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辆红色的列车

第一次听到PK14的这首歌时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仿佛胸口的鲜血已然凝结。生命的意味早已脱离了自我本身,他是一种不受意识控制的宿命的形态。我们都…

第一次听到PK14的这首歌时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仿佛胸口的鲜血已然凝结。生命的意味早已脱离了自我本身,他是一种不受意识控制的宿命的形态。我们都像是处在不停奔跑中的马拉松选手,只有沿着既定的跑道四处张望以及对有限空间想象的权利。于是我们报以呐喊以及热血反抗,从而获得生命真正意义的存在。

评论

草帽洛克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8
阅读量
2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