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有话直说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思考之下,不难发现,摇滚乐的影响早已扩散到方方面面,就连政治圈里,也有一批热爱摇滚的大军,当你看到他们在国际会议上侃侃而谈时,是否也能想到…

思考之下,不难发现,摇滚乐的影响早已扩散到方方面面,就连政治圈里,也有一批热爱摇滚的大军,当你看到他们在国际会议上侃侃而谈时,是否也能想到他们和你一样对摇滚爱得深沉呢?

布莱尔首相的摇滚情结
英国首相布莱尔早在英国牛津大学就读时,就对摇滚乐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常以一头披肩发的形象出入晚会或参加摇滚乐队演出。那时,他组织了一个名叫“丑陋的流言”的摇滚乐队。他们常利用课余的时间到大街上叫卖他们的“祖传柠檬水秘方”,挣了点钱,以弥补生活费的不足。对于这段经历,布莱尔十分自豪。他说:“这段时光对我来说非常好,因为我再也不用焦急地等着父亲寄钱了。我只是想培养一点儿独立生活的能力。”生活的拮据养成了布莱尔每天记账的习惯。布莱尔在“丑陋的流言”乐队中表现十分突出。他有一副真正的好嗓子,唱起歌来高亢有力,十分动听。布莱尔的乐队经常到各地巡回演出,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事件。令所有乐队队员们佩服的是,布莱尔具有巧妙应对各种紧急事态的能力。有一次,演出开始不久,观众们正在兴头上,不料乐队的鼓突然出了毛病。在这紧要关头,沉着冷静的托尼·布莱尔站了出来,他拿起麦克风快步走上前台,不慌不忙地说:“观众们,大家好,我们是‘丑陋的流言’乐队,希望大家过得愉快!我们现在为大家演出,我们的演出是由一个爵士联盟和一个弦乐四重奏队资助,欢迎大家前来观看。那位小姐在说什么?我在台上听不见,请你大声点。大家圣诞节过得好吗?祝大家圣诞节愉快!”就在布莱尔大讲这些搪塞话的时候,鼓已修好,乐队重新开始正常演出。应付类似这样的场面几乎成了布莱尔的专利。他能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一些棘手问题,如在后台对付诘难者,在前台打发一些戴着贝雷帽的学生歌迷们。

在一幕颇为滑稽的场景中,布莱尔扯开羊皮长大衣,里面露出了上世纪70年代流行的Y字型内衣,尽显年少时的不羁,实在很难与他如今的形象联系起来。这不禁让人想到郑智化的那首《年轻时代》:“衬衫的钮扣要故意开几个,露一点胸膛才叫男子汉……年轻时代年轻时代,有一点疯狂有一点帅。”

2003年夏,布莱尔访问中国时,在北京大学与一群年轻的大学生进行了自由交谈,首相夫妇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中,唱了一首欢快的老歌《当我们64岁的时候》,在场学生情不自禁用掌声为他们伴奏,气氛十分热烈。也许由于他曾是乐队队员的缘故,布莱尔很喜欢社交,与普通的老百姓关系很好。查利·福尔克纳是布莱尔的政治同僚,他们曾在一起当过律师,后来一直在布莱尔政府任职,他对布莱尔的印象是:“布莱尔在与人交谈中从不霸道,发表自己的观点不会大嚷大叫。他的说服能力令人惊叹。虽然他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但是他从不傲慢自大。”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U2乐队歌手送给布莱尔的吉它

 

美国民主党克林顿、奥巴马都是摇滚乐铁粉
克林顿如果没有最终成为美国总统,或者说他没有走上从政的道路,那么他很有可能成为一名萨克斯演奏乐手,穿梭于美国各大的爵士酒巴,甚至走上街头。听他缓缓吹奏起查特-贝克的经典名曲《My Funny Valentine》,此情此景,是不是恍如隔世?!

事实上,成为一名音乐家,也确实是克林顿从小的梦想。一直到高中时期作为全国学生代表赴白宫和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见面,才改变了克林顿的专向。而在1992年总统选举的民意测试时,这位职业的萨克斯演奏家,也因为戴上墨镜并在脱口秀节目《Arsenio Hall Show》的现场,演奏了一曲“猫王”的经典《伤心旅店》,从而间接让他的支持率得到攀升。其结果,就是换来了此后八年美国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发展期。

爵士乐也是克林顿这位美国前总统最爱的一种音乐类型。尤其是横跨爵士乐几个时代,被称为“变色龙”的Miles Davis,更是他的大爱。除此之外,“新金属”乐队的代表“红辣椒”这样的摇滚乐队,同样亦是克林顿的菜。尽管曾经贵为美国最有权力的人,但克林顿的爱好,却和他同龄的美国人有着近似的轨迹。而且更多元、有品,非常具有专业的鉴赏水准。而在他执政时期,克林顿还曾经在白宫,开辟了音乐室,作为政治生活之余的放松与调剂。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在音乐品位上,奥巴马是一个典型的美国60后。而他参选美国总统那年,也有包括“蓝领歌王”布鲁斯-斯普林史汀、新灵魂乐歌手约翰-传奇、嘻哈组合“黑眼豆豆”、舞曲天后“嘎嘎小姐”等诸多音乐人的鼎力相助,从歌手阵营的音乐风格上来讲,亦是相当的民主党。

奥巴马酷爱的音乐类型,从摇滚、蓝调到嘻哈、说唱,几乎囊括了七十年代美国主流音乐市场所有潮流的音乐类型。鲍勃-迪伦、“滚石”乐队、史蒂夫-旺德等歌手和乐队,都是他钟爱的音乐人。其中,和他拥有同一肤色的盲人歌手史蒂夫-旺德,更被奥巴马称为自己最爱的偶像。

多元化,既是美国近半个世纪流行音乐的发展主流,其实也是奥巴马的一种执政理念。是音乐,让美国这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得以在各种文化的融合下,消除了许多的隔阂。而作为美国当今最有权利的领导者,奥巴马所要完成的任务,也是将音乐的融合与多元化,移植到政治中去。

美国总统奥巴马出了一本书:《谈摇滚》。关于他为什么要出这本书,他在序言里说:“我年轻时并未认真听过任何一张摇滚唱片,甚至Doo-wop这类街头音乐也没有怎么听过。很多事情都证明我是个没有音乐细胞的人,这一点我并没有继承我父亲的基因。我在三十岁以后才开始听摇滚乐……摇滚乐是美国年轻人为全世界创造的充满迷人魅力的文化,有音响的地方,就会有摇滚乐……这本书里的很多文字是我在当上美国总统之前写的,只有第三章和最后一章是我在担任总统后写的。这是我第一本与政治或我的人生经历无关的书,我希望以后还会去谈谈文学、艺术、电影或是戏剧,谁知道呢。”

“看来我和奥巴马没有共同语言,他只会谈摇滚乐,而我只会谈政治。”——波诺(U2乐队主唱)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重金属总统佐科威
被称为“印尼奥巴马”的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统是一个正宗的重型摇滚乐迷。据悉,52岁的佐科威曾经是一名吉他手,他也表示过他是Metallicam,Megadeth,Lamb of God等重金属乐队的追随者。

就在他赢得选举不久之后,上帝的羔羊乐队主唱兰迪在社交网络Instagram上表达了他对这位粉丝的支持:真不敢相信,女士们先生们,印尼的新任总统是一个重金属摇滚和上帝羔羊的乐迷。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重金属总统!”

另外一支金属乐队Anthrax则在脸谱网上发了一则恭喜的消息,说道“如果所有其他国家都来效仿那该有多好”。

在着装方面,佐科威也与其他政客不太一样,在出席会议时他会穿衬衫和印有乐队图案的T恤,并把乐队的Logo露出来。佐科威曾说过,摇滚乐给他带来能量,那种精神让他有动力去关注环保,对抗腐败,坚持正义。对于佐科威的当选,Lamb of God乐队主唱兰迪(Randy Blythe)还在社交网络上表达了吃惊与荣幸。“他是第一个重金属总统,不开玩笑,这真的发生了!”兰迪说。说不定在以后印尼的政坛,会看到很多的标准金属礼出现!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摇滚青年梅德韦杰夫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深紫乐队到莫斯科奥林匹克体育场举办演唱会。梅德韦杰夫为了不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深紫乐队演出前一晚,便邀请乐队成员到他在戈尔基的官邸做客。

梅德韦杰夫告诉深紫乐队,从12岁起他们就成为自己最喜爱的乐队。他曾经靠做建筑工人和马路清扫工挣钱买唱片,甚至还立志进入摇滚乐坛。他说:“当我开始听“深紫”时,从未想过能够和你们一起坐在这张桌子旁边。”他还透露,自己上学的时候当过DJ,在得到许可后,他会在迪斯科舞会上播放摇滚乐。”梅德韦杰夫说,俄罗斯拥有深紫乐队“最忠实的歌迷队伍”,这支队伍从冷战时期一直保留至今。

乐队主唱伊安·吉兰也开玩笑地回应道,自己小的时候总觉得“警察和总统都是些老年人”。对此,现年45岁的梅德韦杰夫马上回应说,“深紫”的俄罗斯歌迷当中“不仅有像政治家和总统这样的老歌迷”,还有不少年轻的小歌迷,他提出想向乐队介绍一个年轻人,他同样热爱团队创作,“甚至试图演奏”。这个人就是梅德韦杰夫15岁的儿子伊利亚,他也是摇滚乐的忠实粉丝。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伊利亚还拿出电吉他和父亲最喜爱的乐队一起即兴演奏了一曲。

其实这已经不是梅德韦杰夫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他对摇滚的喜爱。进入政界后,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向外界提起自己喜欢的摇滚歌手和乐队,比如英国的重金属乐队齐柏林飞艇、深紫乐队、平克弗洛伊乐队和黑色安息日等等。每当谈起这些,梅德韦杰夫总是眉飞色舞,说到喜欢的乐队时更是如数家珍,而其中他最为喜欢的是深紫乐队,他33年以来一直都是这个乐队的忠实歌迷,他还难得地收藏了如今已经罕见的全套深紫乐队唱片。

2010年夏天,梅德韦杰夫到黑海旅游胜地索契度假时,曾借机在官邸接见了爱尔兰摇滚乐队U2的主唱博诺,称赞他们的歌曲“团结世人”。当时身穿牛仔裤和灰衬衫的梅德韦杰夫看起来轻松休闲,而博诺则戴着标志性的墨镜和耳饰。两人一边在阳台上品茶,一边用英语交谈。梅德韦杰夫对博诺说:“你做了很了不起的事,因为关注民生不仅仅是政治家的工作,你和乐队其他成员的慈善义举让你们在全世界备受尊敬。”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梅德韦杰夫(右)和深紫乐队的主唱伊恩·吉兰

披头士歌迷普京
在俄罗斯政坛,不仅梅德韦杰夫是个摇滚歌迷,现任总理普京也是。只是他们各自喜欢不同的乐队,普京最喜欢的是披头士乐队和本土的Lyube乐队。

2005年,为了庆祝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建城300周年,前披头士乐队的乐手保罗·麦卡特尼爵士,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著名的红场举行了现场演唱会,这是麦卡特尼在俄罗斯的第一次现场演出。演唱会开始前,时任总统的普京邀请麦卡特尼前往克里姆林宫参观,并喝茶聊天。

普京表示,虽然苏联时期严限西方音乐,但披头士的歌在当时激励了不少人,“他们绝对受欢迎,仿佛是一抹新鲜空气,是通往外面世界的一扇窗”。麦卡特尼现场为普京献唱乐队名曲《Let It Be》。之后,普京与2万名歌迷一起观看了演唱会,当麦卡特尼演唱与约翰·列农合作的披头士名曲“回到苏联”时,按捺不住兴奋之情的观众纷纷跳起来手舞足蹈,大声欢呼,全场气氛沸腾到最高点。身穿长袖黑衫的普京也听得兴起,一度跑到台边手舞足蹈。

除了披头士,本土的Lyube乐队也是普京最喜爱的乐队之一。Lyube乐队的音乐风格融合了摇滚乐、流行乐和俄罗斯民族音乐元素,深得普京赏识。普京任主席的统一俄罗斯党经常支持Lyube乐队举办演唱会。在2008年普京与梅德韦杰夫进行俄总统权力交接时,该乐队就受邀在红场举行的演唱会上演奏。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小泉纯一郎 头号猫王迷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从不掩饰自己对“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喜爱和崇拜,被称为日本头号“猫王迷”。而且巧的是,小泉和猫王的生日都是1月8日。小泉在采访中称赞“猫王”是20世纪最伟大的歌手,“他的歌不管听多少遍,都不厌倦”,而且他的音乐具有一种“疗伤的力量”,能帮助自己顶住身在高位的压力。

2001年,为了纪念猫王逝世24周年,一家娱乐公司在日本发行了一张名为《小泉:我最喜爱的猫王的歌》的精选唱片,其中收录的25首歌曲都是小泉亲自精选的,而且封面上还有一张人工合成的他与猫王的合影。小泉对挑选歌曲的工作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其中大部分歌曲他都会唱,唱片短时间内就在日本卖出了20万张。

在参加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生日会时,小泉曾经用颤音为布什倾情奉献了一首猫王的代表作《I Want You,I Need You,I Love You》。在小泉卸任前最后一次访美时,布什特意为小泉安排了一次“偶像故居游”,让他可以“假公济私”地去拜访“猫王”的故乡——田纳西州的孟菲斯,也算是对这位忠诚盟友的“最后奖赏”。
政客们的摇滚情结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48岁的韩红出了首很炸的Rap,听完我只有Respect!

音乐猛料

双11想听腾格尔唱《恋爱循环》,结果他不光没唱还骂我丑

有话直说

泰国每年都要靠抽签让国民服兵役,连人妖也不放过...

张, 不二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413
阅读量
18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