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有话直说 “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2007年的雪山音乐节被称为中国音乐节发展历史上的里程碑。空前庞大的演出阵容、成熟而不乏激情的摇滚乐迷、国内首屈一指的灯光舞台音响、铺天盖地的…

2007年的雪山音乐节被称为中国音乐节发展历史上的里程碑。空前庞大的演出阵容、成熟而不乏激情的摇滚乐迷、国内首屈一指的灯光舞台音响、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报道以及有条不紊的组委工作,使得三天累计五万名歌迷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国庆节。

关于那一届雪山音乐节,当时有句口号叫“引摇滚入主流”。对于这个口号,谢天笑说:人总要生存,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且一直做下去,就得和市场结合。一味投资总不能老收不回来。

“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额,得了吧,以上文字全部来自某主流媒体的报道,那场音乐节确实使人印象深刻,但绝不是音乐节本身。

作为“自家主人”的云南本土“腰乐队”在音乐节前夕发布了一则退出本届音乐节的公开信,此举引起了滚圈以及外界的一片哗然。有人骂他们在用生命装逼,有人力挺腰,认为他们保住了摇滚主义者最后的颜面。而腰乐队在来年的开头随即出了一张新唱片,名字就叫《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其名称明显对“引摇滚入主流”这一口号有所指。看完下面的这一封公开信,也许你会明白许多。

“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腰乐队退出本届音乐节的公开信》

当我们面对主流,主流是大多数,我们因此摇滚;当腰面对诸多国内外著名 50就变成大多数,我们因此退出。

对于热衷于现代文化的任何人,我们清楚,大多数意味着什么?

我不要大家,所有人,全部人沉迷在这样的乐观里——要做中国摇滚的航舰,要带领中国摇滚乐进入主流。

我不要一团和气,我不要去帮县府打什么民族与现代的文化交流牌,我不要去骗人说摇滚精神在雪山飘扬。我们够大国了。

而腰只是以行动,算表个态:中国有那么个不爱扎堆不爱热闹不爱团结的小乐队。

崔健唱到:“……你和腐朽有着一样的风格,用谎言维护着平庸的欢乐,你怀抱着吉它视野开阔,寻找着新的情人搞Rock’n Roll……”

绝不争对或否定你们(包括任何组织者)的辛劳,没有你们出力做这些,中国的机会就会更少。现时我们更需要冷静和踏实,这一圈的行业水准已经糟糕什么样的境地,我不相信没有人看得出来。我无意危言,只希望自省,并拿出行动来。我们拒绝的是大家乐,是摇滚明星!当然对于一个乐队,这个压力和误会何其之大。

我很希望能有机会送给您腰年底将发表的新片,你能明白这种鸟乐队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是多么煞风景的事。

以上争对中国摇滚之怪现状。

对不起宋姐(编者注:音乐节某工作人员),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腰乐队 刘涛07年8月25日

“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写到这里故事还没完。当时音乐节还邀请了选秀冠军蒲巴甲参加,而他立刻成了舆论指责的焦点。外界更流传说,腰乐队的退赛就是因为蒲巴甲的参加。

对于外界的种种猜测,蒲巴甲的经纪人张小姐发表声明:“音乐无高低等级之分。目前中国摇滚乐的困境是越来越回到地下,这种孤芳自赏的姿态和‘摇滚纯种论’都是不利于摇滚乐发展的,摇滚乐应更具有包容性。”她还表示,蒲巴甲参加这次参加音乐节,不为名、不为利,却遭到非议,实在令人心寒。

之后腰乐队又发表了一篇《腰乐队新唱片炒作书暨再告好事者公开信》,否认退演针对的是蒲巴甲,“向小蒲表示遗憾”;但随后依然表达了对中国流行乐坛和摇滚乐的失望,“十年不变,音乐节年年搞”“要么拼命胡闹要么拼命低调”,坚持独善其身的态度。这一下,把“摇滚乐到底该不该主流”的话题再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腰乐队与蒲巴甲

以下为第二则公开信的全文。

《腰乐队新唱片炒作书暨再告好事者公开信》

近,有相关媒体因争相打压腰乐队雪山音乐节退演事件,竟无端硬指该乐队因为不满音乐节有蒲巴甲参演而退出。请试想,一个劣迹累累、顽冥成性的小乐队,怎么就瞄上了无辜藏人蒲巴甲呢?难道是觉得对方面相斯文,动起手来不吃亏么?有网友当即愤慨:这下流的腰乐队太不要脸,竟拿蒲巴甲炒自家!拿谁炒是炒,拿DL不是更炒?罢鸟罢鸟,蒲和腰都甚少人知(据我所知),这回双双走红雪山吧。诸位不用笑出声来,扪心自问,我也真不觉得甲竟比乙大到哪?看了两遍《蒲巴甲和腰乐队引发“摇滚主流论”风波蒲经纪人作出回应》,哭了一遍笑了一遍;这个在年度假新闻里也算够烂吧?烂得像吴宗宪在昆明烧烤摊打了库斯图里卡一样烂。

关键是,一杆本来直指中国摇滚的那个巴矛,被缺心的人儿,引向毫不知情的这个巴甲。是担心我们得罪了群众广泛的摇滚集体么?也罢,不得不说,就索性说到底去,既然大家都喜欢躺着说话!

先向小蒲表示遗憾。这就是时代。这就是当今流行乱来的时代。这传闻不比绯闻,大家生了闲气,还惹人笑,所以赶快忘了这鬼乐队,我们从头到尾都没关系!

大惊小怪地,一个这样级别的乐队退个演,兴奋成这样,当然不乏错愕者……怎么不错愕和兴奋呢?在这个个性张扬得淡出鸟来的国度,一般人当然没见过这种架势。作个怪、出个声,又是采访又是责问,作的是一个人,炒的一百多万!谨小慎微活了二三十年,中途听了点摇滚,哪篇摇滚教的人这么万众一心、其乐融融,十几年前不就是为了发点不同的声音干上这个么?最恨人说,如今大家活得太苦啦,就盼这几天好好放松放松,然后飞着回单位回卧室继续装,这样的人生你要它干嘛!就瞧不上那个不疼不痒的劲,群众也情有可原,摇滚者也不拿出个真干样,摆造型一流研究风格一流写废话歌词一流。我也写废话,但是要懂得检讨。十年不变,音乐节年年搞,要出头还是要表达?表达什么,表达不舒服还是很舒服?要么拼命胡闹要么拼命低调,后摇来了耍后摇,民谣的转行唱发烧,唱新闻的满吊,太少太少总是太少。

问:那么不喜欢摇滚,干嘛搞这么多年?这活象没睡醒的问题。不搞,又怎知不好?这要态度和勇气不是音乐风格可以解决的问题。不要再拿商业化和主流来说事,我确不认为很多人搞得清这两件事。而主流究竟要不要有点讲究的?如果这样的主流就是主流,那我们也未免太贱。说要海纳百川,明年诸位有兴趣和滇剧团一起玩么?KatieMelua(凯蒂·梅卢阿,当红流行爵士女星,常被业内与诺拉琼斯做比较。编者注)是不折不扣的主流?倾我国之所有谁有水平去拒绝这样的主流?!我还要说黄耀明么?好了,我再说一遍,我们先要学会拒绝自己!不要再跑来问东问西,我们要开列退出音乐节的十大理由吗,亲爱的laydiesand gentlemen?

都看得出太主观。是我们客观已经得不象话了。真的没有问题么?问题谁来说破?社会不鸟我们的批评已经好些年了,还不肯自我批评一下下。有个把怪声音,大家都当成异类、不好玩的人,打击之淹没之;忘了我们曾被打击淹没的年代。我也奇怪都这样开放和国际的07年了,腰怎么还会这样自我封闭,自我固步。是的,网友无辜地问:主流与非主流的对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我又纳闷,在这个国家,这两者什么时候对立过吗?!所谓非主流主动表示过对立吗?根本是二十年一直不受落而郁郁寡欢吧?

“拙于谋生,淆于真知,疏於自省(我看还要加上怯于反抗)”都知道这一圈称文人的也不多,仍然欢迎对号入座。

不敢写很长。一是罗嗦,二来看官们嫌累。大家都不容易。按理不该这样刻薄,可我们究竟还要温情和气到什么时候?对于惋惜这乐队没能出现的朋友,我感谢你们,我们会弥补。

以上唯一可见的恶果是:大家群起抵制这该死乐队的新唱片。无关,赶着马车送到你门上来。我们这回就是面对你来歌唱!忘了摇滚?您别忘了。

这口气是决裂的。没问题,就骂了些,恕不对骂,拜拜。

——腰乐队2007年9月3日

“引摇滚入主流”—关于07年腰乐队退出雪山音乐节的事件回顾

文章到这该告一段落了,目的是让这七八年内刚接触摇滚乐的人有了解中国摇滚历史的权利。

可能有的人会问了,如今都《相见恨晚》了,干嘛还揪着《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说事。

天气渐冷,人畜归巢,硬汉今夜还吹着风。

——By:海盗。部分文字来自网易娱乐,以及“悲壮的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的乐队。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台湾音乐教父75岁还登台,两鬓斑白演一次哭一次

有话直说

郭德纲:过去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有话直说

看了《乐夏》第二季参赛名单,我觉得冠军就是他们了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71
阅读量
49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