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明星回顾:我心目中的约翰-列侬

众明星回顾:我心目中的约翰-列侬

1、Keith Richards (The Rolling Stones乐队吉他手) 他是个有趣的家伙,每个人都会对他一见倾心。甲壳虫乐队是一支伟大的乐队,但列侬永远是个有主…

1、Keith Richards (The Rolling Stones乐队吉他手)
他是个有趣的家伙,每个人都会对他一见倾心。甲壳虫乐队是一支伟大的乐队,但列侬永远是个有主见的我行我素的人。我俩处得非常融洽。我们并不经常互相去看望对方,但他是那种会突然在你旅馆房中出现给你一个惊喜的人。一般而言,他来找我总是想和我一起去参加什么Party,而不是要和我讨论什么音乐上或者哲学上的问题,尽管我们时常最终还是因为这些问题争论起来。我喜欢列侬的个性。我们俩有时会抄起吉他就下楼去在街上大声弹唱。在空闲的时间,我们也会坐下来讨论一下世界和平的局势,我们俩有时也会互相影响。
他死的时候我父亲刚刚去世,我真的很难过,但现在我对死亡已经比较坦然了。在列侬死以前我似乎感觉到他在朝我做鬼脸,现在该是我朝他做个鬼脸的时候了。

2、Don Henley(The Eagles乐队灵魂人物)

我刚开始学唱歌时,列侬是我效仿的对象之一。当我们在小伙伴的房间里选拔乐队主唱时,我唱了一首由列侬主唱的“甲壳虫”的歌。他的音质有一种独特的魅力,直到现在对我还有很深的影响。还有他那诗一般的歌词,他的幽默感和他的孩子气。1995年我结婚那天就对妻子唱了那首“In My Life”(一生守候)。列侬被杀噩耗传来时我正在家中看电视。以后的几个月对我来说都是阴暗的,心中充满着无可名状的失落甚至恐惧。列侬就象是你家庭中不可分割的一员。
用列侬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个“工人阶层的英雄”。我最喜欢他那首“Imagine”的歌词,如果你仔细想想,有些词句确实容易引起争议。他甚至对宗教都提出了质疑:”Imagine there’s no heaven/It’s easy if you try/No hell below us……”这首歌其实是对宗教本身所引起的战争和冲突提出了质问。

3、Steven Tyler(Aerosmith乐队主唱)

在听到了列侬被杀的噩耗时,我几乎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觉得自己的一部分也随他而去了。我也非常愤怒——这种愤怒甚至持续了很多年。我大哭了一场,如果不这样的话,我真的会憋死的。
小时候我总是跑到格林威治村去,梦想着在那里撞上“甲壳虫”或“滚石”乐队的成员,当然我从没有如愿,但我总觉得我是认识他的。“甲壳虫”教会了我们飞翔,而列侬教会了我们凌空飞降。所有的词曲作者都想深入接触人的灵魂和精神,改变一切。天哪,我想只有列侬和“甲壳虫”做到了这一点。

4、Sting(英国歌手/词曲作者)

我当时和Police在迈阿密演出,大概10:15结束。人们告诉我列侬被谋杀了,我的反应和任何人都一样,那就是说什么也不敢相信,感到惊讶和恐惧。他死了以后英国的整个景观都改变了。就像一座山突然倒塌了,或是一条河突然干涸了。“甲壳虫”乐队对我整个成长过程影响巨大。他们都生在英国的工业城市,是工人家庭的孩子;他们自己写歌,征服了世界——这是所有英国孩子的梦想。我们都怀念他。

5、Noel Gallagher(Oasis乐队灵魂人物)

我正在曼彻斯特的家中听一场足球比赛的现场报道,他们突然跑进来告诉我列侬被谋杀了。整个客厅突然就安静了,真的。尤其是我妈妈,她在60年代正好是青春年少,疯狂迷恋着“甲壳虫”乐队。列侬的死对她的影响比对我要厉害得多。因为那时我只有13岁。直到我仔细研究了《白色》专辑后,我才了解列侬生命的意义。然后我就想:“见鬼,这家伙已经不在人世了。”当然,我认为他对我全部的意义还是在他的音乐上。我对他的政治立场和同“甲壳虫”其他成员的关系不感兴趣。他的音乐是永恒的,无法逾越的。如果没有列侬,我想麦卡特尼直到乐队解散的那天也写不出“Yesterday”。如果你想追溯伦敦现在走红的那些乐团的音乐源头,象the Chemical Brothers或Prodigy,你会发现他们的源头就是那首“Tomorrow Never Knows”。1966年列侬写了那首歌。也许他仍引领着时代的潮流,尽管他已经死了20年了。

6、Shirley Manson(Garbage乐队主唱)

得到列侬死讯时我14岁,那天正在学校里上第一节课,因为有很多同学和我一样都非常喜欢“甲壳虫”,所以大家就抱在一起哭,每个人都不能忘记他的魅力和幽默,他的智慧和品格。他具备一个优秀的摇滚艺人所应具备的一切。
我这辈子做过的最难忘的一个梦就是在飞机上和列侬坐在一起,那时我是他的妻子。但仅仅如此,梦里没有更多的东西了,只能听见飞机隆隆作响。我什么都没说,但我可以感觉到和他心灵相通。所以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7、Billy Corgan(前Smashing Pumpkins乐队主唱)

得到噩耗时我只有13岁,还是个乡下孩子。我记得把这个消息告诉继母时,她惊呆了。我知道她很难过。我也哭了,因为我的确非常喜欢他的歌。作为一个摇滚明星,你总是时时刻刻生活在危险之中,你的一举一动都受人关注。杀了他所引起的轰动就象杀了一个国王。在这之后人们失去了某种纯真。
列侬和洋子的事曾成为人们注目的焦点,现在又被人认为是行为艺术。但他毕竟是第一个敢以流行艺人的身份站出来呼吁和平的人。洋子也是这行为艺术的一部分。也许一、二百年之后人们会重新认识到列侬的价值。他其实在很多方面牺牲了自我,被嘲弄、挖苦,自己的妻子也被人攻击。不过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还在坚持。他向世人证实了活到老,摇到老是一件很酷的事。

8、Sinead O’Connor(爱尔兰女歌手/词曲作者)

那天是我12岁的生日,正在回家的路上。我想那时我还小,并不足以认识到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而我这个人本身就从来没有把死亡当一回事。这只是一扇门打开了,你身边的某个人走了进去,再也不回来了。列侬本人有一种挑衅的气质,他很勇敢,又很脆弱,他能很勇敢地展示自己的脆弱。我猜他会喜欢现在的说唱乐,因为你可以从说唱乐中听到他的精神。人们低估了他的音乐和他的公众行为的影响力。这一切都影响着说唱乐,还有象我这样大嘴巴的爱尔兰歌手。他是很性感的,他很精彩很灿烂也很性感。

9、Joe Strummer(The Clash乐队吉他手)

我记不清是在哪里看到这个消息的了,但那确实让我震惊。“甲壳虫”乐队是英国第一支代表劳工阶层的乐队,在战争和所有理性的思考之后,他们站出来说了许多真话,并不仅仅是用艺术的语言歌唱着自己的情感。很明显列侬是特别的,如果他不是生在那个年代,也许很多东西就不一样了。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为那些封闭的人们打开了一扇窗,窗外的景色也许是他们做梦都没有见过的。而现在的公众仍然在把艺人们同当初的“甲壳虫”作比较。

10、Art Garfunkel(前Simon&Garfunkel组合成员)

记得列侬死的那天,我在迈阿密Criteria录音棚录音,制作我的《Scissors Cut》专辑。我正在录声音的部分,一个技术人员突然走进来说有个可怕的消息:列侬被人谋杀了。我走进了控制室,对工作人员们说:“对不起,恐怕我今晚无法再工作了,我都不想说话了——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和列侬有些交往,记得有一次在达科他州,他把我拉到他的卧室,说想了解我和Paul Simon合作创作的情况,因为当时Paul想同他合作出一张专辑。我有点不知所措。也许是他太出名了,所以行事谨慎。但无论如何,他本身就象是一张热销的专辑。于是我想自己的建议不应该带私人恩怨的色彩。我建议列侬去试试。当然他最终还是没有和Paul合作。

——文章来自于网络

评论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52
阅读量
487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