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嬉皮下榻万能青年旅店

十万嬉皮下榻万能青年旅店

第一次见到董亚千,去年的某个晚上,两个好朋友酒吧。他给了我一个软绵绵的潮湿背影,个子不高,瘦,低着头抽烟,造成一种轻微驼背的错觉。忽然觉得…

十万嬉皮下榻万能青年旅店
第一次见到董亚千,去年的某个晚上,两个好朋友酒吧。他给了我一个软绵绵的潮湿背影,个子不高,瘦,低着头抽烟,造成一种轻微驼背的错觉。忽然觉得这又是一个在kurt的摇滚乐大时代里被现实晃点与强暴过的人,靠敏感活和幻想着,患有交流障碍,患有人群恐惧症,一脑子怪想法,一脸的小沮丧,无辜、抑郁,多面性。颓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说不清道不明,亲近不得且不忍放任。

我不认识他们,我的记忆告诉我,那个长头发的就是那个唱《不万能的喜剧》的人,并且身为曲作者,个小眼睛的河北人。写歌词的人是贝斯手姬赓,干干净净的戴着眼镜,一副知识分子模样,写得那么好,让人羡慕,朦胧诗一般。董亚千加姬赓,这是原始的乐队阵容,缺一不可。乖乖!石家庄出了这样一些人,可以写出这样的歌,不是小资的优雅,而是小子的优雅,一种不战而失败的悲怆,或者是一种宁死不屈,说不过你打不过你但是就是不服你。他们的音乐也聊颓,但适可而止,多数时候还是发着呆。如果他们音乐是一个少年,那么就是一个只穿一条内裤,围一条棕色的围巾,踩着帆布鞋的少年,住在树林里的一间名叫“基地”的木屋里,养着一条叫狗剩儿的猎犬,打打猎,写写诗,这是一种绝情,也是一种绝望。

在网上查了下资料,万能青年旅店乐队竟然成立于1996年(我的天!),至今已有13年的历史,问问别人才知道,他们的前身叫nico,《我爱摇滚乐》曾力挺……不知是何等力量阻止了他们的前进(惯性?),也不知是何等的力量支持着他们的继续(疾病、分离?),这是一件奇怪的事儿,欲罢不能而步履蹒跚。直到去年第一次目睹他们现场,那层神秘的面纱终于被揭开,总结起来有八个字——才华横溢造化弄人。才华不可量化,但作品可以说话。现在我只能在网上找到他们的音乐,所谓网络发行的EP《废人们都在忙什么?》,可以在豆瓣上寻找到,除了《不万能的喜剧》之外,基本上都是现场录音作品。

十万嬉皮下榻万能青年旅店

现在,我们说的是一张网络发行的EP专辑。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的整体气质里,有着民谣的质朴,另类摇滚的委婉,也遗留着Grunge的思维方式。除了吉他、贝斯和鼓原始三大件外,小号、萨克斯、大提琴等乐器的介入让他们听起来别具一格。音准的问题以后再说吧。

饱满圆润的《喜剧》自然不必多说,这首单最早被收录在《我爱摇滚乐》附送的CD中,据说反响平平。零七年,《喜剧》不插电版被《口袋音乐》附送cd收录,虽然较之《爱摇》,《口袋音乐》的读者对不够“生猛”的音乐从感官上更容易接受,更感觉亲切,但巷子似乎还是太深,时不我待,最后一切还得靠互联网来帮助解决。

大概是去年,和小宇发给我一个试听地址,随后通过聊天工具和博客,这首歌被更多的人提起、传阅、评头论足,它就是《喜剧》,万能青年旅店的代表作,旋律优雅,歌词灵异,那样的动机、手法、效果让人诧异,有一种书卷气的可爱,虎头虎脑,受害者,“被捕杀的”和“被灌醉的”。起初不敢相这首歌信来自中国的北方,一座重工城市。

《喜剧》真的很有趣,被他们装得满满的放佛刹那就要淤出来,一首歌曲耗尽一张专辑的创意与花样,野心巨大。随后,身边的许多朋友喜欢上了他们,对此,我一直持有怀疑。我怀疑的理由是,对于那些长得不像新人,但一直没混出来的艺术家,怀疑他们的才气,怀疑一切只是冲动而非真才实学。后来,我开始怀疑我的怀疑。任何的人才气都在那儿了,只是你是否看得出来,搞文艺不是完全靠才气的,对不对?如何甄别一位音乐家是否有才华,是通过感性的认知还是理性的解析呢?是通过旋律还是歌词,是音乐现场还是录音室唱片,是相貌气质还是语言思想,是听所谓的资深人士解释还是相信自己的耳朵,是枪炮还是玫瑰?

除了《不万能的喜剧》,这张网络发行的EP里还有两首有味道的歌,前者与乐队的母体石家庄有关,后者则是主唱的治疗之地《秦皇岛》。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勾勒出北方工业城市小民的生活形态,宿命。六点下班,单车、菜篮、老婆饼,跟酒聊把窗户当电视……出于不安焦虑与恐惧,在网上流传的一个录音版本中,可能是在mao或是两个好朋友的演出,《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前面部分的平静在人声忽然拉高后被安插进一段充满了扭曲感的演奏,放佛歌中所唱的大厦终于倒塌了……同样的是不安与不情愿,换成《秦皇岛》则似歌者已跳出三界,其中的那句“看着他们,为了彼岸,骄傲的,灭亡”与张楚张楚所有音乐专辑在《光明大道》里的“别沮丧,就当我们只是去送葬”颇为神似。观念上跳出来,行为上站进去,领袖啊!很期待它的录音室版本。

《揪心的玩笑和漫长的白日梦》的歌词显得有些绕嘴,演唱上也存在问题。这还是一个现场版本。直观上感觉,录音棚里的万能青年旅店可能更具有可听性。有时候他们像张楚,歌词的诗意性,旋律上忽然冒出的神来之笔,和那种敏感和对听者的神经的侵略性。他们需要重新编曲,进棚、混音,寻找更出色的乐手和新的融合方式,而这一切的前提是——钱。

《十万嬉皮》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首歌。关于这首歌,评论的那么一点点微薄的权利还是留给大家的好,这里只贴上歌词,试听需要您动手搜索一下。

好东西应该流传下来,祝万能青年旅店生意兴隆!

《十万嬉皮》

万能青年旅店大梦一场的董2000先生推开窗户,举起望远镜眼底映出,一阵浓烟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敌视现实,虚构远方东张西望,一无所长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防身喜欢养狗,不爱洗头不事劳作,一无所获厌恶争执,不善言说终于沦为沉默的帮凶借酒浇愁,不太能喝蛊惑他人,麻醉内心浇上汽油,舒展眉头纵火的青年,迫近的时间大梦一场的董2000先生推开窗户,举起望远镜眼底映出,一阵浓烟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作者李欣 转自腾讯娱乐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美国在“黑五”连军火都打折,当地人买枪比买菜还勤快...

音乐猛料

他是所有老炮的男神,冯小刚见到都得喊一声偶像!

有话直说

又一位年轻Rapper突然离世,说唱圈也中了“21岁俱乐部”魔咒?

草帽洛克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8
阅读量
2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