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店

这里是南方,可是三月已尽,甚至四月也不复残忍。 烟雨飘摇的时候,我在伞下,我在湖边,我在人群中,我在人群外。红绿交错的伞面在雨中拥挤。雨是…

这里是南方,可是三月已尽,甚至四月也不复残忍。
烟雨飘摇的时候,我在伞下,我在湖边,我在人群中,我在人群外。红绿交错的伞面在雨中拥挤。雨是温柔,是水一样的细丝包裹着我,包裹月亮。月亮照我,明亮模糊,远得人内心沉重。我会在这样的雨夜,在南方的某寸土地中,默默找回深情的能力。
或许某年,我将它埋在土里。期待它破土,前来找我。责备我的冷漠,责备这些微的寒意,它正弥散在南方的这一寸土地。
我愿你不会苛责,因为五月都在远离,不要妄想,妄念丛生。
可是还会看到你的脸,在漫天燥热中,在老师按动键盘的几个时光的片段里,我往往走神一小会儿。只是那是,不曾深情。深情只属于过去。它易烂俗,像是诗人心中抑制不住的猛烈自得,陈列开来,烂俗无比。可是深情。
命运促使了一些故事的发生,我想吃了手中的苹果,转身离开。
手其实不美,短小粗糙,我总看着它,体会其中的温度。牵手已是最大的深情。温度、一点汗水在交换。我总回忆,北京极少的某个雨夜。雨丝早尽,路面潮湿,是所谓温柔的最好注解,你我深浅不一地踏在柔软的地面上。匆忙是他人的表情,他们走过,我们却不一样。
心里滋生了情绪,愿望,对明天的期盼,不想丢弃。
那时的空气泛起淡淡香气,那是什么呢?
烟雨飘摇的南方出现在这个时间里,台灯下的诗集压在书堆的底部。我触碰它的时候总会满心惆怅地想起你。其实我喜欢,想起你来。诗歌是深情的语言,而诗人怯懦无能。他们不屑简单表达自己的深意。我不愿成为他们,可我还是成为了他们。我不敢让你看清我的怯懦无能。我自己可以哭泣,其实没有你的时候,我也能哭泣。捂着脸,遮住丑陋的眼睛。
也能,可是那时四周残忍的空气笼罩,我想念温柔的手。
时光已变成烟。烟雨飘摇,不会断绝。
南方是忧郁的国度,凛冽稀少,于是惆怅总是要多上一些。我知道。
即便只是牵手,只是我看到你的、你看到我的好。左边就是大海,大海在东方倾斜,流出一点咸咸的水,我慢慢地把它放回海水里,它会重拾安稳的忧郁。你看到、我感到明天将从东方走来,从冰雪消融的远方走来,从太阳的那边走来,从海平面升起。船桅尚不见踪影,只是在很远的远方托起太阳,托起月亮。它始终日夜兼程,它一直马不停蹄。它只是要来见我们。那么,需要我对它道歉,然后说请回吗?
你回吧,转身就可以再次面向东方前行。不要在这里目睹一个伤心故事的发生、败落。
你走错了时光,你如果可以回到一年前。如果可以。
我如果可以,如果我们可以。
五月的南方燥热升腾,忧郁只在夜里闪现,请将它扼杀在黎明时分。
我会在一个无雨的清晨,轻轻踏上潮湿青石板,走到前头的米店里量一升米带回家去,你不可能坐在那里。因为我没有南方,没有三月,我还未来得及洗净头发。我来不及。
所以,对不起,请回吧。
在五月的我想到这些,于是五月越发残忍。让我们回去,回到三月。
回到三月,从南向北。一路寻找相似的你,相似的岁月。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网易云音乐,请下架这首热门歌曲!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