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摇滚乐悲喜的20个瞬间

中国摇滚乐悲喜的20个瞬间

说到中国摇滚音乐的二十多年历程,那些春光明媚、动物凶猛的日子,那些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时光,所有随着中国的摇滚乐一起成长的耳朵与心灵都会有…

说到中国摇滚音乐的二十多年历程,那些春光明媚、动物凶猛的日子,那些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时光,所有随着中国的摇滚乐一起成长的耳朵与心灵都会有自己的珍藏瞬间,我们深深地知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但是一切都将继续下去,从来不曾停留。

NO1.喜欢在天安门前留影的青年崔健

像无数描述中国摇滚乐历程的文章所告诉我们的那样,崔健成名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描写崔健“出场”的文字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这样的场景:1986年的5月9日,以纪念“国际和平年”为宗旨的中国百名歌星演唱会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崔健穿着一件大长褂子,背着一把吉他,两裤脚一高一低地跑到了简陋的舞台上,吼出了他那首中国摇滚作品的开山之作———《一无所有》,从此,中国的摇滚乐开始了它的艰难之旅。多年以后回顾起来,《一无所有》的红遍天下似乎有些偶然,因为它看上去原本只是一首声嘶力竭的情歌,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内容,崔健后来坦承:“我觉得音乐的内容与形式应该是统一的,这就是表现社会问题。其实我当时的《一无所有》就像化学反应,如果拿到现在来发表这首歌,我估计没有人理睬。那个时代正好被人赶上了。”

NO2.张元和崔健在独立摇滚电影《北京杂种》拍摄现场

电影《北京杂种》展现了一系列当代中国几个表面看来没有生活目的的青年的生活状况。故事讲的主角卡子是一家小酒吧的老板。一个雨夜,他和他已怀有身孕的女友毛毛发生争吵,毛生气走了,卡子不停找寻她。崔健和他的摇滚乐队申请公开演出被拒绝。他们将失去惟一的排练场地,因为经理没有任何理由地要终止他们的合同……最后卡子沉醉于大麻和自己的幻想中,毛毛早产了。在影片中,我们看到人们游荡着,总在找寻着。影片结束时,崔健作了一首新歌,他苍老了,用他的吉他悲哀地吟唱,“唱了半天,还是唱不干净这城市的痛苦”,可是“痛苦越多,越是愿意想象那明天的幸福。”《北京杂种》是第一部真正独立在中国制作的影片。主要的摄制在北京进行了大约12个月。后期制作在1992年6月完成,这部由崔健参与制作演出的电影虽然不是一部完全的摇滚电影,但对北京摇滚新生代却影响深远

NO.3唐朝乐队演出现场

1990年,乐队首次以“唐朝”之名参加北京首都体育馆“90现代音乐会”演出,在中国摇滚乐发展史上,那是一次在精神意义上足以与“69伍德斯托克”相提并论的一次盛会,从此北京的摇滚音乐得以浮出水面,并取得长足发展的机会。在那晚的演出中,“唐朝”虽只有2首作品出演,但其桀骜不驯、锐利逼人的外形气质,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丰富浓重的音乐底蕴和前所未有的前卫音乐语言,令听众及同行激动莫名。1991年唐朝正式推出了这张专辑《唐朝》,收录了《梦回唐朝》、《月梦》、《太阳》、《天堂》等作品,主唱丁武高亢而富有振颤性的歌声顷刻间吸引了数以万计的摇滚乐迷。专辑中,充满诗意和哲理性的歌词也证明了唐朝乐队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和浓重的艺术修养。但是,正当乐队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1995年5月11日,贝司手张炬被一场车祸夺去了年仅27岁的生命,唐朝乐队受到重创。随即,老五宣布离队,又使脆弱的唐朝再次雪上加霜,从此,唐朝乐队逐渐成为明日黄花。

NO.4罗琦为专辑《选择坚强》拍摄照片和MV

罗琦,1975年出生于江西南昌,1991年在北京担任指南针乐队主唱,1993年被人刺伤左眼导致左眼失明;1993年于指南针乐队发表专辑《选择坚强》,罗琦嗓音高亢、音域宽广,深受广大乐迷喜爱,指南针的音乐非常具有流行倾向,本来非常有可能成为超越黑豹的乐队,然而和黑豹一样,随着罗琦的出走,整个乐队分崩离析。1997年罗琦在南京曝出吸毒丑闻,成为国内娱乐圈中第一位被公开曝光的吸毒者,1998年开始定居德国柏林,2004年回国发展。

NO.5“出门人”王磊留着独特的发型漂在广州

虽然王磊的unplugged酒吧已经倒了,但作为一个唱过川剧武生、跳过霹雳舞的四川青年,他自己已经成了广州摇滚圈不倒的,也是惟一的旗帜。1994年出版的专辑《出门人》中,王磊留着板寸,但一边额角上方却垂下长长的黑发,宣告着自己的与众不同。1996年王磊出版第二张专辑《夜》,对于中国新音乐,它是少有的概念完整、音乐表现突出的专辑,而后王磊开始的实验音乐尝试,已经远远地把中国传统摇滚乐抛在了后头。

NO.6意气风发的少年何勇

1994年在香港红磡体育馆的演出前何勇接受采访时说:“麒麟有各种改变的形象,它的小名叫四不象,而我的音乐风格也是四不象。作完音乐之后,就想有乐队,有好的乐队然后就是演出,彻底把垃圾、垃圾场清除掉,轻装前进,我自己是最大的垃圾!”何勇6岁开始接受父亲的音乐训练,学习中国民乐(弹柳琴),何勇曾组建“报童”乐队,受到了崔健“帝王钦定”般的首肯。可好景不长,乐队很快解散了。何勇曾写出了一批相当不错的作品,如大家耳熟能详的《钟鼓楼》、《垃圾场》、《头上的包》、《姑娘漂亮》等等。后来魔岩文化与何勇签约,《垃圾场》1993年发行,整张专辑制作上很有水准,销量也很不错。1996年在首体演出时,因高喊:“李素丽漂亮吗?”而被禁止商业演出4年。2002年春节前因在家中纵火,后在某精神病院疗养,现已基本恢复健康,何勇还能继续自己的音乐旅程吗?(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我一直留意着勇哥的博。)

NO.7《一颗不肯媚俗的心》专辑上市

喜欢张楚的朋友有很多只知道有《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而不知道《将!将!将》和《西出阳关》,这些歌都来自张楚那张地位暧昧的《一颗不肯媚俗的心》专辑。早在1988年,也就是在录制《姐姐》小样的前3年,张楚就已经录完了《一》专辑。1987年11月到1991年期间,张楚开始了他的北漂,与大部分在北京寻梦的人一样,这是衣食无着和无人承认的生活,“兄弟,我的兄弟,好好混,不要太着急。”据说,侯牧人在《红色摇滚》中的那首《兄弟》,就是唱给张楚的励志歌曲。张楚曾接受采访说,对1988年录制的《将!将!将!》等歌感到失望,“我需要的音乐,乐师、乐手们没有表现出来,而另外一些人际关系也令我失望。”直到1993年末,巨大的“张楚”两字,一张模样对偶像派们来说惨不忍睹的歌手穿着一件破背心孤独地蜷缩在封套的角落里愤怒地作声嘶力竭状的照片成了张楚的专辑封套,没有用《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没有用《光明大道》,也没有用《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却用了一个奇怪的名字:《一颗不肯媚俗的心》。制作发行方的这种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投机,借助魔岩的宣传热潮发行当初认为没有价值的东西,据说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专辑的销量。但在客观上,这个行为也使我们对张楚的认识更加立体。

NO.8 94’中国摇滚乐势力

1994年“魔岩三杰”窦唯、何勇、张楚以及唐朝乐队联袂在香港红磡体育馆的演出,轰动香江,这次演出空前绝后,成为摇滚演出经典,更昭示着中国摇滚全面繁荣的黄金时代。歌手用夸张的语气抨击了某些不良现象有其积极的一面,反映了作为个体的人在强大世俗面前的无可奈何,以及小人物的自我调侃和解嘲,另一方面他们又表露出没有进取心的消极,扮演着精神空虚的角色,这种现象在当时非常具有普遍意义,人们厌恶虚伪做作,作为一种叛逆他们堕落到另一个极端,去标榜他们坏得很真实。这基本上是一个很单纯的时期。但同时又是一个摇滚乐的黄金时期,乐坛的繁荣为众多的乐队提供了机会,人们还没有太多商业想法,于是很多人去尝试没有做过的东西,比如速度金属,电子音乐,说唱等等。而另一些人则在进一步实验自己的音乐风格,比如中国摇滚乐史上不得不提到的孤独的张楚和骄傲的窦唯。

NO.9 不会拉琴的祖咒拉出新天地

1995年,祖咒和巴西女音乐家SilviaOcounge为马英力导演的电影《面的时节》创作音乐,这是个很有趣的、才华横溢、全面开花的摇滚乐手。在摇滚乐老本行上,他把早期祖咒式的疯狂提琴运用在演唱中,使人声癫狂而又冷漠,尤其他个人化的高音演唱,造就了国内摇滚乐的一次人声革命,另一方面,他参与行为艺术创作,还写小说(《狂犬吠墓》)。而如今他宣布投入影视配乐的专业行列,最新成绩是贾樟柯的《静物》与朱文的《云的南方》的配乐。

NO.10 武汉朋克裸奔被捕事件

1999年5月1日武汉朋克武汉广场裸奔扰乱治安七人被拘留。武汉朋克也许是全国朋克乐队中最有集体性、最团结也最有冲击力的朋克乐队,最狠的事迹,还是借用武汉朋克元老、生命之饼乐队的灵魂人物吴维自己的话来说。“对我来说搞朋克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就觉得过瘾,摧毁什么权力机器或世界那不是人类力量能做到的,过过嘴瘾罢了。我们把自己看成是国际公民,希望成为一支国际性乐队,去世界各地演出,那就是我们的目的!那太过瘾了!”

NO.11 挂在盒子上的女孩美国巡演归来

几个女孩想要与庸庸碌碌的同龄女孩划清界限,在主流社会之外创造你自己的现实,于是1998年,“挂在盒子上”成立了。“挂在盒子上”乐队是国内第一支也是仅有的一支女子朋克摇滚乐队,乐队成立时有三个人,原成员:主唱兼吉他,王悦;贝司,伊丽娜;鼓手,杨帆。至1999年10月新鼓手沈静加入,杨帆改为吉他手。“挂在盒子上”乐队的歌曲全部由乐队自行创作演奏录制,而且都是用英文演唱,她们的音乐简洁生动,歌词内容涉及女孩的生活,成长,环境,爱情等等。原乐队的三位成员曾作为中国女孩的“新新人类”代表登上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1999年);同年9月该乐队主唱王悦又与毛泽东及克林顿同时出现在该杂志封面,题目为“中国50年庆典”。乐队2000年签约日本BEN鄄TEN经纪公司,2001年,她们的专辑在海外发行,并于同年5月在日本巡演。

NO.12 眼镜蛇乐队的完整阵容合影

1990年1月,眼镜蛇乐队在四川成都首次公开演出,虽仅是翻唱欧美作品及改编的中国民歌,但因全部为女性乐手的团体为国内首见,仍引起轰动。“眼镜蛇”成立于1989年春天,一方面,组队的乐手都有正规的音乐教育背景,另一方面,她们走到一起又有偶然的原因。她们的出现,不仅在中国摇滚乐坛填补了女性声音的空缺,还引起海外媒体的注意。1994年眼镜蛇在欧洲进行巡回演出,同时发行首张专辑的欧洲版《虚伪》,受到海外传媒及乐迷的广泛注目,一度成为中国女性文化最耀眼的焦点。

NO.13 嚎叫俱乐部关门前那面著名的墙

嚎叫俱乐部,这个成立于中国朋克摇滚遍地开花时代的中国北京的朋克圣地,1997年末诞生于北京西北部五道口附近的一条胡同里,直到“无聊军队”在“嚎叫”的第一次演出,算是真正的北京朋克时代揭开了序幕。因为资金等方面问题“嚎叫”于1998年中关门,但此时全国范围内的朋克音乐已经星火燎原、如火如荼。

由于“硬说”的冲击,北京朋克运动在新世纪开始的时候日渐式微。同时,武汉的朋克运动和说唱金属乐队群体却已声誉鹊起。

NO.14 个人收藏的打口CD在网络上互相交换

本因作为垃圾回炉的“打口 CD”收藏了中国一代人成长的声音,“打口”一词的含义已从根本上超越了“垃圾文化”制品的印记,而成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亚文化的一种新标志。“打口一代–这些崭新的偏执、挑衅、迷幻的地下离心分子的全部幻想、热泪、情欲、压抑。痛苦、绝望、悲哀–正以最为大胆,最为刺激,最为有力,以及最最极端的形式狂奔而出。

NO.15 “痛苦的信仰”乐队在北京树村生活

树村藏在上地高科技园区西部,它相对空旷和偏僻的地理位置迅速地吸引了摇滚乐手们,鼎盛时期有一百七八十人之众。树村出来的最青春热血的乐队莫过于“痛苦的信仰”,而树村最有名的事件莫过于由颜峻等人起草、发起的“树村声明”。2000年,针对《北京乐与怒》一片对地下音乐一如既往的误解,颜峻等人发表一份《树村声明》,在不违背法律和道义约束的前提下,停止和剧组的合作。

NO.16 唐蕾带队的成都摇滚奔赴第三次全国巡演

并不是摇滚乐手,却被人称为“摇滚教母”的唐蕾,本来是以平淡度人生的想法于1997年在中国四川成都开了家小酒馆,不料居然成为成都新摇滚的发源地。小酒馆孕育了诸如“声音玩具”、“另外两位同志”、“阿修罗”这样的好乐队、组合。眼下,继2000、2002年两次全国巡演之后,唐蕾带队的成都摇滚第三次全国巡演正在进行中。

NO.17 北京迷笛音乐节的疯狂观众

现场是摇滚的生命,现场是摇滚的最大魅力所在。所以,搞演出是推广乐队与摇滚乐的必要手段之一。“伍德斯托克”从最初被中国摇滚先知先觉者给别人上启蒙课时作为吓唬人的词条和谈资,逐渐变成一种可以被学习和模仿的东西,复制的冲动在一些好事者心里暗暗涌动。1990年2月17、18日,被称为“中国首届摇滚音乐节”的“90现代音乐会”在首都体育馆举行。评论家是这样描述的,“距演出场地首都体育馆一里地之远,不少青年伫立在雨雪交加的街头,等待退票。黑市票涨到50元一张。于是,我们也开始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多年以后,北京终于有了一个规模日渐膨胀的迷笛音乐节,到2003年,在北京迷笛现代音乐学校举办的音乐节已经是全国摇滚青年心中的神往之地了。

NO.18 2001迷笛音乐节舌头乐队主唱吴吞

舌头乐队1997年2月25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成立,到2001年已经声名鹊起。2002年他们发行了第二张大制作专辑《这就是你》,被称为是新世纪中国摇滚乐承前启后的定音之作,舌头乐队在新世纪摇滚乐队中的地位至此已经荣升到教父级别。

在2001年迷笛音乐节的演出上,舌头主唱在简陋的台上,挥舞着拳头对台下眼睛里闪烁着渴望光芒的孩子们吼道:“重要的不是摇滚乐,而是你们……种子就要埋在地下,这样它才能长成大树,长成你们需要的火把。”

NO.19 银色灰尘乐队首发式

作为国内第一支视觉摇滚乐队,这些样貌俊美、音乐技巧合格的“银色灰尘”的男孩子们成了吃螃蟹的人。虽然这支乐队现在已经更名为“TOY”乐团,转向主流摇滚的道路,但是其历经三年,在嚎叫唱片旗下推出一张大碟,两张EP及一张纪录电影的成绩,俨然已使他们稳坐中国视觉摇滚第一把交椅。

视觉系有着共同的特点:浓艳妖烧的化妆、超出常人接受范围的衣着打扮、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表演以及与艺术摇滚派别相关的音乐主张。

NO.20 2003年底二手玫瑰在北展演出

这个乐队最早在北京被人们所知道,是因为乐队主唱梁龙那非男非女的扮相和乐队表演的二人转形式。二手玫瑰被人喜爱也遭人唾骂,喜欢的觉得他们让摇滚生动活泼;骂的人觉得他们糟践了摇滚乐或者二人转。“二手玫瑰”去年底在北京展览馆的演出具有标志性意义,这是地下乐队首次走出酒吧做如此盛大的专场演出,他们还把具有东北地区独特民俗风情的生活用品作为道具,加以艺术化改造,引入舞台,乐队成员一如既往身着华丽的服装登台。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吴亦凡的新歌到底算不算中国风?

音乐猛料

费玉清宣布封麦退休,这位“污妖王”正式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

诗与远方

豆瓣9.6,这个国内最好的脱口秀再也回不来了?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