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电影《Lou Reed's Berlin》

Lou Reed生平 Lou Reed出生于长岛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生性反叛的他厌恶学校,却钟爱摇滚。他曾在歌里唱道“摇滚拯救了我的生命”,事实也正是如此。…

Lou Reed生平

Lou Reed出生于长岛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生性反叛的他厌恶学校,却钟爱摇滚。他曾在歌里唱道“摇滚拯救了我的生命”,事实也正是如此。由于他的双性恋倾向,保守的父母逼迫他接受电击疗法,日后他回忆,“居住在郊区的家庭成员总是喜欢令彼此哭泣”。而对当时的他来说,唯一的反抗方式就是音乐。

在雪城大学就读的时光对Reed来说意义非凡。彼时他师从诗人兼作家德尔摩-舒瓦茨。舒瓦茨被Reed形容为是其人生中遇见的第一位“伟大的人”,他鼓励Reed进行写作以表达自我。后来Reed写了一首《My House》,向这位恩师致敬。

大学毕业后,Reed搬至纽约生活,靠写歌及跑夜场驻唱维持生计。他先后认识了中提琴手John Cale、吉他贝司手Sterling Morrison、鼓手Maureen Tucker,几个人成立了乐队“地下丝绒”。Reed人生中遇见的第二个“伟大的人”,就是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尔。1960年代中期,地下丝绒乐队顺利通过面试,被沃霍尔的“工厂(Factory)”签下。“工厂”是沃霍尔扶植先锋艺术、音乐、实验电影、迷幻派对的平台,在那里他拍摄了一部实验电影《不可避免的塑料爆炸》,地下丝绒乐队正是这部电影的主角。“沃霍尔是伟大的催化剂。所有都因他而起,一切都因为他才有可能。”1998年Reed接受采访时回忆道。

由于音乐品位太过超前,地下丝绒乐队在当时并不为主流媒体所接受。纽约时报在引述他们时简直仿佛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称其为“沃霍尔的爵士乐队”、“摇滚和埃及肚皮舞的结合”。这在今天听来令人忍俊不禁。

在沃霍尔的建议下,地下丝绒乐队接纳了西德女歌手、模特Nico担任乐队女主音。焕然一新的乐队推出了著名的《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专辑,专辑封面是沃霍尔画的那根标志性的大黄香蕉。Nico的气质被形容为独一无二,一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无数。她起初是一名模特,21岁时在和朋友一起玩的时候遇到了电影大师费里尼。为了将Nico放入他的电影,费里尼不惜修改已经拍了一半的《甜蜜的生活》的剧本,加入她的戏份。1962年,她在意大利旅行时又邂逅影星阿兰-德龙,Nico为德龙生了一个孩子。

加入地下丝绒之后,Nico和Reed又开始了一段罗曼史。Reed为Nico写了一系列情歌,《Femme Fatale》、《All Tomorrow‘s Parties》和《I’ll be Your Mirror》等,而最后这一首歌被认为是Reed最好的情歌。然而Nico和Reed以及地下丝绒的蜜月期都未能持续很久,据称她和Reed之间争吵不断,地下丝绒成员也未能真正接受Nico作为他们的主音存在。这些最终造成他们的决裂。

地下丝绒乐队本身也是矛盾不断,1968年,经过长时期的不和,Reed将中提琴手Cale赶出了乐队。1970年,Reed自己宣布单飞。70年代的Reed给人极度颓废之感,他吸毒、酗酒,在每次演唱会之前都要注射海洛因。有一次大卫-鲍伊建议他洗心革面,他甚至反过头来辱骂鲍伊。1980年代,Reed终于戒掉了毒品,他的音乐生涯还在继续。1990年代,他和地下丝绒乐队原成员重聚一堂进行演出,甚至还与Cale修好,一起向沃霍尔献歌以示致敬。他依然还保持着实验精神,2002年,他推出有关爱伦坡的演唱会专辑《The Raven》,2011年他与Metallica合作,推出《Lulu》。他的现任妻子是音乐人Laurie Anderson,两人一起合作音乐,并于2008年结婚,她陪伴他直至离世。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谈初夜、聊出轨,能让明星说真话的综艺也就它了!

有话直说

我在海南出门买包烟,能碰到九个东北人...

生活腔调

中国影帝有很多,但廖凡这种硬汉只有一个!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