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望着北方

如果把南方比作粉黛微施的女子,那么西北便是赤着胳膊的汉子。那里的音乐“干”的只剩下最真实的东西,一切的虚假就和水一样早已蒸发殆尽。其中野孩子…

如果把南方比作粉黛微施的女子,那么西北便是赤着胳膊的汉子。那里的音乐“干”的只剩下最真实的东西,一切的虚假就和水一样早已蒸发殆尽。其中野孩子乐队一直让我对祖国的大西北保持着强烈的向往:凌冽的风,翻滚的黄河水,高亢的信天游,以及那一望无际的黄土地。

听到这首歌,我会想到大西北纯净的空气和抬起头来看到的满天星辰。听完这首歌,我脑海中的世界会变得更加广阔,连呼吸似乎都能更舒畅。

只有听完这首歌,你才能明白西北音乐人音乐里的深沉。

歌中现场的掌声、清澈的木吉他、小索忧伤的歌声,歌中有一个又一个的“我”,看到“我”走过村庄走过山岗走过城市走过生活,耳中传来了一声声悠扬的手风琴。简单的呼吸,承载起这么多的悲伤。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台湾音乐教父75岁还登台,两鬓斑白演一次哭一次

有话直说

郭德纲:过去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有话直说

看了《乐夏》第二季参赛名单,我觉得冠军就是他们了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71
阅读量
498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