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和李志的爱恨情仇(三)

那些年,我和李志的爱恨情仇(三)

也许前两篇的爱恨情仇的确给有的人带去了些许微不足道的乐趣,也许让很多人痛斥什么玩意儿,有很多人认为不应该这样消费李志,更有甚者说什么炒作。…

也许前两篇的爱恨情仇的确给有的人带去了些许微不足道的乐趣,也许让很多人痛斥什么玩意儿,有很多人认为不应该这样消费李志,更有甚者说什么炒作。我不会去做有关好坏的辩解,因为那是无力的,无趣的,也是无意义的。真正的意义是,在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异常清晰而坚定地告诉自己,我想要分享,分享李志可爱的一面,当然最终,我一定会回归李志这个可爱的音乐人以及他可爱的音乐。

15年前,李志放弃做一个让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多少人挤破头却考不上的的东南大学,退学了。和很多的北漂一样,带着填不饱肚子的梦想和只有自己欣赏的才华,只身来到北京。然而北京的风试图吹面他的理想,生活的窘困也屡屡浇灭了他的热血,数次碰壁后,李志最终又回到了南京。开始了一场在他内心躁动已久的被禁忌的游戏。

李志一直在期待,有一天他能够不再被束缚去肆意地进行一场不再被禁忌的游戏。而现在,这一天,已经到了。

lizhi

从一个东拼西凑5000块录制第一张唱片,到3300张门票在10分钟内被抢空,这个曾经稚拙的逼哥,如今已变得成熟。年复一年的跨年演唱会,灯光视频变得越来越炫,编曲变得越来越精致大气,门票卖的越来越好,关注的人越来越多。而最让我们欣喜的不是这颗执拗的石头俨然已经变成了一颗闪闪发光的金子,而是他依然又臭又硬。

有人说李志根本不会唱歌,声音黯哑干涩,又没有任何的技巧。是的,李志的确不会唱歌,他擅长的是讲故事。它能够将每一个字都讲到你心里。而李志的声音,就像是梅雨季节,潮湿的阁楼里氤氲着水汽的老化的木地板上,撒下的一捧干燥的沙。极细小却又如此强烈的颗粒感,一颗一颗摩挲在你心上,一粒一粒几乎微不可辨,但又如此真实地存在。

微博上犀利的点评,任性的回复,着实让人觉得这人什么玩意儿。其实李志有时候就是一个满嘴南京脏话的臭屌丝,而更多的时候却唱着一句句直戳你心窝的情话。差异巨大,却同样真实,让人喜爱。

现在的李志,被越来越多文艺青年当做一个标志,用来标榜自己独特品味。甚至慢慢的,这种口味已经变得不再独特,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就像有人说,李志变了。以前像一幅就挂在你家客厅的粗线条的画,虽然是地摊上的廉价货,但却和整个房间融合的很好。如今,李志的作品变得精致了起来,从廉价品变成了艺术品。这是事实,也许让某些老歌迷感到失望,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苹果都出大屏智能手机了,大家干嘛还要怀恋塞班时代的诺基亚呢?这话不无道理,但是无论是寥寥数笔还是反复涂抹,都饱含着一个画家的信仰与爱。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选择更好的方式去感受这种信仰与爱呢?

除了在音乐上的执着,李志也一直在坚持对独立音乐生存方式的探索。自由下载,自由定价,版权保护。这个舞台上时而中了魔怔似的乱舞,时而情到深处泪流满面的胖子,除了可爱,突然又变得让人敬佩。

111

在《摇滚南京》中李志也表达了自己的苦恼,他说歌词现在是最大的痛苦,让人头疼。一是因为词汇量和语言深度到了一个瓶颈,而是愈加难以描述自己脑子里的想法。也许,再会写歌的人也会有一天唱不出新词。但是一个愿意用心去讲故事的人,永远都不会词穷。

那些年,我和李志的爱恨情仇(三)

长了又短的头发,燃了又灭的香烟,

减了又长的赘肉,时间匆匆向来不辱使命。

那些为眼前而苟且的人,总会被现实压垮。

而心有信仰的人,只需点上一支烟,抱起一把吉他,

便拥有了诗和远方。

(这篇结束没有像以前那样说未完待续,未完也tm的不待续了。)
——本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摇滚客(rockerfm.com)。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台湾音乐教父75岁还登台,两鬓斑白演一次哭一次

有话直说

郭德纲:过去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有话直说

看了《乐夏》第二季参赛名单,我觉得冠军就是他们了

潇 潇

微博:@喂薄一潇在哪

文章数
376
阅读量
11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