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花

在每一段失去的温柔里,我们都是一大片盛开着的花,你在这头望,我在那头等待;在每一首失去的歌谣里,我们都是彼此心底最清澈湖,你沉睡在湖底,我…

在每一段失去的温柔里,我们都是一大片盛开着的花,你在这头望,我在那头等待;在每一首失去的歌谣里,我们都是彼此心底最清澈湖,你沉睡在湖底,我漂浮成白云。而现在,在每一场孤独的梦里,我们都像一粒沙,你在你的撒哈拉,我在我的塔克拉玛干。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地球上有群喜欢拿蜥蜴下酒的狠人,他们说这玩意比吃小龙虾过瘾…

有话直说

这个职业生涯都在监狱度过的天才Rapper,连侃爷都抢着找他合作...

有话直说

东南亚人发明的“蝎子粉香烟”,让你明白什么叫一根嗨三天...

草帽洛克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8
阅读量
19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