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岁郑钧谈人生: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46岁郑钧谈人生: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对喜欢摇滚乐的人来说,郑钧这个名字早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他在24岁写出的《赤裸裸》、《灰姑娘》、《极乐世界》、《回到拉萨》等作品,至今还是K…

46岁郑钧谈人生: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对喜欢摇滚乐的人来说,郑钧这个名字早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他在24岁写出的《赤裸裸》、《灰姑娘》、《极乐世界》、《回到拉萨》等作品,至今还是K歌热门金曲;而对90后来说,这个名字曾与章子怡、陈奕迅、罗大佑联系在一起,名号是芒果台某节目的“音乐导师”。

从幼年叛逆到年少成名,从辉煌时期的荒唐度日到一朝醒悟后重新来过,无论是自由反叛“摇滚领袖”,还是导师席上正襟危坐的“郑老师”,他的人生只有四个字:坚持自我。

选秀比赛可以实现梦想,但给家人买房子那是欲望

原本约定采访郑钧前一晚,接到宣传的电话:“郑钧病倒住院。”接着就看到了郑钧的微博:“生平第一次把胆汁都吐出来,金黄色的?各种计划各种责任统统搁下,此刻只想对身体的每个零件每个细胞说声对不起我的朋友。”事后了解到,那几天郑钧和其他三位导师超负荷工作,这个一向身强体健的西北汉子终于顶不住了。宣传笑着说:“怎么都没想到,他是第一个倒下的。”

羊城晚报: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郑钧:好多了,医生说我是坐太久了,颈椎有点错位,已经找大夫给推回去了,多做几次治疗就好了。肠胃也有点不太好,还要调一段时间。

羊城晚报:没想到做导师原来这么辛苦吧?(郑钧曾于2013年芒果台某选秀节目担任导师)

郑钧:还真没想到。那天有点吓人,早上醒来想站起来,突然就头晕目眩、呕吐,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羊城晚报:上周节目你听刘明辉唱《寂寞难耐》时哭了?

郑钧:真正有梦想的原创歌手,比别人的生活难得多,我是这么走过来的,太懂了。这个节目最吸引我的就在这儿,一群平凡的人,为梦想孜孜不倦地奋斗,你给他一个机会,他还你一个奇迹。

羊城晚报:你最想教给这些学员什么东西?

郑钧:我跟组员说,不要太急功近利,不要去讨好任何人,专心把歌唱好。通过这个比赛,你首先得到的是对音乐梦想的认可,至于能不能赚大钱、给你妈买大房子,那是属于欲望的部分,不是我们能管的。

46岁郑钧谈人生: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欢乐不值得讴歌,痛苦才值得分享

曾经的郑钧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一头长发,用慵懒腔调哼唱着“我的爱,赤裸裸”。但这个看似随性洒脱的人,内心却骄傲而敏感。幼年丧父、母亲忙于工作,在哥哥棍棒教育下长大的他曾经拒绝用语言和外界交流,摇滚乐是他与世界联系的唯一纽带。

羊城晚报:现在你喜欢笑,跟唱《赤裸裸》那会儿完全不一样。

郑钧:(笑)那会儿绝对是文艺青年,不爱说话,所有的一切都通过歌来表达。其实这样的人内心都有点骄傲、比较自大。

羊城晚报:那时候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郑钧:我七岁半父亲就去世了,妈妈是大学老师,忙于工作,没有时间搭理我,一直是哥哥带着我,他比我大四岁。小孩管小孩是很可怕的,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没事就劈头盖脸给我一顿……我从小就懂得一个道理,要敢于跟现实抗争,但是抗争就要挨打。(笑)

羊城晚报:所以你注定要成为了一个摇滚歌手,而不是流行歌手?

郑钧:(笑)可能吧,我们家是书香门第,妈妈让我知道男孩眼光一定要放得远大,不要沉浸于眼前的痛苦,失败也是值得品味的事。那会儿痛苦了我就写歌,欢乐不值得讴歌,痛苦才值得分享。

羊城晚报:但你的歌很少说痛苦,反而有很多安慰和洒脱?

郑钧:只有痛苦的时候才写得出安慰的歌。

羊城晚报:《回到拉萨》是在什么心境下写的?

郑钧:当时我大学毕业回到西安,找不到工作,是人生最绝望的时候。那之前我从未去过拉萨,只是看过关于西藏的书,我上辈子也许是西藏人吧,那是我写得最长却花时间最短的一首歌。后来很多音乐理论家问我,怎么会写这样一首歌,采用了这么奇特的曲式?我说不知道,当时脑子里有这么个旋律,就有了这首歌。

46岁郑钧谈人生: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一直跟世界斗争,直到40岁才握手言和

年少成名,让郑钧拥有酣畅淋漓也颇为荒唐堕落的青春。对于张爱玲那句“出名要趁早”,郑钧深有感触。除了因为成名来得晚、快乐就不那么痛快之外,还因为只有早早经历过飘在云端的感觉,才能心甘情愿回到凡间,脚踏实地地走每一步。

羊城晚报:20多岁就获得成功,很容易迷失吧?

郑钧:对,我是少年得志、夜夜笙歌的典型。从20岁到30岁,每天一到下午两三点就有朋友在家门口等着,夜晚从来都是在酒吧过的,早上醉得头都快垂到地上,天天被架着回去。一直这样生活了十年。

羊城晚报:十年后发生了什么事?

郑钧:直到跟我前妻离婚。我前妻是一个特别好的人,但是我的任性和自私伤害了她。当时我净身出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思了很久:为什么会让生活一团糟?为什么给自己给别人带来伤害?我开始想要改变现状,所以跟着师傅修行、练瑜伽。

羊城晚报:这时候你的人生才有了真正的方向?

郑钧:以前以为自己有方向,其实没方向,一直都在过一天算一天,直到四十岁才开始慢慢有了方向,也才发现人生的路越来越明朗。

羊城晚报:这算是你人生的又一道大坎?

郑钧:算是我与世界的和解吧。从小我觉得一直都在跟世界斗争,后来才发现,其实是我非要和自己搏斗。还好觉悟得不算太晚,现在是我人生中最放松最平和的时候。

羊城晚报:如今怎么看那十年的生活?

郑钧:我经常说,人年轻时一定要多尝试,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人生就是来体验的,体验完了,你就走了。就像你去电影院,电影完了,椅子能是你的吗?

46岁郑钧谈人生: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一物降一物,我是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

之前婚姻的失败成为郑钧转身走向现实世界的钥匙,而现任妻子刘芸则是郑钧与世界和解的调停人。演员出身的刘芸比郑钧小14岁,是个敢想敢做的80后,两人刚在一起时好像火山撞地球,经常吵到刘芸摔门离家出走,但慢慢的,郑钧学会了忍让。如今他自嘲道:“我不抽烟不喝酒,又吃素又练瑜伽,外表像孩子一样哭着闹着,但是内心从来没有这么松弛过。”

羊城晚报:在和世界和解的过程中,芸姐起的作用挺大的吧。

郑钧:芸姐给我的影响是巨大的,她是湖南人,我是西北人,脾气都很爆,但既然要在一起,我只好把脾气变弱。有时候我也会想,为什么我会混到了这步田地?(笑)一物降一物吧。

羊城晚报:现在是模范夫妻,但听说你们俩刚在一起反对声音是很大的?

郑钧:那时候没有一个人看好我们,连算命的都说我俩八字相克。确实,妻子跟我的兴趣爱好非常不同,我喜欢安静,喜欢待在家里看书,她喜欢热闹;我对穿着没什么要求,她却有很多想法。跟她在一起以后我变了不少,所以说我是一个被生活“打垮”的摇滚歌手(笑)。

羊城晚报:这样都还能走到一起?

郑钧:应该说是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她正好出现在我想要调整的时期。以前伤害到了很亲近的人,让我非常内疚。芸姐的出现是我的一个助力,我从她身上开始学会体谅别人的难处,也试着发现自己的不好,这是我做人的进步。同时我的内心世界从来没被打垮过,我的原则是美好和善良的任性不能被丢掉。

羊城晚报:听说你为她剪掉留了多年的长发?

郑钧:也不算吧,我俩正式在一起之前我就剪了,因为满大街都是长发,就没那么特别了,再说长发太难洗了。

羊城晚报:当爸爸这件事对你又有什么影响?

郑钧:这件事对我是比较难的,因为我很小就没了爸爸,不知道爸爸应该是什么样的,也没有一本书可以教我,只能尽力而为地去做一个好爸爸。像对女儿(注:郑钧与前妻所生),我隔两天就会给她打电话,告诉她爸爸很爱她;对儿子也是这样,有时间就陪他玩。等他们18岁后,我就放手让他们去找寻自己的人生。

昔日足迹

1 遇见伯乐

受披头士、滚石等英美经典摇滚乐队影响,郑钧在大学时迷上了音乐。1992年,正准备出国留学的他在办签证时遇见了黑豹乐队经理人郭传林,在听过郑钧的作品后,郭传林当即把郑钧推荐给了红星音乐社,在“红星”的诚意邀请下,郑钧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正式迈入乐坛。

2 一战成名

两年后,郑钧第一张专辑《赤裸裸》面世,同名主打歌《赤裸裸》横扫全国电台排行榜,专辑发行超量、获奖无数。此外,《灰姑娘》、《回到拉萨》等歌也成为华语摇滚乐坛的经典之作。

3 更上层楼

1997年、1999年,郑钧趁热打铁推出了第二、第三张专辑《第三只眼》、《怒放》,《第三只眼》主打单曲《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连续五周蝉联全国电台总排行榜冠军,《怒放》的销售盛况让上海音像高层人士惊叹“许多年没有出现这样的景象”。

4 秒杀天王

1999年,郑钧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3.5万人的上座率超越同期在上海开个唱的张学友,被媒体称为“天王杀手”。同年,他成为第一个入围MTV音乐录影带奖(国际流行乐坛三大奖之一)的内地歌手。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古天乐又被曝出大料!一件事持续做了13年,太狠了

音乐猛料

《乐夏》结束后的第37天,刺猬乐队凭新歌再次刷屏朋友圈

有话直说

这档爱奇艺即将推出的综艺,会让你成为最专业的潮流贩子...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