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乐评之超载:摇滚的浪漫骑士

精品乐评之超载:摇滚的浪漫骑士

如今,中国的摇滚乐队越来越多,要说这态势像是雨后春笋,那也一点不夸张。如果要我评出其中最优秀的十支,超载绝对榜上有名。进入乐坛二十余年以来…

如今,中国的摇滚乐队越来越多,要说这态势像是雨后春笋,那也一点不夸张。如果要我评出其中最优秀的十支,超载绝对榜上有名。进入乐坛二十余年以来,超载就像一棵常青树,丝毫没有老去的迹象,至今仍在广大摇迷心目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要将超载的音乐风格归类,恐怕能摊开一堆标签:金属、英伦、雷鬼、朋克、电子……估计某些口味偏重的摇迷们,会死抱住重金属不放,以此作为标尺,来否定其他风格所具有的摇滚特性。这样恐怕不太好,对于摇迷们来说,损失的是所能吸收的艺术视野;而对于音乐人来说,如果也秉持这种心态,损失的就是自己所能开拓的艺术园地的广度和深度。超载的风格很多样化,这很好,这虽是增加了乐评人阐释的难度,但却能激发起更丰富的回响。

与听其他一些乐队的专辑听得散有所不同,我听超载听得比较系统,就是从他们魔岩时期的同名专辑《超载》(1996年)开始听的。接下来接触的就是滚石时期的《魔幻蓝天》(1999年),然后理所当然便是《生命是一次奇遇》(2002年)、《生命之诗》(2006年)以及《祖先的阴影》等零散的单曲。

(长发时期。好像在那个年代,摇滚音乐人们都有一种做长发狮王的节奏。这种发型,是不是与当年蓬勃的理想主义分不开呢?)

早期的超载,给人一种“狂飙突进”的感觉。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金属席卷中国大陆摇滚的时候,摇滚音乐人们都免不了长发飘飘、愤怒燃烧。这个时期的超载也不例外,通过音乐,他们建立了一种“破碎的残酷”的美学风格,与死亡金属貌似有着渊源联系。主唱高旗近乎绝望地嚎叫着“抖抖毛,修修我的窝,等待那最后埋葬我的烈火”(《荒原困兽》)、“我知道我在欺骗你,我仍然孤立无依,我无法跨越你我的距离”(《距离》)、“风吹过,我无法再退缩。你曾是我唯一的爱,失去后才知悲哀”(《梦缠绕的时候》)。从这个时候起,年轻的超载已经在关注“人的存在”这一存在主义的重要命题。内心强烈的冲突、撞击在激烈的音乐样式包裹下,以裸露的、咆哮的、坚硬的、黑死的形态呈现出来。正如《九片棱角的回忆》里所唱:“经过那个陌生的高台前面,我已忘记证明我的勇气;当在空中高高飞翔的世界里,我已明白存在的意义”,超载以音乐表现了现代人的生存悖论与无法逃脱的人生困境。这使得他们的音乐从一开始便充满了严肃的哲学思考,不同于一些乐队单纯地追求音乐上的快感,人生哲学这一立足点是决定他们能成为一流乐队的一个重要因素。

早在第一张专辑《超载》发行之前,超载乐队已经历经了五年的打磨。这期间,他们创作了《梦缠绕的时候》等歌曲,参加过不少现场演出,拍摄过电影《头发乱了》(管虎执导,1994年),积累了丰富的生活阅历与艺术经验。《超载》的产生,已站在比别人更高的位置上,有登高望远之势。原来中国摇滚还可以这样——赤裸而激愤的社会抗议在90年代逐渐隐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音乐人更加关注自身,追求“人”的觉醒,试图处理好个人与世界的关系。《超载》是一张穿着重金属礼服的唱片,它撕扯、震撼、大气、瑰丽,给人的视听以彻底的洗礼。其实在这张唱片里,超载乐队之后的转型已悄然隐现——如果说,这是一张关乎“人的存在”命题的唱片,那么,人文关怀便是它的核心。这种强烈的人文关怀,在接下来的《魔幻蓝天》这张专辑中,演化为了更为浪漫的人文情怀。

从第二张专辑《魔幻蓝天》开始,超载的音乐多了不少温情。他们令人心动地演绎情歌、沉静地思索,得出了云淡风轻、世界美好、生命可贵的结论。同名歌曲《魔幻蓝天》非常激荡、振奋、恢宏、壮丽。卸下金属的妆容,洗去铅华,《魔幻蓝天》像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孩子,在一片湛蓝的天空下欢快地奔跑着,他的奔跑永无止境,指向远方:“童话的结尾人们永远相亲相爱……继续期待,高山背后无边的大海;荡尽尘埃,幸福仍然列队在等待,我们的到来。”歌曲那段轰轰烈烈的结尾,包含着升华了的生命体悟,融合了苦涩、辛酸、纯真、坚持、乐观、热爱、向往,让人无限感怀,有着非同寻常的艺术感染力。这样的超载,似乎更为本色,他们原是对生命怀有热爱的,哪怕艰难,哪怕曾经疑惑。他们的抒情从未消失,他们的浪漫可见一斑。

这张专辑中另一首独具特色的歌曲,莫过于是《快乐吗》。《快乐吗》从《魔幻蓝天》的亢奋情绪中走了出来,变得悠远、温和,字里行间飞翔着自如的禅意:“暮鼓晨钟、霜飞惊鸿、缘起缘空,谁会再相逢”,在淡淡的忧郁中,对人生的领悟却又多了份超然的态度:“知道我心中,已学会宽容……享受我生命深处的从容”。超载像是为眉头紧锁的生命耐心地描完眉,从此后,生命不再颦颦戚然,她展开了笑靥,变得成熟、宽阔、淡然、玄妙。而《私奔》与《不要告别》,则是天真烂漫的情歌,意气风发,情深意浓——超载越来越有儿童的态度,他们所呼唤的就像是孩子的愿望。明代思想家李贽曾说过:“夫童心者,真心也……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超载正是怀有童心的真人,他们的浪漫中有着不可抗拒的天然风度,他们坚持求真、求善、求美,这对艺术而言,尤为可贵。

(蓝色,是童话的背景。你们心里藏着童话吗?如果是,表情为何又这么冷酷,在装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张专辑《生命是一次奇遇》,延续了超载浪漫抒情的风格,创造了一个更为多姿多彩的情感世界;第四张专辑《生命之诗》中收录了不少以前的曲目,经过重新演绎,更为圆熟的技艺与更为丰富的音乐元素,都凝结在超载对生命的更深层次的感悟中。

回顾超载所走过的路,不得不提到他们超强的阵容。主唱兼吉他手高旗,是超载乐队的灵魂人物。高旗出生于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亲均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父亲是合唱团的指挥,母亲现任教于美国国家影艺学院。在良好的家庭氛围熏陶下,高旗自年少起便接触了大量的西洋音乐及文学作品,在走上摇滚的道路前,他就有过多年的诗歌散文的写作经验。这些积累,对于他的音乐——特别是歌词与思想内涵,都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可以说,没有精彩优美的歌词,超载的音乐质量要打一半的折扣。乐队的主音吉他手李延亮,被誉为中国内地的“首席吉他”,没有他,超载歌曲中的solo便会变得干瘪、失去灵魂。李延亮炉火纯青的吉他技术,也是决定超载的音乐质量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鼓手刁磊,是公认的偶像鼓王;贝司手刘文泰与低音吉他欧洋,也在业内享有极高的声誉。此外,赵牧阳、张炬、王孝冬等都曾加入超载的阵容,为这支乐队的发展作出过贡献。这样的一个阵容搭配,注定了超载的起点更高,它的光芒难掩,必定会星芒四射。

(生命是一次奇遇,超载已用音乐向我们证明了这种奇遇。)

说了这么多,要真正领悟超载的魅力,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他们的音乐。我一直认为,上乘的音乐是精湛技艺与高尚灵魂的统一体。一部音乐作品,不管是技艺欠佳还是思想贫乏,都将使它被排除在经典的门外。对摇滚乐而言亦是如此。摇滚乐的审美价值与时代意义,都建立在“技艺”与“灵魂”的基础之上。作为一支摇滚乐队,超载在寻求技术突破的同时,所表现出的强烈的人文关怀,以及他们所能达到的人文深度,都彰显了艺术的价值与意义。真正动人的艺术,绝对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超载让我看到了中国摇滚的希望。

摇滚在中国经过了近三十年的发展,由于其边缘化与小众化的特征,不少摇迷沮丧地呼喊“中国摇滚死了”。其实,将这三十年的时间放在历史长河中来看,它甚至微小得难以计量。中国摇滚面临的一切挫折与问题,都只不过是这种艺术形式在新生时期所必经的磨难。站在二十一世纪的起点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摇滚是一场启蒙革命,它必须从改变一小部分人开始做起。我相信中国摇滚会继续成熟,会改变越来越多的人,使他们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超载赋予摇滚以浪漫,浪漫又为他们的音乐增添力量。我希望中国能有更多的超载,就像唐朝乐队的《浪漫骑士》所唱,他们是一群大情怀的摇滚骑士,恪守不可磨灭的浪漫主义理想,用尽他们的所有,带给这世界无限的力量。《陈胜吴广》中唱道“挺起我沉重的胸膛,选择这唯一的篇章”,这群摇滚骑士正是这样,纵然深知路漫漫而修远兮,他们也会毫不迟疑地,将时代的担子勇敢地扛在自己肩上。

——作者:杨碧薇,诗人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蔡徐坤粉丝官宣退出微博打榜,“流量大战”之后大家都清醒了

有话直说

周杰伦夕阳红粉丝:我们想赢很容易,关键还要赢的优雅

有话直说

周杰伦粉丝疯狂围攻罗永浩:这不是声援,是抹黑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52
阅读量
48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