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哥日记#贺兰山 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

#B哥日记#贺兰山 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

在路上以及其他 由于没买到直达银川的票我先到了西安,5号上午6点。在西安的网吧待了七个小时,坐了下午4点多去银川的车。期间上了两次厕所,吃了一…

在路上以及其他

由于没买到直达银川的票我先到了西安,5号上午6点。在西安的网吧待了七个小时,坐了下午4点多去银川的车。期间上了两次厕所,吃了一碗菜盖面和一碗烩羊汤。因为之前三次到过西安所以一点玩的欲望都没有。况且想到要做那种绿壳子的火车14个小时 ——理性告诉我事先得节省体能。上了火车坐下来看到许多文身的,长头发的,奇装异服的很是兴奋。象是一个小八路找到了大部队。当然我好人打扮,文质彬彬。也就没和人瞎几吧聊天。看报纸,发现西安有专门的车队上午七点去银川。居丧了很久。,晚点半个小时,6号上午6点半到了银川。火车站对面一副巨大的广告牌,上书:贺兰山 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同学接了我,洗澡睡觉,吃了中饭就去他单位上网。原本胆颤心惊,怕影响同学在公司的形象。不料同学都成了领导。事事变化巨大。一转眼我们很多人的生活都不一样了。

8月6日第一天的演出

下午吃了东西就坐了旅行社的车去演出地点(因为是从旅行社买的票),此地距银川市内约40公里。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个女人。捧着一堆鲜花。大家异样的表情看着她。闲聊。原来是汪峰的歌迷。从北京飞来,住银川最好的宾馆,只看汪峰,次日坐飞机回去。打听其年龄,被反问。答:属马。大笑曰:和我弟一样大。大笑,不语。大约40分钟抵会场。半月行的有点象古罗马竞技场的黄土地。接近舞台的一大块地被部队士兵包围。不得入内,除非有特殊证件或者特殊关系。

我和我的同学以及汪峰的歌迷坐在灯光控制台的下方,也就是舞台的最中央的前面。飘了几滴雨,引起了骚动。回头一看丁武老五和赵年正在控制台上面和人聊天。我同学举起相机就拍。不料旁边一胸前挂着牌子的鸟人大呼:注意版权。丁武嫣然一笑。看来唐朝不是我们听的唐朝了。他和dulex一样,是个品牌了。

苏阳:好听的本土乐队
第一个上场。是宁夏的一支本土乐队。挺不错的。很西北的感觉。周围很多人用银川方言在鬼叫,但我也搞不清是宁夏话还是陕西话。估计他们在银川的地位就象子午在南京吧。不过我真觉得他们停好听的,不象子午:)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很安静,只是每首歌结尾的时候礼节性的掌声。感觉有点在大礼堂。

王磊:摇滚没有距离
在学校拼命听国内摇滚的时候听过一些王磊,但是没留下多少印象。人还没到鼓就响了起来,然后结它手背着琴冲到了被士兵圈起来的那块空地上,向大家招手。然后就是王磊说话。说了一大通,没听清楚。直到说:摇滚没有距离,come on 大家就疯了似的冲破了士兵们的防线。一刹那,尘土飞扬。我想要是我们和鬼子干起来这些士兵靠的住吗?唱了什么基本没听见就是节奏。周围有些人开始跳舞,大家起哄,把灯光都吸引过来:两个姑娘的贴面舞。不知道台上的王磊什么感觉。终于听清楚了一句歌词:外面的压力发泄在家里,家里的压力发泄在床上。大家都笑了。我不知道怎么评价他的音乐。因为我只也晓得high了。

汪峰:走中国特色的明星路线
先前听鲍家街43号第一张的时候,觉得还成。但是后来就越听越少。或者说基本上就没听了。有很多fans在叫他的名字。然后他挥挥手,很深情的看着下面。就象你在同一首歌里经常看到的那样。唱了几首熟悉的歌,但是很明显他很累。好多地方都没唱或者没唱上去。尤其是《小鸟》。这个时候他会把话筒伸给观众,就象你在同一首歌里看到的那样。出乎我的意料,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姑娘真的上了台把花送了过去。还和他拥抱了。就象你在同一首歌里看到的一样,这时下面还有掌声和起哄声。那个姑娘长的还不错。回来的车上我就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好了。

指南针:我一个同学的偶像
罗琪的打扮很性感。因为你看不见她的脸啊。她唱歌的时候老是动作太猛,把吊带衫的带子搞掉下来。然后又偷偷摸摸的搞上去。贝司岳浩昆,吉他周笛,键盘郭亮。鼓郑朝灰。一共唱歌四首歌,我想可能是他们没歌可唱吧:)在唱《选择坚强》的时候我打电话想给我那个喜欢罗琪的大学同学听,通了五秒之后就被挂了,发来一短信说:啥东西啊,以后不要用噪音闹我。
如果从纯粹的唱功来说。罗琪是那天晚上表现最好的。但是音乐从来都不只是唱功吧。

张楚:他还是那么孤独的唱歌
我想很多人都记得94年魔岩三杰在香港的演唱会。这次张楚是站着的,体恤和牛仔。很短很短的头发,乐队估计是从西安带来的。因为他没有介绍他们,也因为他和乐队配合太生疏了。第一首歌《吃苹果》甚至没唱全。张楚不停的回头看鼓手,意思是哥们从哪起啊(我猜的),但是鼓手就是没抬头看他一眼。唱了三首第一张的《和大伙去乘凉》《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苍蝇》。《苍蝇》改编的很好,安静的象在香港唱《厕所和床》的开头的感觉,而且从头到尾都安静。第二张里除了《吃苹果》外还唱了《造飞机的工厂》《卑鄙小人》《结婚》。真的可能是他不适合唱现场,或者他的第二张cd做的太精致,总体效果很差,尤其是《卑鄙小人》中始终贯穿的失真吉他一直没找到:)《结婚》很不错。以前就非常喜欢,但是现场没几个人会唱。于是我和我的同学就孤零零的唱着。有点伤感啊。很希望他唱《动物园》。但是说了声结束了他就走了。头没回,也没看乐手,那些寂静的人又突然大叫《姐姐》《蚂蚁》。他还是那么孤独。

黑豹:我们是黑豹!谁是黑豹?
大家都应该很熟悉了,他们的现场说实话除了整齐外音乐本声没什么好讲的,因为我想大家都象我一样听到秦勇唱《无地自容》就想去抢话筒自己唱,但是秦勇很煽情啊。你完全感觉不到他自己都感觉到的尴尬,又是跳又是闹还不时变戏法似的从腋部掏出cd往外扔。老歌大家都会唱的,所以基本上也听不到他的声音,非老歌大家都不会唱所以空中就是他的公鸭子声音。然后就是说再见。退场,大家很有礼貌的呼唤黑豹的名字,然后他们又出场,一切就象排练好的一样,李彤穿了一身红色的运动衫。新的键盘手瘦瘦的,整齐的长头发,雪白的衬衫,红色的紧身裤。唱某首我不知道的歌的时候居然跑到舞台前面来跳一断类似钢管舞的东西,我差点勃起。想把精液喷到他的脸上。
去年和一个北京来的号称摇滚圈的朋友聊到黑豹。他说,黑豹啊,人家是商人。业余玩音乐。
谁的黑豹呢,哎。

8月7日第二天

本来打算这天白天去几个地方看看风景的,但是昨晚站了五个多小时累死了。一直睡到下午。吃了点东西就去了。今天在车上大家就比较熟了。聊天的很开心。车外的风景也挺好。一路上各式各样的摩托车和摩托车手英姿刷爽。因为风沙大,他们个个眼睛以下围着方巾,象古代的马帮。但是比马帮热情和善良。我忍不住冲出窗口给他们拍照的时候,他们不忘给我举个v字的手型。

常宽:为什么他是fender的代言人?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他是fender在中国的代言人。我想这也可能是fender在中国卖的不好的原因吧:)不过我想可能现在他不是代言人了。因为唱歌的时候他好象用过一把别的牌子的琴。不管他啦。我在看到他的时候想到这个说明他的东西也好不到哪去吧。他的几个乐手还是挺不错的。秦齐,刘君利,马禾。看来鸟人还是挺能混的。据说最近又在拍电影。呵呵。

眼镜蛇:姑娘们都挺漂亮
第二个出场。打扮的都挺漂亮,尤其是贝司,真漂亮,我一连拍了好几张。音乐没什么特别的,只听过一首,还是肖楠以个人的名义发表的,叫《红嫁衣》。没啥好说的。真没啥好说的。
子曰:我很喜欢

今天是中国和日本的决赛啊。同学是个球迷。他说想看完球再来看演出。我说不行我得看子曰。因为我太喜欢他们了。看过《北京乐与路》的朋友,你还记得里面的音乐吗。好多都是他们做的,你一定看过脑白金的广告吧——今年节年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也是他们做的。以前南京有个叫红色气球的酒吧,做了很多演出。我叫他们把子曰请来,他们说出场费是2万,请不起。于是我想这次三场380的套票还是挺值得的,虽然门口的假票只要100。
所有的人都应该听的很开心吧,他真的很幽默。音乐也非常刺激,乐手都是很年轻的年轻人。吉他和键盘都只有21。可是是那么的稳健和新鲜。唱啊唱的一下就转到著名的零点乐队的著名的一首歌里的著名的一句: i am sorry 然后把大家逗的不行了。或许你说,摇滚怎么能这样啊,音乐怎么能这样啊,他们是狗p啊。什么什么的。可是我只想说,在那个时候那个黑漆漆的地方,他们的音乐真的让我很开心,我听着象看赵本山的小品。或许大家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象也有人喜欢汪峰常宽。所以一切的一切我都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我真挺喜欢他们的。我感谢他们让我很久的郁闷释放。笑得象孩子一样。

王勇:那个话筒有问题
王勇上场得时候大家看见了老五。都以为是唐朝来了。疯了一样得鬼叫。可是不对啊。好象那个人不是赵年也不是顾中。原来老五和丁武是帮王勇弹琴得。第一首歌很有气势,三个吉他手还有两个坐着弹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民族乐器的姑娘,很震撼。尤其是其中有几段丁武高亢的和声。但是话筒有问题,但是效果还是非常非常的好。后面的几首歌印象都不深了。因为很久以前听的他的《往生》。我记得还是在西安买的。98年国庆,王勇很和气,至少在舞台上是的。感觉不是个演出,而是和大家闹着玩。

高旗:李延亮的和声真屎
现在流行这样的词汇:XX和XXX乐队。看来个人主义终究是抬起了他的头。经过那么多年的挣扎和贫穷,他们突然发现原来功名对于自己来说是多么重要。原来以前的努力在名利方面付诸东流了多少。于是,先是XX然后才是XXX乐队。并且XXX乐队的成员不停的在变,但是XX不变。于是XX的名利不变。

我对超载的歌一直不是喜欢也不是反感。只有一首《九片棱角的回忆》很喜欢。高旗的声音也不是喜欢,除了《九片棱角的回忆》。所以他们唱的时候我就蹲在那,看周围的人hign。抽烟。据说高旗很帅。但是突然我跳了起来,因为一种奇怪的声音进入了我脆弱的耳朵。原来是李延亮大哥的和声。话筒音色不对先不提,关键是音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感觉就象两个人以同样的速度分别唱《走进新时代》和《爱不爱我》。
李延亮的和声很屎,这屎是我看高旗时的唯一感受。

唐朝:丁武的双手在颤抖
高旗一下场。大家就呼唤唐朝的名字。震耳欲聋。第一首歌是《飞翔鸟》。十年了,老五弹琴的样子还是那样没变,新结它手陈磊的技术挺好,他想吸引大家的注意。但是大家还是把呼喊给了老五。快速的拨弦的,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手了。第二首是《时间》。第三首是《浪漫骑士》。据说是献给父亲的歌。开头挺好。后来大家又被吉他吸引了。

今天的保卫工作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没有围一个空地。只是在舞台前五米用三排士兵搞了个隔离带。防止大家把音箱搞坏。可是万万没想到《梦回唐朝》的前奏一起。大家又冲了上去。一刹那我可以看见士兵们惊恐的眼神。唱了一半。丁武冲到舞台边拿起准备的好的毛笔在纸上大书:梦回唐朝。说实话,我觉得写的挺丑的:)但是大家显然被这个举动搞的兴奋的不行了。唱到最高最高的高潮的时候丁武双手伸开颤抖,两眼直视前方往上45度的地方,就象一个行将死去的人试图抓住一点点的光明。
接着又唱了《太阳》。显然丁武老了,根本唱不上去。老五在玩技术,差点把节奏玩乱掉。然后就退场了啊,大家又是大叫。我也叫了。因为我很喜欢唐朝啊。然后终于又上来了。但是丁武唱不动了,他叫今天其他演出的人一起来唱国际歌,但是没人上。所以后来还是大家一起唱玩了。由于跳跃,场地上的灰尘盘旋在场地上空,久久没有回落。

完了之后,车上的人就约好了去吃消夜,一个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西班牙和牙买加混血的超级混血法国人,一个年轻的深圳语文女老师,两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号称南京来的中年人。一个猥琐的广东来的为了泡那个女老师的不懂音乐的百领,一个在深圳工作的银川姑娘,我和我的同学。吃了点羊肉串,羊脚,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家约好明天晚上看完演出弹琴唱歌,我和法国人女老师白领同学约好去玩。

8月8号最后一天的演出

这天上午我们先去了西夏王陵。我被双陵震撼的欲哭无泪。我们坐在陵下的阴暗角落里唱《永隔一江水》。因为双陵没有开放,所以除了我们四人之外只有三个好象是国家地理杂志社的搞摄影的人和两个守陵人以及一条狗。背后是高大的贺兰山。空旷的地方只有歌声,吉他声和零星的狗吠。三个摄影人在拍。守陵人和狗蹲在门口。于是我想下个夏天我得去一趟新疆。走之前那个白领居然用石头去砸那个一千多年的陵,把大家搞的很气愤。于是他被封杀了。

然后又驱车去沙湖。门票贵得和s一样。但是风景还是不错,就是人特别多。在停车场还看见了秦齐。坐船穿过辽阔得湖面,就是一片沙漠,真是下午2点,沙子被晒得滚烫。在下勇敢得脱去鞋子袜子赤脚走上辽阔得沙漠上。不停的躲避若隐若现的粗壮的骆驼s。我想我的脚气这样应该可以治好了:)

后来直接去了会场。在门口等其他的人,合了一些影,买了啤酒,伪装了进去了。

布衣:哥几个很兴奋,没见过大场面吧
这也是银川本地的乐队,风格总体来说和苏阳差不多。但是哥几个可能没见过大场面。兴奋的不行。几个人抢着说话。只有那个高大的女贝司手很内念。他们的鼓手是武锐,就是以前冷血动物的鼓手。可能是白天玩累了,所以我基本上是很平静的听完他们的演出。也没鼓掌。

诅咒: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我一直喜欢他。喜欢“爱情是你好再见”;喜欢“阿丝玛,我是你酒瓶你的儿子”,喜欢《爱的劳工》,喜欢《的》。我以前的女朋友在批评我写的歌词的时候,总是拿诅咒的教育我。我在文字上无甚功底,就象我在旋律上一塌糊涂。所以有几年我很喜欢诅咒,但是有时又觉得他在文字花那么多的精力是不是有其他目的。尽管如此,在网上第一次听到《爱的劳工》的时候。我竟伤感的屁滚尿流。

诅咒是煽情的。他的动作,他的语言,他那顶发臭的帽子,他的简单的旋律。

诅咒是痛苦的。他的表情,他的衣服,他的来回走动,他的一个歇斯底里的一个高音。
我就跟着他晃着,把脑子里一点点的过去都晃了出来。
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被子骗子骗子被子被子是骗子。

瘦人:马戏团来的高级表演者
我没有反感过他们。但是听演出的时候,我很恶心。我想很多人也很恶心,至少我周围又很多人都在恶心他。音乐我没听出点什么东西来。而且基本上大家都没听过他们什么歌。就是他妈的在上面跳啊闹啊。又是吐火啊又是关灯啊。跳下舞台在士兵前面啊。好了好了。最恶心的是戴秦唱完第六或者第五首的时候说:下面我们唱最后一首歌。然后唱完了大家都指望他下台了。他又说:下面我为大家唱一首很好听的歌。这是我在英国的时候写的。希望大家安静的听。我操。我周围的人就愤怒的不行了。一直叫下去,我没叫:)其实这歌也就一般。好了。终于完了。我想块滚吧。别糟蹋了大家的兴致。然后他又说: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首歌。不行了。我就蹲下去抽烟了
如果又瘦人的fans看到了。请原谅我的粗鲁:)

二手玫瑰:东北二人转
拿到演出单的时候,说实话除了银川的两个乐队外最不熟悉的就是他们了。如果是在迷笛或者一个酒吧演出上看到,我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在这样一个号称中国摇滚里程碑式的大会上出现。我还是很惊奇的。心想他们有那么牛b吗?一听,嘿,还真是又点牛b。用和大人的语气说:搞笑的很,搞笑的很啊。子曰的搞笑是天津快板,他们的搞笑是东北二人转。子曰的歌词很含蓄,嘲笑了我们很熟悉的东西,尤其是旧的思想。他们的歌词很直白,甚至下流——在真人君子眼里,嘲笑了新鲜事物的不满。一如罗素所言: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那么我就不应该嘲笑所有的一切了。为了这幸福,我压抑的很难受。

何勇:最好听的歌是《头上的包》
何勇真的是老啦。胖乎乎的,力量也没以前足,好象经历了一场差点死去的病之后的重生。唱的尽是老歌。动作也是老动作,穿的还是海军服。只有一首新的歌叫《虚伪》。他的父亲还是上台给他弹三弦。唱完《姑娘漂亮》他说还是找个养狗的女朋友吧。但是有一首歌真的很好。就是《头上的包》。只有简单的吉他和键盘以及简单的女生和声。清淡的很,大家都在哼。但是簇人心扉。吉他手和贝司是两个很年轻的小伙子,键盘是眼镜蛇的肖楠。鼓手还是余为民。真不知道他还能唱多久。

崔健:大腕就是大腕
作为这次活动的压轴,作为号称中国摇滚的旗帜,作为这样一个怀念的大会。事先我想老崔的第一首歌应该是《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最后一首是《最后一枪》。可惜我的猜想都是错的。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老崔同志2004年新歌发布会。因为他完全不顾观众中举着的他的巨大的年轻时的标准画像,完全不顾一条写着“红四方面军八分队”的旗帜。完全不顾大家震耳欲聋的呼喊。一首一首的新歌在唱。虽然我觉得他的新歌也不错。
乐手方面。除了艾迪和刘元,他总是不停的换,我想大家也都习惯了。

还有就是老崔的整体效果真是好。大腕就是大腕。人家都是在歌与歌的中间调弦。老崔同志是专门有人给他换琴,调弦。琴弹的也很好,效果器用的也很好。所有的一切都无可挑剔,但是我就是没跳起来。很安静的听完大腕的演出
后来。我们坐车回到银川市里。在一个小饭馆吃饭。唱歌。闹到天亮,我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
结尾。
可能很多人对这种活动不噱一顾。因为他们会觉得老是那几个歌几个乐队没啥意思。可是对我来说这仅仅是一个怀恋。每一首歌都有以前的故事。我听着这些东西长大,改变了生活改变了自己。我就是这么怀旧的人。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同学王科,因为这次活动他承包了我的所有费用。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果酱文化创始人邹扬: 四年时间,果酱已为成为世界级音娱公司打下了根基

有话直说

黄晓明中秋晚会又火了,被吐槽不仅假唱还假笑…

诗与远方

周杰伦新歌预告连发九条推文,喊话粉丝:没赶上首播你会哭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