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音乐猛料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在这喧嚣的时代里,应该允许静默,而这静默更应该得到守护。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原本翘首期盼的音乐节突然变得遍地开花,然而在这群芳争艳的热闹景象中,真正能在花落之后留下果实的实属罕见。曾经飘扬着自由与理想的乌托邦,已然成了一场场人头攒动的庙会。

这样的乱象中,上海朱家角古镇,一场坚持了十年的音乐节也正如期而来。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驱车三十分钟有余即可到达朱家角古镇,并不短暂的车程并不会让人觉得疲乏,反而当车驶过上海的高楼大厦,有一种从都市生活中逐渐逃离的浪漫和美好。

朱家角是片未经过度开发的古镇,有着类似周庄、乌镇一样的商业街,沿街是各种景区常见的纪念品和早已经变了味的民宿。但是之所以说它未经过度开放,是因为离开这条热闹又聒噪的商业街不需要走很远,就到了朱家角古镇的原生居民区,便可以感受到一份没有被破坏的宁静。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正午时分,老人家们摇着蒲扇在树荫下打牌,来晚的只能背着手围观。狗儿懒洋洋的躺在门前,在这个小镇里似乎不需要任何的戒备心。这里没有修葺一新的粉墙黛瓦,而是泛着淡淡青苔的青石板。这里也没有那些遍地的纪念品,甚至你找不到一个可以用支付宝的地方。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在这弯弯绕绕的巷弄中穿行,路过沿街的人家和铺面,在一条同样寻常却有韵致的小巷中便见到了王昶故居。门楣低调,稍不留意便会错过,但是当你走进却会发现别有洞天,在这一片逼仄的巷弄中还有这么一片开阔的庭院。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这次朱家角水乡音乐节的风声舞台就坐落在最里面的院子中,不同于其它音乐节的舞台,它显得玲珑而精巧,上方悬挂的水晶帘更是在这东方水乡的景致中,显出一份别致的趣味。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到达现场的时候是下午三点,日光充足但不刺眼,透过庭院里大树的枝桠洒在草地上。在这里没有高举的拳头和飘扬的大旗,大部分的人席地而坐,手边放着一瓶啤酒。此时的舞台上是来此印度的两位艺术家正在演奏西塔琴(Sitar)和坦布拉鼓(Tabla),没有激昂的节奏,这种缓缓泄下的音乐像恒河的柔波,在人的心底荡漾。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在台下的人群中,突然瞥见一个瘦削的身材,莫西子诗也一个人坐在草地上跟着律动摇晃着,让人忘了他是下一组演出的音乐人。而后莫西子诗和他的乐队登台,说是登台但其实几乎没有那种庄重的仪式感,因为观众和舞台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这样的距离也带来了音乐人与观众无间的交流。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第一次看莫西子诗的现场,他好像并不像印象中那么羞涩寡言,反而淳朴开朗不停和台下互动着。风声舞台上的莫西子诗没有任何的束缚,台下的观众也是非常地享受。他演唱了很多彝族歌曲,虽然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都是陌生的,并不能完全领会其中含义,但是音乐的力量足以打破这种语言的隔阂,台下好多外国朋友也跟着一起拍着手哼唱着。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和常见的音乐现场不同,莫西子诗这次现场加入了JAM(即兴)环节,乐手之间配合默契,所碰撞出的热烈气氛颇具感染力。最后一首歌,莫西子诗邀请大家站起来一起跳舞,在美妙的节奏中,所有灵魂的枷锁都被打开,从扭捏和矜持中被解放,从压抑和束缚中挣脱。最后一曲唱毕,观众依旧不舍。在此起彼伏的呼唤中音乐再次响起,小院里又恢复音乐与欢笑。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和边上一群观众聊天,他们大多生活在朱家角本地,也有部分来自市区,有青旅老板,咖啡店的老板娘,也有画家和音乐人。他们说十年间朱家角水乡音乐节已经成为了他们一年一度的聚会,来到这里是否准时开演、音乐人是否大牌一点不重要,和朋友喝酒聊天听音乐已经足够幸福。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除了他们,还有专门从市区请假赶来的上班族,他们说平日里大家各自忙碌,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耐不住心中的期待,在工作日请了假来到这里,逃离都市,拥抱音乐。

其实不只是对观众,对于来参加演出的音乐人来说这里也是个惬意的去处。和普通主办方安排的不同,这次采访莫西子诗是在他演出之后去买东西的路上。没有正襟危坐,四目相对的正式,我们边走边聊穿过一个个琳琅的街巷。彼此的话语中也已经不是一问一答的标准程式,而变成了自在但真诚的聊天。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莫西子诗走进一家卖手工编织品的小店,选了几样竹筐竹篮,还有一个做月饼的模具。问他买这些干嘛用,他笑笑说就是喜欢,先买回去再想想能干嘛。看着和老板讨价还价未遂,但却依然心满意足的莫西子诗,我好像明白了这场音乐节的动人之处——

从台上到台下,莫西子诗都是如此真实,这里的舞台没有将音乐束之高阁,更没有在音乐人和观众之间划出界限,相聚此地大家都是热爱音乐的朋友。在这里我们不谈理想也不谈情怀,我们就躺在草地上,听着音乐望着云彩,哪怕发呆,那也美好且难得。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夜幕降临,夜晚的朱家角在一片灯影桨声中变得更加温婉而迷离。嘈杂的街道安静下来,留下的不是划破夜幕的汽笛声,而是远处偶尔一两声的犬吠。回头看着那弯曲的河道,似乎明白: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应该允许有人静默,而这静默更应该得到守护。

音乐节还并未结束,朱家角古镇的故事还在继续。来到这里,不再是追寻音乐或是其它,而是不再去追寻什么的自我放空和舒展。

在这音乐节遍地开花却不结果的时代,这场水乡音乐节默默坚持了十年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viewfile

这两个瞎弹吉他的山区小孩居然登上了央视,连邓超都跪了!

阅读9098次
音乐猛料 20161126125633_72577 (1)

那些李志啪啪打过的脸,最后都成就了他永远不会烧光的音乐梦

阅读6061次
诗与远方 59fe0a46f21fbe090f52366f6b600c338744ad76

我看过了许多风景,也看过了许多美女,到头来还是喜欢你!

阅读4161次

潇 潇

微博:@喂薄一潇在哪

文章数
384
阅读量
377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扫码下载APP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