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民谣小清新

诗与远方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民谣小清新

我要是个男人,我肯定娶她。

陈粒可以称得上民谣界的暗黑系女歌手。

虽然第一次知道她是因为那首《奇妙能力歌》,歌词看似小清新,实则却表达了一种“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感觉,很有哲学意味。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陈粒有一个生错时代的身体和灵魂,歌声里老练达观的冷艳颇为罕见,哲学式思考,哥特式造句,在黑暗里的幽微和自赏,枯涩跳脱的意趣,这些都难以和刚刚二十出头的音乐人挂上钩,然而,所有剑走偏锋的“怪”都是自然而然的流露。

其实在这个民谣圈里,她是为数不多的不为标签而创作的歌者,甚至给自己的属性镀上了“Anti-Folk”反民谣的字样。不拘泥于任何一种风格,不签唱片公司,单枪匹马闯荡,不屑于被任何人定义。一切都取决于她特立独行的个性,孤傲而冷艳。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不要试图从的她的歌中寻找任何甜美小清新的痕迹,她的歌曲中掺杂了鬼魅,邪气,叛逆,吊诡,豪情,张扬,侠义,不羁。即使过了青春的年纪,仍然被她触动,心中升腾起一股肿胀而不可遏制的能量,仿佛一杯明晃晃的毒酒,明知有毒,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喝下。

《性空山》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多少老死江湖前
老我重来重石烂
杳无音信
我性空山

多少风流不羁的少年都纷纷走向了山川湖海,而我却囿与昼夜厨房与爱。我在这里,一关接一关,与你相隔,一山又一山。

多少缘分都磨灭于朝夕之间,回到最初空空如也的模样。

六祖慧能云:“世界虚空,能含万物色像,日月星宿,山河大地,泉源溪涧,草木丛林,恶人善人,恶法善法,天堂地狱,一切大海,须弥诸山,总在空中,世人性空,亦复如是。”

《历历万乡》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她走在马蹄的余声中
夕阳燃烧离别多少场
她向陌生人们解说陌生人的风光
等她归来坐下对我讲
故人旧时容颜未沧桑
我们仍旧想要当初想要的不一样

第一次听,感动且震惊。像江湖,像边塞诗,像听过。少年不惧岁月长,尝遍异乡赠的糖,要的与人不一样,踏遍山水有故乡。

这不禁让我又想起苏轼那首词“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

《绝对占有,相对自由》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想把你收集
泡你在福尔马林盯着你意淫
下半生的每个夜里
夜里你湿润赤裸
你眼睛
吞了我

所有爱你的人都只为了和你上床,而我不一样,沙发也行,地板也行。

有时你像是阿斯匹林治愈我的病,有时你更像是福尔马林,我都死了,你还浸没在我身体的每一寸地方。

这首歌极端吗?当然,甚至有些变态。可是爱一个人不就是无限地占有吗?占有他的灵魂,占有他的肉身,占有他的所有。

《如也》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残缺的虚伪的好的坏的
不分场合在装着深刻
遗留的曾经的活的死的
不分轻重缠着我折磨我贪得
真挚的荒唐的你的我的

佛说: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这首歌才气斐然,却始终逃不开贪、嗔、痴三个字,我们芸芸众生总要经历各种痛苦,生老病死、求而不得、爱恨离别……

一切都在燃烧。眼睛和所有感官都在燃烧,燃着爱恨情仇与虚妄之火;点燃着火的是生、老和死亡,是悲苦和悲叹,是哀伤,苦难和绝望。

人心被爱欲贪婪撑得很大,所以悲苦是人间常态。

《正趣果上果》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人生在世三万天
趣果有间孤独无解
苦练含笑半步癫
那我去给你煮碗面
心怀啮雪大志愿

这是莉莉安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关于它的歌名 “正趣果上果” 出自梁武帝 《游钟山大爱敬寺诗》整句是:正趣果上果,归依天中天 (萧衍痴迷佛法)。

通篇看来,典故非常多,如果不懂国学的话就很难理解这首歌。它大致说的是失意文青抱怨仕途不顺和生活的恼人,一切都不如看破来的洒脱,才气凌厉,也有自由风趣的感觉,余意不尽。

她是鬼魅的罂粟花,用一杯冷冽妖冶的毒酒终结了小清新

陈粒自由不羁,孤傲疯狂的个性都赤裸裸地在音乐中透露出来了,她不跟随大音乐时代的潮流,摧毁了民谣与小清新捆绑的绳索,她只书写着自己的历史,下笔成歌。

不能说她有多好,不过我要是个男人,我肯定娶她。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从高中起就梦想当艺人的他,用10年苦练惊艳了《以团之名》!

音乐猛料

参加《歌手》被退赛又惨遭“封杀”,时隔两年他终于要回来了?

音乐猛料

蔡徐坤前队友参加选秀也C位出道,可我明明记得他被淘汰了…

莉莉安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72
阅读量
29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