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巡演征文获奖二】关于逼哥的记忆

诗与远方 【李志巡演征文获奖二】关于逼哥的记忆

灰飞烟灭的是我的灵魂,藕断丝连的是这座城池。 2010年的9月,我踏进了与理想差距甚远的Z市大学校园。有天晚上下晚自习,我经过大礼堂门口时,听到…

【李志巡演征文获奖二】关于逼哥的记忆灰飞烟灭的是我的灵魂,藕断丝连的是这座城池。

2010年的9月,我踏进了与理想差距甚远的Z市大学校园。有天晚上下晚自习,我经过大礼堂门口时,听到里面传出乐队排练的声音,主唱十分费力的在唱艾薇儿。当晚回到宿舍,我恬不知耻的在自己非主流的QQ空间上写下一句话:真想组个乐队唱摇滚去!

同年,迷笛第二次在Z市举办,舍友大O受某同乡学姐的熏陶,开始接触摇滚乐与民谣,并在宿舍循环洗脑播放。那是我头一回听到这个沧桑且低沉的男声,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唱着:“宝贝,随便吧,随便吧。”

那时我并不了解这个男人对于版权的较真,只知道在主流媒体播放器上,“李志”这两个字一般是无搜索结果。往后的一大段时间,我都在songtaste和虾米上听他的歌,那时候对于民谣歌词没什么太大研究,只觉得旋律好听就可以了,很喜欢《梵高先生》和《虎口脱险》,后来才知道《虎口脱险》是翻唱狼先生的作品……

也是同年,Z市文广引进草莓毁约,迷笛一怒回了北方老家,后来草莓也不再来。但是Z市却真真儿的是第一个传播独立音乐文化的南方城市,也是这段经历,让它至今为止都在搞自己蹩脚的音乐节。

 

飞机飞过天空,天空之城,落雨下的黄昏的我们。

其实真正进入这个“装逼”的圈子,是从某个百无聊赖的国庆假期开始的。我和大O计划了一场短期旅行,为了避开出游高峰期且保障后面的旅行资金,我们报名了长江迷笛的志愿者,打算先玩个几天再出发。虽说迷笛在Z市办过两年,但那时候我对它的了解程度几乎为零,认识的乐队估计也就五六个,都是从大Oipod里听来的一些,例如歌词常常颠来倒去只有一句话的痛仰。

志愿者需要提前一天到达,由于没抢到动车票,为了省钱我们买了1号早上去上海的K字头,没有坐票,过程惨不忍睹,不谈。因为营区毗邻浦东机场,几乎两分钟就有一架飞机从头顶上空飞过。天色暗下来,乐迷们弹起吉他,打起手鼓,喝起啤酒,吹起牛逼。没有陌生人的隔阂,只有自来熟的热情与无限制的装逼,原来这就是滚青们所说的乌托邦。我常跟大O讨论:“你说飞机上的人会不会看到下面躁动的人群燃起的冷焰火?看到他们互相推搡着撞来撞去?”

那年逼哥的微博关了评论,有时他会在上面答歌迷问,刷完屏就删掉了,运气好会看到一些经典的段子。就是那时,我知道了用不露声色却又正中要害的语言装逼也是一种艺术。

 

我是否该写一首悲伤的歌,在你难过的时候唱给你听。

临近毕业,我来到W市实习,陌生的环境,枯燥的工作,冷漠的同事,让我过得很压抑。除了每天在微信上跟同学抱怨,就是自己抱着吉他练到深夜,基本上一天都不用开口说上一句话。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F,一个酒吧驻唱民谣歌手。头一回见他,长发垂肩,沉默内敛,喝酒如饮水,浓浓的艺术气息。他问我想听什么,我说《和你在一起》。当他抱起吉他,唱出第一个音符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看过这么多次音乐节和小型live show,头一回听到不用效果器的现场可以唱到这么好。那种感觉就像用一个真空的玻璃罩罩住你,然后把音乐灌进你的耳朵里。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不咸不淡。也许是性格问题吧,他从没带我去电影院看过电影、挽着手一起逛街过。他曾对我说过最感动的一句话是:不要让别人送你回家。做过最感动的一件事是:拿着一个灯泡,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要我嫁给他。而且这些都是在他喝大了之后做的事情,第二天醒来就完全不记得了。

F很喜欢逼哥,在他的耳濡目染下,我听了逼哥所有我以前没有听过的歌,看了他在月亮小组的自曝的“艺术人生”,了解了他选择做音乐这条路上的艰辛,也开始听懂了他歌词中的无奈。有天F跟我说,李志要来W市巡演了,就在我们相约去北京看迷笛的前一天。那天,逼哥砸了琴,原定的签售环节也没有举行。但是我很满足,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听逼哥唱歌。

 

你是一片光荣的叶子,落在我卑贱的心。

像往常一样我为自己生气并且歌唱,那么乏力,爱也吹不动的叶子。

迷笛结束之后,我回了学校做毕业设计。临走前F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会去Z市看你的。”在学校做毕设的每一天都是煎熬,没有头绪,导师又加压。支撑我的就是逼哥的音乐和F每天偶尔的一两句微信问候,后来变成两天一次三天甚至好多天他都不主动联系我,更别说来看我。他的朋友圈一天一天更新,但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开始胡思乱想,于是我冲动的买了动车票出现在W市,给了他一个惊喜。那天他头一回在众人面前宣布我是他女朋友,我心里划过一丝小欣喜,又有点失落。第二天要回学校了,我们在十字路口分别,他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我看着他的背影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忍不住追了上去,只为跟他说一句:好好照顾自己。

F嗜酒如命,还喜好飞叶子,常年下来有了咽喉炎,不想吃饭也影响唱歌,但是他还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尝试戒烟戒酒,也只是个形式,坚持不会超过三天。我劝他他也不会真的听进去。我跟F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是各自玩手机,良久才抬头说上一句话,而且他还称嗔怪我不说话。我一直跟自己说这是性格问题,磨合磨合就会好了。

毕业之后,我留在了W市。我跟F之间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改善,而且他也不想改善。有的时候我忍不住发发脾气想不理他,但是他只要发一条微信过来,我心立刻就软下来了,然后他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我在生气,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其实一直在用忍耐与对爱情的想象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份感情。

F很多次跟我说他想离开W市,我说你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然后就是沉默,无边无际的沉默,只有我一个人伤心,只有我一个人难过。

 

呼啸而过的青春,沉默不语的你;即使给我个灿烂明天,让我忏悔的你。

快到年底的时候,F发了一条微信给我: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但怕你伤心难过。我回:无非是两件事。一、你要走;二、你要跟我分手。F:看完李志再说吧。我就这么抱着忐忑的心情一直挨到了1231号,我们去了南京看李志跨年。

那天特别冷,玄武湖边的风很大,排队检票的时候F没有跟我说一句话,他只顾着找从其他城市来的熟人聊天。只有我们帮朋友转票的时候认识的陌生人Y一直在陪我说话,我说冷的时候他还要把外套给我穿。其实我的心里更冷。检票进场之后,我先去买了周边,F和朋友们先进去了,相反,Y一直很绅士的在等我。进去之后,F他们已经到了前面,我索性就跟Y一起看演出,Y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看了下F的方向没有回答。中途看演出Y一直在保护我,让我站累了可以靠着他。当时心里真的觉得挺可悲的。一开始,Y只是把手搭在我肩上,后来他从背后搂着我我也没有反抗。逼哥唱到《铅笔》的时候我哭了,被现场震撼到,也为自己难过。手机快没电的时候,收到了F的短信:自重!我知道他看到了,我慌了,我急忙跑出去找他,他还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瓶接一瓶的喝酒看演出。

回来之后,我们还是分了手,我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台阶和理由,让两个不合适却又勉强在一起的人分开。我无数次想象着没有他的生活我会怎么样,但这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反而像松了一口气,我终于不用每天在猜疑与忐忑中度过,不用像一个罪人一样,等着他的审判书。只是每次听到《被禁忌的游戏》都会有愧疚与酸楚涌上心头。

 

醒来或者吃饱又是一年,相遇然后分别就在一天。

如今,逼哥开了评论,在微博上为民谣圈操碎了心,说得难听却有道理。他开起了演唱会,接受媒体采访,一切都慢慢走上了轨道。商业化和商业性从来就不是两个相同的词汇,逼哥没有变,初衷和想法都没有变,但他总会越来越成熟,从《1701》的变化就可以听出来,人父和屌丝的差别。

回归了平静的生活,我也学会一个人承受很多事情。努力变成更好的人,才值得更好的幸福。

冬去春来,四季交替,走了一圈我依然爱你,逼哥。

就这样吧,祝巡演票房大卖。(文/cerelia )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Lil Pump这个憨货又在作死了…

有话直说

曾经的球鞋女神去做小三,她让虎扑直男心都碎了...

有话直说

我不服!这种大咖云集的良心综艺也要凉?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926
阅读量
503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