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楚:感到不适时离开,有话要说时回来

有话直说 张楚:感到不适时离开,有话要说时回来

张楚,一个一直被外界冠以孤独诗人称号的摇滚歌者,当我们一直习惯于用这样的称号去定义他,那么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当整个世界都说,他应该像…

张楚:感到不适时离开,有话要说时回来
张楚,一个一直被外界冠以孤独诗人称号的摇滚歌者,当我们一直习惯于用这样的称号去定义他,那么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当整个世界都说,他应该像他们一样,他会选择随波逐流还是遗世独立?用音乐挥洒青春的激情年代,是什么令他心灰意冷,无意留恋?当金钱至上,商业为先,艺术和金钱,是水火不容,还是相爱相杀?面对种种疑问,张楚自己有话要说。

1987年,张楚只身离开西安,到北京寻找自己的音乐梦想,他极具诗人气息的歌词所传达出的人文气息,很快吸引了乐迷的耳朵,他与唐朝乐队、窦唯、何勇等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的“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更是取得了空前成功,可以说他参与和见证了中国摇滚乐最辉煌的鼎盛时期,然而当新千年到来,他却选择悄然离去,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位摇滚诗人与乐坛不辞而别呢?

张楚:感到不适时离开,有话要说时回来

张楚回应说,中国的文化,对于特立独行的音乐不够尊重,中国文化一直要求“求同”,很难有新的分支出来,而国外的情况就会好一些,因为国外的教育会鼓励一个人勇敢地推翻过去,而不是要求所有人都一样,这是中西方文化教育上的最大不同。而一直以来,摇滚都是独立自由和反叛的代名词,身处迷茫之中的人们,期望通过摇滚,来宣泄内心的躁动和不安,然而正是这份放荡不羁,使得中国摇滚与主流市场之间,似乎隔着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迷墙。在这种大环境下,张楚感到束缚和挫伤,于是他选择了远离。

当被问及,是否觉得目前中国音乐的商业模式存在问题时,张楚沉思了一下说,在国外,歌手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找认可自己的合作伙伴,可以找个小的合作室,大家一起来做一件新的不一样的事情,比如说Lady Gaga。而在中国却认为,应该抓住最广泛的屌丝群体,歌曲应该要接地气,所以统统把歌手按照符合这种商业价值的方向去培养,我觉得这个挺变态的。

张楚:感到不适时离开,有话要说时回来

个性与商业之间的鸿沟,使得中国摇滚在经历了90年代的辉煌之后,逐渐转向小众和地下。与此同时,盗版和互联网所带来的冲击,也使得唱片市场日渐萎靡。然而,在这个唱片已死的时代,摇滚却凭借着其强烈的现场感,重回大众视野。不知从何时起,参加摇滚音乐节,悄然成为了一种时尚的消费方式。而张楚,也开始通过现场演出的方式,重回舞台。但是现场演出,是否会成为拯救音乐行业的救命稻草?我们追捧音乐节,究竟是因为对音乐的热爱,还是仅仅只为制造一个宣泄的出口?

张楚认为,音乐行业能够通过现场音乐这种方式拯救,但是音乐文化,仅仅靠音乐节是做不出来的。现场音乐节只能带给人们外在的感官刺激,而内心的感受仅仅只靠音乐节是不够的。

关于当年最向往的生活方式,张楚想了想说道,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有一辆汽车,有一个照相机,然后随便,爱去哪儿去哪儿,想跟谁说话就跟谁说话,我小时候的理想是这样的。

但是现实就是这样,音乐在现在一定会牵扯到商业,牵扯到认同,认同有的时候是违背你的兴趣。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5年前惨遭《好声音》淘汰的他,原来被我们低估了这么多年…

有话直说

流传在外国富豪圈的蟑螂奶,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音乐猛料

为什么47岁的木村拓哉,该成为所有偶像艺人效仿的标杆?

草帽洛克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8
阅读量
2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