俩边抽烟边放开嗓子在黑夜里肆意高唱。凌乱中,我按下了快门,留下了一张绝逼是朋友最想删除的照片。

下了高速,到了芜湖的省道,朋友把磁带换面,一段山歌式的开头,加一段爽快的吉他演奏后,一个类似前轮回主唱吴桐的声音飘了出来,有些出人意料的是音响中沙哑却不粗粝的嗓音,更出人意料的是正摇摇欲坠中朋友突然换了歌。

差点把烟蒂扔他脸上,他反过来说了句:别动,你会爱死他。

朋友口中的他,指的是这首“无法逃脱”,也指刘峥嵘冷峻嘶哑的唱腔。

很多年后,有人采访刘峥嵘时问起他说话的声音和演唱时为何完全不同,他说这个整好在我的换声点,整好在G这个音,到了这个点声音自然就会出来。

不过,那晚我并不知道他是谁,磁带封面写着乐队名字“指南针”,我问,指南针主唱不是个女的吗?朋友说,换了,吸毒造的孽。

返回时,循环了一路,唱了一路,吃了一盒金嗓子喉宝,吼哑了声带,睡意更是全无,等回到物流公司,我俩已经说不出话。

对我来说,仅有的收获,或者说最大的收获便是这首“无法逃脱”。

(二)

2.jpg

和许多人一样,初尝“无法逃脱”,惊艳的不是歌词所传达的内容,而是刘峥嵘别具一格的嗓音。

后来,他也坦诚,这首歌关于情爱的演绎其实并不适合年轻人的品味,那阵子的80后、85后和现在的小孩一样,想要的是最原始的冲动,而不会留意歌曲背后的附加值。

只不过,认识一位歌手,本身就是从他的声音开始。

很难用一句话来形容“无法逃脱”带来的震撼,如果说老崔、窦唯等让流行摇滚强硬如铁,那么刘峥嵘则让流行摇滚披上了华丽外衣。

这种华丽兼具摇滚和布鲁斯的魅力,动情处的呐喊仿佛看见沙哑背后的柔情,一轮炙阳,半片残月,交替中生出怎奈何的人生感慨。

那一刻,疯狂地想认识这位指南针的第二任灵魂。于是便买了专辑,但专辑封面只画了个罗盘,从网络上得到的也只是一张他穿着海魂衫戴墨镜的照片。

很瘦,看起来有点像窦唯。

海魂衫是 “五月天”的传统,当然此五月天非台湾的那支,当年的成员大多自个儿拉起乐队并担任主唱,包括:何勇、秦勇、张岭、高旗、刘峥嵘等。此时的刘峥嵘,在五月天还是个键盘手。

即便是如今,去百度搜索他,仍然不会有太多信息。

所以,那张并不清晰的海魂衫照片便成了我对刘峥嵘的唯一印象。

(三)


3.jpg

圈里对指南针的二专评价极高,刘峥嵘更是被评为当时最冷峻的声音,单曲“无法逃脱”和“幺妹”连续在电台十周上榜,唱片在国内和日本迅速走红,被无数青年奉为经典之作。

可惜的是,如果当年唱片公司的商业包装能有现在这么专业,或许我们在提到指南针时,第一印象不会是罗琦。

记得有次演出,主持人在刘峥嵘出场时特意称他为指南针最著名的主唱。

看着,不由就笑了。

一个“最”字让不了解指南针的人以为这支乐队前后更换过多少主唱,同时,指南针是一个品牌,并不单指个人,罗琦和刘峥嵘都难以抹灭。

不管怎么说,刘峥嵘作为最早一批的摇滚老炮,经历了中国摇滚的跌宕起伏,见证了商业化从邯郸学步到上演奇迹。

这个过程,你可以把它解读成改革开放三十年,也可以称为中国摇滚三十年。这么多年头里,优秀的作品前浪接后浪,但真正把流行摇滚推到浪潮之上的,屈指可数。

而毋庸置疑的是,《无法逃脱》这张专辑,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

(四)

4.jpeg

青春把时间折叠成一个缩影,试着想起的时候,这个缩影才会无限放大,继而像严冬老迈的榆树皮片片掉落,捡起时方知岁月不再。

当罗琦在《我是歌手》里唱着《回归》,当灯光伴着持续不断的欢呼,似乎又回到了那辆小货车上,久违的感动如同春风十里下的雏鸟学飞。

十年后,重听《无法逃脱》,就像歌词里所唱的那样:我已不是原来的我,现在的你多少也有一点变化。

再次看见他的身影是在《中国好歌曲》的总决赛上,为了支持赵岭前来的刘峥嵘剪了平头,身上已没有当初的冷峻感,一晃而过的镜头并不能仔细看清他的神情,不过那双小眼睛还是如往昔般犀利。

大概有很多人想了解现在的指南针是什么状况,鼓手朝晖、萨克斯手苑丁、吉他手周迪从北京回川音任教,浩昆也回了成都,留在北京的只有郭亮和刘峥嵘。分分合合中,刘峥嵘除了很少的演出外,还为电影和电视剧配乐,以及制作佛教音乐和写作,最近的一张EP《红尘》也隔了好几年。

前不久得到的消息是指南针再度重组,在深圳和世界搏击赛事“勇士的荣耀”合作。虽然刘峥嵘不太可能站回更大的舞台,但这些零星的消息让一直关注他们的人仍然觉得指南针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生命里有太多的枯萎和遗忘,那些青春焕发和风采动人让爱情和生命变的宝贵,而生命中最宝贵也最微不足道的是一刹那的感动,谢谢指南针,谢谢刘峥嵘,你们用一首歌淬出最耀眼的火光,感动着每个温柔热烈的生命。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长相平平却受全民追捧,这个出道20年的偶像男团终于要散了?

有话直说

Lil Pump这个憨货又在作死了…

有话直说

曾经的球鞋女神去做小三,她让虎扑直男心都碎了...

窗台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2
阅读量
47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