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音乐猛料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哎呀妈呀,削他

笑是所有人都不会拒绝的,在哪个时代都是稀缺品。

因为它举重若轻,代表着风雨人生路上的豁达与看破。

喜剧是让人发笑的内容形式,以前是戏剧的一种,现在已经扩展到各种艺术门类。

不管是小说、影视剧,还是相声、小品,以及现在流行的脱口秀,都算。

当然,必须得包括东北一宝,二人转。

二手玫瑰是一朵奇葩,从2003年第一张专辑开始,居然把摇滚乐做成了一出反讽的喜剧。

从名字,到歌词和视觉,再到主唱梁龙、吉他手姚澜等人的台风,都包含着一种高级的讽刺。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2017年8月6日,山东日照某音乐节

两年前我就觉得梁龙迟早要参加《吐槽大会》,因为这档节目的调性,太需要二手玫瑰这个“吐槽鼻祖”了。

节目想传达的理念是:“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

讽刺和吐槽本质上都是让人直面真相。

但真相往往是伤人的。

平时不敢说的真话,在《吐槽大会》里表达出来,夹在各种真真假假的段子里,就显得没那么严肃,大家可以一笑而过。

昨天,节目组终于请来梁龙,还特意把他和李佳琦放在一期。

当“摇滚教母”+“摇滚第一美妆博主”遇到“口红一哥”,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从第五分钟开始直到最后,都是吐槽李佳琦的。一共包括四层意思:

1、摆正位置,他是玩摇滚的,美妆博主只是玩票。

开头,梁龙说当美妆博主是被逼的。

他还在台上,正儿八经地唱了一段代表作《命运》里的台词:“哎呀我说,命运呐……”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然后说:“这(摇滚)就是我的本行,我不能忘了本职工作。”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最后的最后,他调侃说:“摇滚教父有很多,摇滚教母只有一个。”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2、做摇滚难火,做美妆博主火得快。

梁龙说,他作为一个玩摇滚的,因为美妆得到一些点击率,其实有点害臊。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他说他花了十几年做摇滚,攒了三十万粉丝,结果美妆做了两个月,就涨了七万粉丝。

初略计算一下,后者的效率是前者的20多倍。

讽刺啊!

但他还是很开心,因为二手玫瑰的老粉丝没有掉,新粉丝开始听他的歌。

接着他抛出了一个梗。

以前摇滚现场都是这样:

现在有人开始这样:

哈哈哈,笑死我了。

以后看二手玫瑰现场,一定要记住用这个手势。

3、李佳琦的吆喝非常苍白。

梁龙想不通,在节目现场坦言:“(李佳琦)如此苍白的吆喝,怎么在这个时代,还这么管用?”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我二十年前,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同学喊‘哇塞’,就特别时尚,然后二十年后还这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时代的进步。”

接下来,龙哥抛出了全场最大的埂:

“这事在我们以前的东北,就他那咋咋呼呼的样儿,按我们话就是:‘哎呀妈呀,削他!’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全场爆笑!

李佳琦更是笑到脸部变形。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太真实了!哈哈哈哈!

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这种吐槽才是真正到了点子上,包含了极大的讽刺。

一语戳破了李佳琦“OH MY GOD”爆红背后的无逻辑。

紧接着,龙哥又来了另一个梗。

他说李佳琦比他命好,他二十前就开始化妆,玩的太早,那时候没人叫他美妆博主,统称为两个字:

“变态!”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4、李佳琦很努力,但该过气还得过气。

梁龙说话太直接,他表示李佳琦很努力,一年直播300多场,主要目的是怕他的粉丝不看自己。

他还说,不用怕,因为过气是早晚的事,市场就是这么残酷。

“口红一哥大家也会看腻,以后主要看的就是口红龙哥。”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以上四点,就是我对梁龙这次吐槽李佳琦的关键点总结。

这才是一段有水平的吐槽啊!

龙哥不愧是龙哥,二手玫瑰玩了这么多年反讽,这一段脱口秀,不丢人。

既幽默,让所有人,包括李佳琦和李佳琦的粉丝哈哈大笑,又赤裸裸地揭露了这个时代的荒诞。

什么是荒诞?

加缪在《西西弗神话》中说:“当人对世界的理性和幸福的热望,碰到了这个非人的毫无意义杂乱无章的世界,荒谬就产生了。”

意思就是:当理性的思考和崇高的理想,被这个无逻辑的现实世界无情打脸时,荒诞就产生了。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吐槽的四点内容,至少揭露了以下两点现实:

1、以前自己踏踏实实玩摇滚没多少人买账,现在随随便便搞几个美妆视频,莫名其妙就火了。而李佳琦这种苍白的吆喝能流行,说明虽然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但人的思想一直还是老样子,毫无进步。这就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2、噱头大于内容的走红有个大问题,就是很容易过气。这和努不努力没什么关系。因为大众喜欢你,就是图个新鲜。等过两年,不新鲜了,核心竞争力自然就没了。到时候自然会被其他“口红一哥”所取代。

梁龙这不是针对李佳琦,而是这个时代。

没有李佳琦也有王佳琦,梁佳琦,朱佳琦……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梁龙的脱口秀内容,不是为了搞笑而搞笑,而是将他要表达的内容,用幽默的方式进行包装处理。

但其实现在很多说脱口秀的,纯粹就是为了逗大家开心,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完全称不上脱口秀演员,最多是个段子手。

而幽默这件事,二手玫瑰从第一张同名专辑就开始做了。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伎俩》这首歌里,开头劈头盖脸就来了这么一句:“大哥你玩摇滚,你玩它有啥用呀!”

紧接着梁龙唱到:“我必须学会新的卖弄呀,这样你才能继续的喜欢。看那艺术像个天生的哑巴,它必须想出别的办法说话,说话。”

这首歌解释了二手玫瑰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样的二手玫瑰。

因为大众现在不喜欢艺术,只喜欢卖弄。

艺术代表内容,代表思想;

卖弄代表噱头,代表流量。

所以有点理想的人,不管写歌也好,拍电影也罢,要想活下去,只能在噱头中夹带私货。

二手玫瑰是这样,娄烨是这样,姜文也是这样。

如果非要弄纯粹的内容,不是没饭吃,就是被封杀。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荒诞。

二手玫瑰很多作品都是对现实的讽刺。

比如《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

我被活活的逼成了个工人

我被活活的逼成了个商人

我被活活的逼成了个诗人

我被活活的逼成了个废人呐

比如《火车快开》:

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去开,往哪儿开,往绝望里开吗

我们的爱情还得继续去开,往哪儿开,往艳爱里开嘛

我们的青春还得继续去开,往哪儿开,往枯萎里开嘛

我们的理想还得继续去开,往哪儿开,往垃圾堆里开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再比如《采花》:

从前的理想看来挺可怕的

爱情能当饭吃会更伟大吗

为了能有个新鲜的明天

你再也听不懂你说的是啥

太多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2017年5月17日,山东济南

 

回到《吐槽大会》。

我对这种形式的搞笑节目没任何偏见,觉得挺好,虽然谈不上幽默水平有多高,但有时候确实还蛮好笑。

一天工作完,躺在沙发上,嗑嗑瓜子,轻松轻松。

而且它还通过吐槽这个形式,给各种人群一个平台,让当红偶像、带货网红、过气艺人和从来没红过的音乐人,聚在一起,充分发挥娱乐精神,相互讽刺,互相揭短,博观众一笑。

但是不是可以多一点像梁龙这样的,言之有物的脱口秀内容呢?

否则和李佳琦“OH MY GOD”这种一惊一乍的吆喝有什么区别?

无非就是,他吆喝客户买买买,你吆喝用户笑笑笑。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这一期节目,梁龙最终从李佳琦手里拿到了Talk King。

他在朋友圈调侃说:难道不应该是Talk Queen?

另外,他还走心地说道:

“00后出生的年代二手玫瑰获得过最佳乐队、最佳主唱等一堆虚名,20年后依旧吐槽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

梁龙要“削”李佳琦:社会我龙哥,人狠话不多

虽然娱乐至死不可逆转,但我们可以用娱乐的姿势以牙还牙。

显然这个时代“哎呀妈呀,削他”已经过时了,不符合社会发展需要,但我们可以改成:

“哎呀妈呀,笑他”不也挺好?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赔钱拍禁片、实名怼杨幂,这位硬骨头导演你必须知道!

诗与远方

因diss《奇葩说》被骂上热搜的彭磊,当真是嘴欠?

有话直说

陈乔恩男友ins点赞一批大妞后,我默默保存了她们的图片…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790
阅读量
50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