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黑豹:不要闭嘴,继续骂吧

有话直说 专访黑豹:不要闭嘴,继续骂吧

黑豹乐队,是中国摇滚音乐史上一个重要的名字。1987年,当李彤和王文杰等人从北京郊区大兴的福利工厂的乐团走出,决定成立一支名叫“黑豹”的乐队时,…

专访黑豹:不要闭嘴,继续骂吧黑豹乐队,是中国摇滚音乐史上一个重要的名字。1987年,当李彤和王文杰等人从北京郊区大兴的福利工厂的乐团走出,决定成立一支名叫“黑豹”的乐队时,并没有人能意识到他们的第一张唱片创造了华人摇滚乐队在世界上专辑销量最多的纪录。随后的黑豹形象却是尴尬的,面临不断的主唱更替,后来的四张专辑也并无第一张的影响力,不少人认为窦唯离开后的黑豹乐队只是徒有其名。今年7月,黑豹乐队宣布最新的主唱、80后的张淇加入,而时隔9年也再度发行唱片——成军25年来的第6张录音室专辑《我们是谁》。而新歌《我们》一经投放网络就遭到拍砖无数。

黑豹乐队

1987年成军,1991年首张专辑《黑豹》在香港、台湾地区首先发行,歌曲在香港电台排行榜蝉联数周冠军,进而影响至内地以及东南亚地区,在盗版盛行的当年,销量高达150万,其中《Don’t Break My Heart》、《无地自容》等至今还是K歌金曲。而在获得巨大成功之后,黑豹面临主唱窦唯的出走,在栾树、秦勇更替主唱并相继离开之后,主唱似乎成为了流水席,至今为止前后经历了9任主唱;音乐上也遭遇尴尬,后来的专辑《光芒之神》、《无是无非》等并没有达到第一张的影响力。2013年张淇加盟成为最新主唱,并推出第6张专辑《我们是谁》。目前乐队成员有元老吉他手李彤和贝斯手王文杰、鼓手兼经纪人赵明义,1999年加入的键盘手惠鹏,以及2013年加入的主唱张淇。

被争议的历史

“从第一张专辑出来就有很多人骂我们,包括窦唯在的时候”

在7月中旬黑豹全新专辑发布之前,6月底黑豹乐队就将一首叫做《我们》的单曲开放了网络试听,并配上跟过去的铆钉黑皮衣、不羁长发大相径庭的造型照——造型中60后的老炮们李彤、王文杰、赵明义吹出了“花样美男”的发型,80后张淇俨然就是木村拓哉的模样。这引发了关注黑豹的网友的激烈反应,吐槽拍砖无数,造型被戏称为“洗剪吹”版的SMAP(日本偶像组合),曲风则被说成是“商业化伪摇滚”。

南都娱乐周刊:新歌《我们》出来受到很多质疑,之前有预料到吗?

李彤:这还真是没有想到,专辑出来之前我们做过几次新歌试听会,从专业人士到普通听众最后综合评分这首歌是最高。

南都娱乐周刊:专辑中,你们自己是最满意这首歌吗?

李彤:我们觉得还可以,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想用这首歌引出专辑“我们是谁”这个概念,我们想说的是我们是黑豹乐队,但不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黑豹乐队,以新人的姿态和全新的面貌展现给大家,从造型到音乐的变化让听者感觉我们的变化。而且歌词我们并没有自己创作而是专门请了梁芒来填,就是希望用第三者的角度看“黑豹”。

南都娱乐周刊:可能很多人看到封面的“花样美男”造型就会有很大的反应,这似乎不是印象中的黑豹。

李彤:花样美男吗,哈哈哈。那我觉得挺好,很有时代感,这就对了,不然还能设计成什么样。很多人觉得不适应,觉得我们还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状态,但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完全不能接受,如果还是那个样子,可能骂得人更多。我们音乐要进步、符合时代潮流,不能考虑太多,就是想通过这件事表现我们的心态是很年轻的。

南都娱乐周刊:我觉得音乐似乎都柔和了许多。

李彤:我倒觉得很有杀气,音乐更成熟了。

南都娱乐周刊:在这张专辑之前几张专辑都没有第一张反响大,你们是什么心态?

李彤:肯定会有些失望,但更多的都是反思,什么地方做得不尽如人意,我们没有把责任推给环境,还是要反思自己。没有反思也没有现在这张专辑。其实反思一下,就感觉这张专辑影响很大,一味都是好话可能也没人在意。昨天有个朋友说,光听这么多人骂你,你知道今年流行歌手摇滚乐队的这么多人发唱片,没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动静,黑豹发唱片现在已经成了事件。这就是很成功的,我们反而要感谢骂我们的人,不要闭嘴,继续骂吧,反正不可能所有人都骂我们。

张淇:我们那天首唱会的时候主持人说,“25年前开始关注黑豹的人用了25年时间一直在骂黑豹,但这些正是最爱黑豹的人”。

李彤:可能这就是黑豹情结。1991年从第一张专辑出来就有很多人骂我们,包括窦唯在的时候,就一直有很多争议,为什么?说我们不摇滚,向商业妥协……不是说窦唯在的时候全就是颂扬,我们那时候也气愤,我跟赵明义每次看到负面消息就很气愤,现在我们都长大了,25年了,都成熟男人多少年了,要是一直为这件事困扰,我们真的别活了。封面往那儿一放很多人就开始骂,“这帮老东西”,“老不死的”,这样的话网上看得多了,他凭着先入为主的感觉,并不见得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我们不想永远活在上世纪90年代初,但不可能阻止有些人一直活在25年前,反过来如果我们一直坚持过去那种风格,没准被骂得更狠。

惠鹏:有些话其实是对黑豹期望太高,我们能接受良性的意见,对音乐的意见,有些人对我们是听到“黑豹”两字就开骂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去争论。

李彤:有人借此发泄骂脏字跟音乐是没有关系的,你骂,你的观点我无法阻止你,我也不想改变你,我把自己做好就ok了。我们无所谓。

成军已25年的黑豹乐队,在很多乐迷心中已经经历几个阶段。这些阶段跟更换几任主唱有关,也跟迄今为止的六张专辑有关。右上是黑豹发行第一张专辑时的阵容,主唱窦唯;右中是峦树任主唱时期的乐队阵容;右下是秦勇任主唱的黑豹。如今黑豹已经有80后新主唱加入,他们在这个纷乱和浮躁的时代又将有怎样的表现和影响呢?

成名史也是累赘史

“摇滚乐怎么就要一直穷困潦倒,抱着吉他一张嘴就是怨气”

黑豹发上一张专辑《黑豹V》还是在2004年,时任主唱是秦勇。此后,黑豹除了隔一段时间会蹦出“换主唱”的新闻,并无任何新作品,黑豹的创作力被质疑,《黑豹V》一度被视作黑豹乐队最后的作品,不少人以为黑豹已经解散了。这9年里,黑豹被人淡忘了。

南都娱乐周刊:这9年来黑豹并没有很多新闻,平日里你们在做些什么?

惠鹏:这9年来,我们一直在做各种各样不同的演出,一直坚持创作和累计作品,排练一直没有停过。我们也一直想发专辑,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一个真正赏识黑豹的唱片公司,遇到了丰华秋实,很快就开始的唱片的制作。

南都娱乐周刊:专辑收录的是9年来的创作吗?

李彤:有一部分是,过去攒下的小样中挑选的。

南都娱乐周刊:歌曲选择上有什么方向和原则?

李彤:符合黑豹音乐路线——流行摇滚。

南都娱乐周刊:这次我听到一种声音是“歌曲太流行了,不坚持摇滚了”。

李彤:我们一向在做的就是流行摇滚,从来没有把自己标榜成一个纯粹的摇滚和另类的乐队,我们喜欢做这样的音乐,这是我们的选择,流行没有什么不好。有人还说什么“向商业妥协”,任何音乐都离不开商业,摇滚乐怎么就要一直穷困潦倒,不能喝红酒不能穿西装,抱着吉他一张嘴就是怨气……
南都娱乐周刊:除了制作的变化,在创作上跟过去所强调的内容上有什么不同吗?

李彤:我们过去所表达的也不是政治上激进的东西,表达的都是我们生活的状态,完全是自然流露,其实有时候动机来了最初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很多时候是随心所欲的。

南都娱乐周刊:你们对创作力怎么看,会担心吗?

李彤:创作当然有高潮低潮,但只要坚持创作,总有好作品的期待。

专访黑豹:不要闭嘴,继续骂吧

从成功到低谷

“窦唯从来不是黑豹的包袱……我们是中国摇滚史上最成功的乐队,生活一定ok啊”

窦唯于黑豹乐队来说,不仅仅意味着辉煌,也是乐迷心中一个“节点”。而这个对于目前刚刚推出第九任主唱的黑豹来说,无疑又是充满尴尬的。

南都娱乐周刊:黑豹成军25年了,你们一出道就大火,但之后也经历低谷。现在回头看看最困难的是什么时候?

李彤:从1987年大兴县福利工厂组建一个电声乐团,第一任经纪人郭传林把我们俩攒在一块,到后来出来自己组建乐队,1991年发行了第一张唱片。后来经过几次成员更换到现在,黑豹这25年来经历的事情太多,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经历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 其中是在1992、1993年黑豹大火,全国巡演,但1994年就经历了至今为止最低潮的时期。这个低潮,不是我们成员造成的,主要是受到政策的影响,要摇滚乐自生自灭,几年没有一场演出,不上报纸电视,摇滚乐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走低了。

南都娱乐周刊:巨大的成功很快遭遇低谷,会不会给后来的发展带来包袱?

李彤:刚开始也有落差,但总的来说我们心态还不错,没有受到太多影响,相信有一天会过去。生活当然受到很大影响,没有演出、盗版很多没有版税收入,苦就苦一点吧,但之前不也是那么苦过来的,所以……无所谓,年轻也没什么考虑,就爱谁谁。
但后来跟原来的唱片公司解约,自己投资做了第二张专辑,从封面设计到制作都是自己一手完成,当时有些粗制滥造,不是故意而是自己的技术达不到那个标准,那张专辑就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喜欢。到了第三张第四张,更换了两次主唱,这些对黑豹发展实际上都有很大的影响。

南都娱乐周刊:这些年黑豹的成员生活上ok吗?

李彤:我们是中国摇滚史上最成功的乐队,生活一定ok啊。

南都娱乐周刊:这么多年来有过玩不下去的念头吗?

李彤:没有!就是热爱。能够在一起走这么多年就是默契,分歧其中肯定有,但大家在一起商量。

南都娱乐周刊:在1991年-1993年之后,还有过你们觉得状态特别好的时候吗?

李彤:之后的状态都一般般,最好的状态就是现在。

南都娱乐周刊:很多人难从窦唯时代的黑豹走出来,你们自己怎么看待呢?

李彤:有一些人觉得窦唯就是黑豹,没有窦唯就不是黑豹。我们从1987年开始创立了黑豹,给黑豹起了名字,真正的黑豹不属于某一个人,而是一个整体。你喜欢谁你就去听谁,但很多人说黑豹吃窦唯的老本,说我们《无地自容》唱了20多年,但请问了,这是我自己的作品我没有权利去唱吗?

南都娱乐周刊:那这张专辑你们自己跳出窦唯那个“包袱”了吗?

李彤:我们一直没有这个包袱,完全没有!如果有,就不要做了,我们就找他回来就好了,然后按照别人的意思,跟着别人走,黑豹就可以彻底成为一个伴奏乐队就算了,这不是我们所想的。

南都娱乐周刊:乐队一直强调在坚持黑豹的精神,所谓的黑豹精神是什么?

李彤:摇滚精神并不是砸乐器,黑豹一直在逆境中成长,从未想过放弃,任何事情不会打垮我们,这是我们的黑豹精神。

质疑也是一种力量

“敢于站在风口浪尖来黑豹当主唱的人一定是内心很强大的”

“频繁更换主唱”像是黑豹一个标签,还是不太好看的那种,实在是乐队里的忌讳。这次在黑豹的老炮面孔中忽然出现了80后的新鲜血液,长相清秀的张淇其实并不是一个完全的新人,他在音乐圈也摸爬滚打多年,在舞蹈学院学过舞蹈、在酒吧作过驻场歌手、玩过乐队、当过电台DJ、参与过电影《寻枪》的音乐创作、签约过京文唱片发过单曲、还参加过“快男”并成为西安赛区十强……一个混过多年的80后成为中国最具盛名并更换主唱的黑豹乐队的主唱,这让人产生问号。

专访黑豹:不要闭嘴,继续骂吧
南都娱乐周刊:换主唱对于一个乐队来说挺致命的。

李彤:换主唱最主要的问题不便说,离开了就相互尊重,我们别去打扰别人,你能理解我吧?

南都娱乐周刊:听说这次主唱只找了张淇一个人?

李彤:2007年有个影视作品,张淇在惠鹏那里录制的,当时就印象特别深,觉得他辨识度高,符合黑豹音乐的特质——对黑豹音乐的理解,对乐队的喜好相同,擅长黑豹的流行摇滚风格,不光是力量,还有细腻情感的表达。这是一种缘分,可遇不可求。

南都娱乐周刊:黑豹成名的时候,你还是小孩呢。

张淇:其实2007年在惠鹏家录音的时候我就跟彤哥提过,我想当黑豹主唱,我不在乎当时谁在当主唱,就是我想当黑豹主唱,我不管他是谁,就算窦唯在又怎么了。但彤哥说我们现在有主唱,刚在一起。没想到过了6年多,我在楼下遛狗,接到彤哥发来的3条30多秒的长语音微信,第一条就是“你感不感——兴趣来参加黑豹新专辑的录制工作”,当时在“感不感”之后,彤哥停顿了一下,我就感觉是“敢不敢”,听完特别恍惚,一个夙愿要达成了?
但我没有第一时间回应。恍惚然后冷静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但我要好好想想,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你进这个乐队你面对的是什么,我要做好准备,我要想好对自己负责、对他们四位负责、对摇滚乐负责。

南都娱乐周刊:黑豹换过很多主唱,你会不会有顾虑?

张淇:我没有顾虑。换主唱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不是完美的人,我只想怎么把自己的状态放到最好,跟黑豹重新走。我来黑豹不是当明星,我是来这儿做喜欢的音乐的。我和彤哥、杰哥喜欢的东西都很像,台上互动的激情都很好,用言语无法形容。

南都娱乐周刊:有没有考虑隔着代呢,话语权能行吗?

张淇:这不该是考虑的问题,我当然有我的压力,但我要是一直想他们都是一线的摇滚明星我怎么怎么,我永远都是一个卒子,不能当大王,我在一个王者的乐队,我会慢慢当一个王者。而且来了之后几位大哥都一点架子没有。

南都娱乐周刊:你有没有想过只要接了主唱就一定有人骂?

张淇:对啊,我当时在接受之前想过,但你经得起多大的赞美就得经得起多大的诋毁。不用去期待都来夸我。

李彤:敢于站在风口浪尖来黑豹当主唱的人一定是内心很强大的,来的人都会早就知道面对很多的事,无需讨论。已经证明了新主唱加入给我们来到新的东西。这是黑豹有史以来我最满意的一张唱片。

后记

恍若隔世的中年大叔

这次见到黑豹几个老哥,我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儿时受到的摇滚乐启蒙大概也是从他们开始。除了陌生的主唱,李彤、王文杰都早已经成为了中年大叔,聊起天来人很和善,但说起被骂尽管口中说并不在意,但还是难掩愤愤不平。其实我也觉得黑豹挺委屈的,太高的起点令他们背负了太多听众心中摇滚乐应该承载的社会责任重负,而就像李彤所说的他们本来就是“流行摇滚”,唱的都是自己的生活,从来也没有想叛逆抨击的表达。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靠PUA把妹的男人,永远是我看不起的弟中弟...

音乐猛料

演唱会人太少被骂吃冷饭,昔日摇滚英雄真的落魄了?

有话直说

那些从央视出走的人,现在混的还好吗?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