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乐评之张佺《远行》

精品乐评之张佺《远行》

——有一天我丢失了粮食都说不能这样过下去,回头找不到走过的脚印。谁还能跟我走。有人坐在河边总是说回来吧回来,可是冷风抽打在身体和心上啊。远行…

——有一天我丢失了粮食都说不能这样过下去,回头找不到走过的脚印。谁还能跟我走。有人坐在河边总是说回来吧回来,可是冷风抽打在身体和心上啊。远行吧,远行!
不想把张佺和野孩子联系在一起说,毕竟这是一张2006年张佺本人在云南丽江束河的个人录音。因为在没听张佺的这张录音之前,我一直在听张玮玮和郭龙的那张《你等着我回来》,从张玮玮的欢快轻松中若是一下子转到张佺那压抑干燥操蛋的冬不拉上,“听者或许会有点想死”(朋友语)。我之前一直以为张佺就是一把吉他加一只口琴,后来看到一些照片,才知道这种干燥操蛋的声音不是吉他发出的,而是冬不拉。不了解冬不拉,但是干燥操蛋的声音的确就如西北的冬天一般,可能这也是这种乐器名称的一种由来吧:冬天别拉,否则叫人听着想死。

从张佺的第一首纯乐曲《不靠》开始,就以那标志性不断重复重复的冬不拉声,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口琴声让人眼前一亮。随之而来的是改编自兰州民歌的《早知道》,略显颓废的吟唱倒出的却不是狗屁青春操蛋理想见鬼人生,而是生活里一些平凡体会:“早知道黄河的水呀干了 修他妈的那个铁桥了是做啥呢 早知道河沿上的人呀走了 唱他妈的那个歌儿了是做啥呢 早知道黄河的水呀干了 吹他妈的那个羊皮了是做啥呢 早知道尕妹妹的心呀变了 谈他妈的那个恋爱了是做啥呢 ”
张佺的声音和演唱功力应该是国内地下民谣乐队里数一数二的,单纯用一把冬不拉和口琴一个人撑起一个小型现场录音,这其中,张佺的那种决绝淡定不温不火的声音是个关键。比如第三首的《眼望着北方》,张玮玮和郭龙翻唱这首周旭东写的歌时,在质量上远远不及张佺对这首歌的理解。似乎国内优秀的民谣乐队在作词上要么不讲究,写得很生活很流氓,要么就很认真,写的很诗很海子,比如张佺自己的歌《远行》和《黄河谣》。尤其是《远行》,那随口诉说的:“有人坐在河边,总是说,回来吧,回来。可是北风抽打在身上和心上啊,远行吧,远行。 ”在冬不拉和口琴的配合下,让人从心底里生出些许悲凉与痛苦,看似莫名,却着实这般,也许那动人的吟唱与低诵在琴声中勾起人的许多回忆,诚如《黄河谣》,野孩子的代表作之一,歌者以身体力行的徒步创作书写着自己对音乐对土地的热爱。民谣的核心或许也正在此于:将音乐深扎在自己脚下的土地上。之后的一些歌也多数改编自各地的民歌,这其中,改编自日本的民歌《四季歌》被张佺演绎的着实地道,也许在西北这帮汉子手里,任何民谣都可以被他们弹奏的十分干燥而决绝。

张佺的这张录音,不适合多听,听多了,难受。好的音乐正是如此这般:听坏你的心情,听好你的心灵…

——作者:逼人太甚,2009年3月

附《远行》曲目

1.不靠(曲/张佺)
2.早知道(兰州民歌 词曲改编/张佺)
3.眼望着北方(词曲/周旭东)
4.远行(词曲/张佺)
5.黄河谣(词曲/张佺)
6.英格兰舞曲(改编/张佺)
7.刮地风(甘肃民歌 词曲改编/张佺)
8.四季歌(日本民歌)
9.你可知道(词曲/张佺)
10.生活在地下(词曲/张佺)
11.小马过河(曲/小索)
12.游击队之歌(意大利民歌)

评论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52
阅读量
487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