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乐队:全民娱乐时代,摇滚乐的精英之道

有话直说 唐朝乐队:全民娱乐时代,摇滚乐的精英之道

唐朝乐队2013年11月19日发行专辑《芒刺》,专辑名取自“芒刺在背”之意,文案介绍这张新作为:“除了反映乐队在蛰伏期间的个体感受,也映射着每一个现代…

唐朝乐队2013年11月19日发行专辑《芒刺》,专辑名取自“芒刺在背”之意,文案介绍这张新作为:“除了反映乐队在蛰伏期间的个体感受,也映射着每一个现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本文记述了2013年的唐朝乐队对音乐环境、唱片公司、制作人和永不休止的商业,这些一直困扰他们的问题的见解,同时,老炮们也发表了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汽车音乐和《芒刺》
在这样一个音乐环境全面MP3化、一台电脑一个手机就能听音乐的年代,唐朝乐队发现对于大众而言,在汽车内是最适合听音乐的环境,一个小空间,沙发座,品质有保障的音响。
“为什么要做master(母带)? master的来历就是汽车音响上用。所以它音乐的结构进步就是从那过来的。”主唱丁武如是说。
之所以要做一张“汽车音乐”摇滚专辑,“因为现代人听音乐,基本上都是在上班时听”,在丁武看来,现在每个人的精神压力都很大,往往没办法专注去听完一张专辑,也就只好退一步选择一边开车一边听歌这样的方式。为此,在专辑上也会顺应这样的趋势,比如在歌曲的顺序编排上,在歌曲的长短方面下一番功夫,“不再是一首歌5分钟,固定死了。”这张新专辑会考虑到如何在车内这样的环境,让你能够一整张听下来,所以,“可能三四首歌以后,会有一个比较慢的歌,非常短的,一分钟两分钟,一个休息的过程,让你整个贯穿下来,听下来它是有一个结构的。”丁武管这叫“艺术金属”,就是“并不是泛泛的,非常市场化的,外国人的音乐是什么样,大家都喜欢听什么样的音乐就怎么样做。”

精英之谈
Q:摇滚乐本身就不是一个精英的东西?
丁武:嗯……当然在制作方面啊……
赵年:这个社会往前发展,一定就是少数精英推动的,而不是大众推动的!社会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努力想要做这样的事情。大部分那些垃圾的音乐,真正推动社会的绝对不是这些。
Q:性手枪就不是精英啊?
赵年:性手枪不是吗你觉得?
Q:性手枪就是街头的,一群流氓痞子……
赵年:(惊了)你还是偏见了吧?那些不是精英,它能够率领着那个行业的音乐吗?
顾忠:滚石是一帮痞子呵呵呵。
丁武:它代表的是一种文化。
赵年:你看到的是一种现象,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是那种方式。
丁武:而且那种生活方式也是经过包装的,它美国需要那样的文化。当时的朋克需要那样的一种文化。
顾忠:它有那个朋克首先它有那个越战,有那个垮掉的一代,才会出现那种音乐。对吧,它反这个反那个,不要传统。不一样。
赵年:说起朋克鼻祖来,那Sex Pistols算是一个人物对吧,不是精英吗?领导那个类型的音乐他们是最早的。
丁武:他们也是受David Bowie啊那些朋克的影响,它有那个文化在那。
顾忠:对,顺理成章。
丁武:我说的精英其实是指技术和制作方面,做事的认真度上。是不是受环境的影响。那么现在这样的精英没有,好的录音师,好的制作人,对吧,没有。

商业化的纠葛
从10多年前《演义》那张专辑开始,乐队就开始发现在制作这方面存在的问题,而《浪漫骑士》之后,他们改变了原先的策略。丁武觉得与其临时找一个制作人合作,跟乐队一两个月,“当作一个活儿”来做,还不如自己静下心来,慢慢去学习制作等相关方面的知识。《芒刺》便是由其担任制作人,“包括录音、前期准备、后期,所有的音色……用什么样的线,用什么样的音箱,我们可以完全把控好。”
他举例,“比如陈磊他自己做的话,可以在自己家里,夜里3点起来我想录,可以录啊,录不好我再录。我可以录好几天。”
而为了创作一张全新的作品,从《演义》后,乐队便把创作搁置下来,和黑豹面临的问题一样,他们发现没有一家唱片公司可以拢得住他们了。彼时,唱片产业一路直下,唱片公司难以为继,这就使得它没法给乐队请到一个好的制作人。况且,在乐队看来,即使有一个好的制作人,这个制作人也是临时合作,并不像乐队那样互相形成了默契。丁武对中国乐手花大价钱邀请国外知名制作人的看法是:“我并不迷信找老外啊,砸钱去做音乐,会做得好。因为外国人有他的思维方式,再有一个,他和你交流起来,他没有那么深切。他不理解你的音乐是什么,他只是当一个工作去做。在60天之内,把你这张专辑做下来完了就完了。但这张专辑是不是你想要的,他不管。”
问题不仅仅出在和制作人“不熟”这点上,由唱片公司聘请制作人,乐队认为这样很可能就干涉到了作品的独立性。提到这些,同样是画家身份的丁武有一套“艺术家式”的说辞,他举例拍电影:“其实就是一个艺术家,和制作人,包括市场,艺术家是一个妥协的过程,是个萎缩的过程。它原来很膨胀,是个好东西。最后萎缩成一个扭曲的东西,拿出来了,放到市场。放在市场基本都是扭曲的,其实最原始的部分是最好的,为什么要自己做,就是不让它扭曲。”
“可是也有跟商业结合得特别好的啊?”
“所以说这个就是一个你自己调剂的过程,包括导演也好,导演跟编剧最后做出一个电影,为什么大家都说不好。但原来剧本写得非常好,它得扭曲啊,(赵年:妥协啊)它得放弃啊。投资方人家是投资的,人家啵——!给你加一个这演员,这得改……最后出来就是一个扭曲的东西,特别简单,但尽量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最好。我们这里面的故事,就是我们几个人讨论,尽量不跟外面的人接触,不让人参与我们的作品。因为如果你跟公司、跟制作人合作,制作人就起到这么一个作用。”
相比较国内尚未成型的音乐产业,丁武觉得这跟国外还有一定的差距。他说虽然国外的唱片业同样萧条,破产,幕后制作人转行去开饭店了,但等他老了,想回来继续自己的音乐事业,还可以把过去倒卖出去的这批模拟设备买回来。“这些老先生们对整个社会的态度,包括乐队,包括周边的,都衔接得非常好。”而对于国内从业者来说,他们完全没有这些可以二手倒卖的“家当”,完全是白手起家的状态:一个音乐从业者想静下来摸索,但那些好的设备他买不起,得去找公司做东家,结果“公司让你录什么,你就录什么。这个乐队派给你了……他哪有时间去研究啊,最后只能随波逐流。”
不过相比以前,丁武觉得整体大环境好多了,乐队经常出入的那家排练房,“10年前还没有人修琴,现在我们排练底下就有一个修琴的师傅。”“这不就是精英吗?乐队搁这儿保养,可以给你修,不想要的乐器可以帮你委托,包括哪根线、焊点,是什么硒……这个就是精英的态度。”

丁武眼里的娱乐时代
“因为现在是一个娱乐时代,就是说,科技进步了,文化退步了,所谓文化退步了,并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文化退步,它这两者是融合一起的,如果融合不好就会退步。如果融合得好,其实新的科技可以带来新的文化,包括现在一些词语啊,都是新的文化,新的方式。但文化它一直扭曲,因为娱乐性太强。现在一看电视,随便打开一个网页,你看到的百分之八十都是娱乐和花边。我们为什么要做一支好的摇滚乐队?我们要赋予这个时代一些东西。我们有这个心态,才能做得更好。这种娱乐现象在国外几十年前也有,但他们的文化慢慢跟上了,融合得好了,就很健康了。中国现在是一个过渡期。等到融合得好了,也就好了嘛,这是一个过程。但一定要有人这样去做。”
“还有就是文化导向。特简单,你看国外,有high metal电视台,各种娱乐形式都有,一到中国这边是什么啊,外国的东西都是好的,中国自己的东西不给你上。包括我看的一些摇滚乐,很多电视台播的还是外国人。这个就是中国人本性,奴役性还是比较强,嗯,他就认为外国的东西好,中国的东西不好。”
本文来自《Q娱乐世界》

评论

蟹老板

Yeah,I Don't Rap

文章数
1048
阅读量
43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