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

我要把我的热血和大便,都统统抛在这旗帜上面。 作为新朋克的代表人物,地下婴儿并不那么爆烈,但人家还有力气撕扯伤口,以《觉醒》的纯洁,以《…

我要把我的热血和大便,都统统抛在这旗帜上面。

作为新朋克的代表人物,地下婴儿并不那么爆烈,但人家还有力气撕扯伤口,以《觉醒》的纯洁,以《种子》的无辜,高伟(高幸)揭开了一代自闭症患者的心灵。难怪有同龄者说听地下婴儿的歌,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地下婴儿作为国内第一支“Old Skool”风格的朋克乐队,其原始、粗糙的朋克之声和简单明快的音乐令众多年轻乐迷为之震撼。也因为他们的年轻,于是让和他们同样年轻的摇滚爱好者纷纷期待起来。可是在一片期待声中,地下婴儿忽然沉寂。

评论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台湾音乐教父75岁还登台,两鬓斑白演一次哭一次

有话直说

看了《乐夏》第二季参赛名单,我觉得冠军就是他们了

有话直说

郭德纲:过去我给你当狗你不要,现在我成了龙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910
阅读量
498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