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有话直说 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我曾居住在一个满是镜子的房间,眼中能看到的只有我自己”——Jimi Hendrix 1942年11月27日吉米出生在西雅图,是个头发蓬乱、满脸粉刺、说话口吃、…

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我曾居住在一个满是镜子的房间,眼中能看到的只有我自己”——Jimi Hendrix

1942年11月27日吉米出生在西雅图,是个头发蓬乱、满脸粉刺、说话口吃、因为成绩太差被学校除名、在生命的前2/3里几乎没有离开过本地社区的一个普通黑人小孩,但是他喜欢上了音乐。在1969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他说道“我最初的成功是在正确方向走迈出的一步”。

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1961年,18岁的吉米无意参军,他回忆道“要不是去参军,我可能就得坐牢了”,在这里他遇见了第一个音乐伙伴,得到了平生第一次生活保障,随后他放弃了平稳的生活离开了军队去追逐音乐。

1963年到1965年,在种族歧视的时代,“猪肠院线”成了吉米•亨德里克斯最长出没的地方,在这连灵魂乐传奇人物所罗门•伯克也在演出之余兼做牧师和殡葬的工作才得以为生的地方吉米却不接受音乐以外的任何工作,也因此他的吉他得到了境界化的飞升。

1966年,24岁的吉米•亨德里克斯独自流落在纽约哈莱姆贫民区,甚至身边没有属于他的一把吉他。他曾说:“我曾做过色彩绚丽的梦:1966年会有大事发生在我身上。”他甚至对朋友说“如果我不能在一年内出名发财,我一定会疯掉的。”也就是在这一年,正准备向经纪人转型的“动物”乐队贝斯手查斯•钱德勒在格林威治村的一家咖啡吧里发现了吉米,并决定带他去英国发展。
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1966年9月23日,吉米•亨德里克斯带着自己的全部财产:一把吉他、一套换洗衣服、塑料卷发器、一罐治粉刺的擦脸油以及借来的40美元,登上了飞往伦敦的班机。

1966年的伦敦,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吉米一夜成名,他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他的吉他发出的是所有人都没有听过声音,无法被模仿和复制,但又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丰富而美丽。他几乎每一次演奏都会成为话题,当时身在在伦敦的几乎每一个成名吉他手都可以回忆起自己当年如何在亨德里克斯的演奏面前既敬且畏的情形。“滚石”的布莱恩•琼斯立刻就成了他的超级粉丝,不厌其烦地拉着所有认识的人去听他的演奏;皮特•汤申德和埃里克•克莱普顿在台下听得太过激动,忍不住像两个小姑娘一样手拉着手听完了一曲;保罗•麦卡特尼说亨德里克斯翻唱“披头士”的《佩珀军士》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誉之一”……
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他的三张世界流行的专辑—1967年的《Are You Experienced》、1968年的《Axis:Bold as Love》以及1968年的双CD《Electric Ladyland》让他坐拥神祗,给世人讲述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如何凭借一把吉他来征服世界的故事。

1970年1月28日《Band of Gypsys》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演出失败成为亨德里克斯摇滚低迷的开端。根据记载,亨德里克斯不是用了太多迷幻剂就是被什么人给惹毛了,Cox的版本是这样说的:“Michael Jeffrey坐在他边上,在我们到达之前他们有了点交恶。”就和1970年3月发生的故事一样:亨德里克斯听起来很绝望,甚至很失败。“多数时间我都没办法拿起吉他,你知道吗?”他在谈到创作时表示,“大多数时间我只是躺着做白日梦,听所有的音乐。。。如果你去拿起吉他,试图演奏,便会破坏这整个情景。。。我没办法演奏的那么好,不能把所有的音乐都融合到一起。”

“我不想再继续当小丑了,我不想做一个摇滚明星”,1969年他曾向《滚石》杂志这样抱怨道—对于Jeffrey不停的安排巡演赚大钱给他带来的压力他有些要崩溃。他被自己的名声所累甚至在此期间,他需要服用大量迷幻剂,兴奋剂和毒品来支撑他的演出以及创作,更需要服用大量的安眠药来迫使他安然入睡。

1970年8月26日,吉米•亨德里克斯在纽约格林威治村建立的Electric Lady录音室开张,对他来说,这里是一个暴风雨的避难所,也是灵感的集聚地。他还说“他思考了这个时代的音乐由披头士引领的时代已经走到了尽头。某些新的东西需要脱颖而出,吉米亨德里克斯将会在那里。”

镜子中的小丑—吉米·亨德里克斯

1970年9月18日,一个伦敦再普通不过的阴郁多云的日子,吉米•亨德里克斯去世了,享年27岁,官方死因是“巴比妥中毒引起的呕吐物吸入窒息”。为这幅画面添上最后一笔白色的自然和所有60年代的英雄们一样,仍是毒品酒精以及安眠药。

我一直惊叹于他的才华与天赋,他是摇滚史上最牛逼的左撇子,他用超乎常人的思维与想象力将布鲁斯音乐与迷幻主义完美融合开创了摇滚先河,他是第一位将电声设备当作乐器演奏的音乐家,他可以用手中的吉他模仿发出各种声音甚至传说他可以一把吉他演奏出一场战争,他更是唯一一个不懂五线谱的创作摇滚音乐家。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台湾音乐教父75岁还登台,两鬓斑白演一次哭一次

有话直说

郭德纲:过去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有话直说

看了《乐夏》第二季参赛名单,我觉得冠军就是他们了

蟹老板

Yeah,I Don't Rap

文章数
1048
阅读量
443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