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访谈:摇滚幸存者

有话直说 汪峰访谈:摇滚幸存者

下面摘录了部分2011年底汪峰与三联生活周刊的对话,主要关于“伪摇”,关于八九十年代中国摇滚的状态。作者王小峰。 三联生活周刊:过去很多人在…

下面摘录了部分2011年底汪峰与三联生活周刊的对话,主要关于“伪摇”,关于八九十年代中国摇滚的状态。作者王小峰。

三联生活周刊:过去很多人在批判你的摇滚商业了,甚至觉得你是个叛徒。

汪峰:好像摇滚乐一商业了,所有人都觉得特别特别失望。可是如果一个国家这个领域里不商业,那才是真正走上绝对的悲哀。因为商业必须走到高级商业才能转化为艺术,很多人就在这个坎儿完蛋了。然后很多人认识到商业有必要之后,就开始出现那些庸俗的商业,比如选秀什么的,又打倒一批。那边挣钱无数,这边还是苦哈哈的。可是为什么美国有“美国偶像”,英国有“流行偶像”?人家运转得都特好。必须承认是我们落后意识造成所有先进的事物到了中国都会变质,就是内容部分极其虚弱,其他部分极其壮大。所有这一切我认为对真正做音乐的人内心深处是会起到作用,就是你是否真正内心强大。可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没有这些事情,有别的事情,内心不强大的,你一样是过不去的。从我组建乐队到2000年,60年代出生的摇滚音乐人,直到现在他们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真正光彩的音乐是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那一段时间。是否能延续,那就是我后来经历的,真的是特别难。我相信只有我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我不能完全肯定,我大概觉得我是对的,而且我慢慢觉得我越来越对。就是那个坎儿,只有我在不断地去参加那些被各种人狂骂的演出,“同一首歌”、“欢乐中国行”,我的专辑还是摇滚,我该做演唱会还会做。我不认为我是在做一个顺应时代的事情,我不认为我参加了这样的演出我的人格就变得特别肮脏。

三联生活周刊:可能人们都没有什么信仰,然后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些靠不住的东西上,所以容易失望或迷失。

汪峰:这就是我上一张专辑为什么叫《信仰在空中飘扬》的原因。坦白地讲,所有中国人在做音乐做艺术的时候,90%的层面必须来自学习西方,这是明摆着的。但是学习完了怎么办?如果你没有信仰就立不住。到了那个层面,跟哪个国家、地区、民族都没有关系。但是比较可悲的是,现在大众把信仰理解成了很多别的。聪明的人,他是利用信仰,把它变为他的一种商业手腕儿。市面上经常看见一些大师,已经跟信仰没关系了。极富阶层,信仰对于他来讲要不就早已根深蒂固,或者说他已经不需要了,因为他有别的东西支撑着他,虽然他也空虚。但是信仰对于底层老百姓是最重要的,没有这个的话,当他接受一个事物的时候,就会曲解。西方人对很多东西的理解,都会不言而喻,自己并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实际上驱使他去对这个东西做出判断的,就是这个信仰。我们这儿直接把它给理解成,就是属于运气好了去烧烧香,这跟信仰有什么关系?真正有信仰的人如果不是做艺术,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有可能就是活我自己的,但是真正发生什么事情时你才能看到他人性的伟大。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受到非议的时候,心里想没想过去改变什么?

汪峰:《飞得更高》或《怒放的生命》这两首歌我从来没想过为一个群体或国家去写,那样也写不出来,它就是给我自己写的。恰好时候赶得对,就是国家都选用了这些歌。当我回头审视这些专辑,至少觉得,在以后的专辑里调整一下,让歌曲之间太过于鲜明的差距要融合得更好一些。我比较遗憾的是凡是老百姓最喜欢的歌都是我认为这张专辑里很一般的,绝对是90分以下的作品。从这个层面上讲,是自己还没有做到最好。如果这首歌恰恰也是我自己肯定,在艺术效果上也比较好,老百姓也选择那首歌也正常。后来《信仰在空中飘扬》中的《春天里》,我才觉得到了我心目中比较理想的水平线。

三联生活周刊:1994年前后国内摇滚乐环境变化很大,你在其中感受到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

汪峰:1994年以前是纯粹的艰苦阶段,那时候哪个吉他手拿一把吉布森吉他,那确实牛,放到现在就完全不值一提了。那之后就开始分化了,有很多人开始下海,开始影响到所有行业,至少它说明了每个人的脑袋开始活泛了,追求财富已经从过去羞于谈论到觉得很正常。这种意识到了摇滚圈就不是一个简单问题了:你是不是真摇滚啊?你怎么就知道挣钱?天天就这个问题开始纠结。从1996年开始,这个行业开始优胜劣汰。那时候我的唱片公司是京文唱片,和我签约,没有词曲费没有版税,一张专辑制作费有十几万元,我们全部用做录音。我前两张专辑录音结束后剩2万多块钱,7个人分,这就是我们所有的收入。实际上对我们生活来讲没有任何改变,还是没钱,房租得借钱,我并没有觉得做这个行业能够改变生活甚至让自己觉得自豪。比我年龄再大一点的人,他们受到冲击和变化对他们的影响更大,有些人甚至不接受新东西。那一段时间是既混乱但又预示着新秩序的出现。从1997年我们乐队出第一张专辑开始,我就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就是以前我所喜欢的很棒的乐队和个人,开始分崩离析,要不就消失了。只有极个别的人在往后走。当我看到一场演出或者听一张唱片的时候,心里会有一个比较清楚的判断,我知道支撑他的是什么,暴露出的弱点会导致他怎样,你会看到他们一直在用一种精神撑着,但前提是它的外部环境必须对他有巨大的支持力。1万人听你唱和100人听你唱,是不一样的。

三联生活周刊:所以很多人停下了。

汪峰:你知道我的感受吗?实际上在中国,既难也简单,你只要做到你听说过的好的规则和那个档次里边人们做到的,先不提做得好的,你就已经比别人成功了,这是我切身感受到的。你在这基础上又开始要求质量,你就已经把那些人又甩在后头了。但实际上这很可悲,我做的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一个音乐家应该做的。我事无巨细,所有跟我有关的事情我都要去过问,因为这块不允许我偷懒。你不管,最后你会看到各种你不能忍受的事情发生。我们老说和西方的差距,差距就是基础,没有那个商业环境。如果我身上不具有商业价值,唱片公司不会跟我签约。我这张新专辑的投入接近400万元,但我4个月的演出就能把这笔制作费挣回来。

——文章摘自三联生活周刊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蔡徐坤粉丝官宣退出微博打榜,“流量大战”之后大家都清醒了

有话直说

周杰伦夕阳红粉丝:我们想赢很容易,关键还要赢的优雅

有话直说

周杰伦粉丝疯狂围攻罗永浩:这不是声援,是抹黑

摇滚当家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10
阅读量
10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