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磊微博吐槽被公司压榨,这些音乐人只有被吸血的命?

音乐猛料 彭磊微博吐槽被公司压榨,这些音乐人只有被吸血的命?

要自由还要出名?

前两天,彭磊发了一条微博吐槽最近的生活。

他觉得自己过得很不开心,每天被迫工作。虽然大家很喜欢他在镜头前的毒舌犀利,但其实他本身不喜欢冲在前面。

他现在没有自己的时间来研究音乐,只有不断地消耗。他甚至认为长期的公开露面会让粉丝觉得他是个SB。但他希望粉丝能一直听他们的音乐。

除了这些,他还提到了他至今都没有收到过歌曲版税。

虽然彭磊总爱说些不着调的“彭言彭语”,也经常在各个场合公开吐槽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但这条微博还是看出来彭磊是真的有点累了。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需要休息。

9月15日,他发微博称自己终于有了一天休息时间,还把自己比喻为一个被不断压榨的花生,被人一次又一次挤出油水。

新裤子自从在《乐队的夏天》夺冠后,就成了现在最热门的乐队之一。

广告代言、综艺、音乐节,档期排的满满当当。

中秋三天假期,新裤子都要连赶两天音乐节。

忙碌的行程不免让彭磊的状态有所下滑,连台下细心的粉丝都能发现。

彭磊确实累了。

但这就是成名、“出圈”所带来的代价,无可避免。

他们不止一次吐槽沈黎晖抠门、吸血,但只要新裤子一天不离开摩登天空,就要听公司的安排。

对于大部分的经纪公司来说,艺人就是一件商品,在他们身上投资了必然要获取回报。有些回报是合理的,有些则是过度压榨。

而对于所有小众音乐人来说,当然是希望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见,却也不喜欢被迫站在大众面前被反复消费。

一味逃避不是正确的选择,在商业和音乐之间如何取得一个平衡点才是值得思考的。

自从《乐队的夏天》大火之后,音乐节这种东西就暴风增长起来。节假日平均每天都有两到三个地方在举办。

音乐节的阵容配备基本是一些不知名的音乐人加上《乐队的夏天》大火的乐队。

像新裤子等头部乐队出现的频率惊人。

在豆瓣有粉丝整理了新裤子9月下旬和10月、11月的一部分行程。

已经过了音乐节数量最多的八九月,十月份新裤子的音乐节行程也几近饱和。

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参加各种商业演出。乐夏的巡演也即将开始。

他们的忙碌程度可能是前几十年都没体会过的。

 

从《乐队的夏天》走出来的不仅仅是新裤子乐队,还有彭磊个人。

除了和新裤子一起进行乐队表演,他还有个人活动要参加。

也怪不得他在微博上叫苦不迭。

9月17日,@视相Variety 发布了首刊专访,主持人是彭磊。

第一次采访对象是杨紫琼。

不知道有多人看过这个采访视频,反正滚君看完之后尴尬的牙都酸了。

虽然《乐夏》里彭磊看上去伶牙俐齿的,但这个采访视频里,他连句话都说不完整。

时常因为两人无话而冷场。

还好杨紫琼是个经验丰富的前辈,总是微笑地看着彭磊,也不催促他。

最后两人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舞蹈,彭磊竟然就当即跳了起来。

虽然明显很外行,杨紫琼还得热烈鼓掌给他捧场。

彭磊曾经在《乐夏》怼大张伟,说他不会靠说话挣钱,结果现在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只是他这钱挣得比大张伟难多了。

和大张伟的游刃有余不同,彭磊在镜头前是笨拙的。

但这份笨拙和生涩正是节目方和观众想看到的。

这些粉丝看到了彭磊的真诚和耿直,并觉得非常可爱。

但在滚君看来,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在镜头前做着不擅长的事,以此出丑,来取悦屏幕前的观众。

不就像是一个新时代的“小丑”?

如果舞台上的彭磊是光芒万丈的主唱,那么做主持人的他就像是闯入复杂成人世界的稚嫩幼童。

已经竭尽全力,却还是显得有些滑稽。

他的微博有一点说漏了,现在不只是新裤子的音乐在被消费,他的整个人也在被消费。

按彭磊本人的个性是绝对不会接受做除了音乐之外的事。

但他毕竟只是摩登天空的艺人,话语权有限。

虽然沈黎晖总在采访中说自己很宠新裤子,不想演出就不演,但公司真强硬起来,新裤子也是反抗不了的。

就像《乐队的夏天》,新裤子不想上,最终不也是上了,幸好结果是好的。

不知道那个尴尬的采访是谁给彭磊接的,但有一点能肯定的是,彭磊本人不是那么甘愿,但他反抗不了。

有人说彭磊和沈黎晖是相爱相杀,如果他真的不满意就不会和摩登天空续约七次。

他在微博发声后,有粉丝劝他和旅行团一样脱离摩登天空,自己成立工作室。

但想要脱离一个成熟的经纪公司,成立自己的团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彭磊除了自己的乐队,还有导演、漫画事业,签约摩登天空无疑是一个更方便的选择。

他牺牲自己的小部分利益换取做音乐的空间。

他现在出来发声也是觉得自己做音乐的空间被大量挤占了,但他无力反抗,合同上白纸黑字签的要听从公司的安排。

新裤子作为的摩登天空的元老艺人其实有一定的自由度,名气和钱这么多年也攒了不少,真要解约也不是没有资本。

而那些更加小众的独立音乐人,一旦签了公司就只能在乖乖听话和巨额违约金中二者择其一。

近两年,主流市场将越来越多的关注放在小众音乐上。

从民谣、嘻哈到电音、摇滚。

这些小众音乐在市场火热的背后少不了各方资本的推动。

从艺人的经纪公司,到综艺节目的主办方再到各大视频媒体平台,都在炒作这些艺人。

2017年,赵雷登上《歌手》,虽然未能成功晋级,却以一首《成都》火遍全国。

朋友圈被他刷屏,很多人为了这首歌去了一趟成都,其他城市也用改编这首歌作为宣传曲。

《成都》火了之后,赵雷的名气和身价都暴增,商演邀约、个人巡演行程爆满。

还附带一个明文规定,一定要唱最火的那首《成都》。

很多歌手都有类似的经历,一首火的歌要唱几百遍甚至几千遍。

这就是无底线的消耗,对每一个歌手的音乐生命都没有好处。

赵雷能忍一个月、两个月,但他实在忍不下去了,终于在自己的巡演上爆发。

当晚是他个人巡演沈阳站,大家熟知的《鼓楼》、《成都》、《南方姑娘》一句没唱。

演出最后,他在台上向所有的歌迷袒露心声:“在台上一直抱怨,我承认我今天是第一次这样,的确,最近状态不是特别好。”

“每次我都会咬着牙唱下去,这次我真的是做不到了。”

“这样的模式,我想我不会重复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

最后他更是喊话主办方:“这样做下去,我想应该,很多歌手,就做废了!”

赵雷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特别想跟他们(主办方)说一句FXXK。还要感谢什么TMD,哎”他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开“不说了”。

赵雷用力反抗了,骂也骂了,怼也怼了,但他第二天依旧奔赴太湖迷笛音乐节,继续演出,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对于资本的倾轧,这些歌手往往无能为力。

在一切结束之后,赵雷选择了逃避。

他又躲回自己的小四合院做自己的音乐,偶尔出来唱唱歌。

从小众走入大众视野,又再次回归自己默默无闻的生活,赵雷也就花了一年多。

这个经历让人似曾相识,那些从小众走出来的艺人很多不能适应主流娱乐圈的生活,就会选择让大众再次遗忘自己,这其实是一个相对消极的决定。

在赵雷作为民谣代表人物爆火的时候,朴树作为一代人的偶像早已退出娱乐圈。

1999年,朴树推出专辑《我去2000年》,磁带销量达到30万,,大街小巷都在唱着《那些花儿》。

他真的火了。

2000年央视春晚,导演组找到朴树,让他和另外几个年轻歌手表演一个联唱节目。

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可是全公司的人都在劝他,经纪人甚至拿所有工作人员的饭碗威胁他,他还是选择妥协了。

他的经纪人说的没错,上完春晚的朴树更火了。

接二连三的采访、综艺,邀约不断,而他却更痛苦了。

他厌恶娱乐圈,在那段时间甚至开始厌恶音乐。

但厌恶,却不得不做。

他在综艺节目上打扮成加勒比海盗的样子,他配合公司做新专辑的推广,他做着太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被压榨、被强迫的最后,朴树生病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然后便退出娱乐圈疗养身心去了。

朴树的心思比一般人还要更敏感脆弱,娱乐圈对于他的消耗是巨大的。

这是对于所有走入大众的歌手而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没有自由,被市场和资本支配,不断被消耗自己的音乐生命。

有清醒头脑和一定自主权的可能还能及时遏止这种无底线的消费,那些被冲昏头脑、被困住手脚不能动弹的总有一天会被吸干血肉后抛弃。

其实艺人被过度压榨哪是个新鲜话题。

小众音乐人一朝走入大众,没了自由自在做音乐的时间,多跑两个音乐节,多唱几遍自己不想唱的歌,便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但比起一些本身就在这个主流娱乐圈里生存的艺人还是好太多。

今年年初,陈学冬发微博称将自己的之前的经纪人介绍给了华晨宇。与此同时,华晨宇个人工作室也宣布成立。

在此之前,华晨宇的一切演艺活动都是他的经纪公司——天娱传媒安排。

天娱的艺人陆续解约,现在也只剩下一个华晨宇还有些知名度。

这也就意味着华晨宇赚得钱需要养活整个公司。

那个时候的他比起一个歌手,更像是经纪公司的赚钱机器。

他的行程爆满程度不是彭磊可以比的。

签了十年“卖身契”的他也没有彭磊在摩登天空那样的话语权。

他没有说不的权利。

除了唱歌,那些无关音乐的综艺更会消耗一个歌手的精神,同时挤占了做音乐的时间。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他上了很多有的没的的综艺,疲态遮掩不住。

现在华晨宇在慢慢夺回属于自己的话语权,但这种情况依旧在不断发生。

每年那么多选秀歌手、那么多新人出道,什么都没有的他们只能依靠经纪公司,交出自由换取一点资源。

打着为这些人实现梦想的旗号,资本家从不做亏本生意,他们在运营一件商品,等待最好售卖的时机。

得到了多少好处,总有一天会加倍还给他们。

说起艺人糟糕的生存状况,就不得不提韩国。

如果说中国的艺人们失去的是自我支配的自由,那么在韩国工业化的造星体系下,那些艺人失去的是人权。

自从2005年韩庚作为第一个在韩国出道的中国籍艺人,到现在依然有源源不断的中国人前往韩国追求自己的偶像梦。

有成功出道的,也有失败跑回来的。

而那些在韩国发展很好的艺人也都纷纷选择解约回到中国发展。

理由如出一辙:患有伤病,但公司不允许暂停活动去医院治疗。

在韩国,很少有艺人自己组建工作室这一说,想在娱乐圈发展就必须签约几大经纪公司,一签就是十年。

在这十年间,他们只是一群提线木偶,丝毫反抗不了公司的决定。

是带病工作还是雪藏封杀都只能接受,否则就是高额违约金。

韩国娱乐圈有多脏,上半年滚君算是见识到了。

吸毒、行贿受贿、拉皮条……

曾经的张紫妍案不知震惊了多少人。

2011年,韩国新闻节目首度披露了张紫妍的遗书,原来从2005年起,她便被经纪公司老板胁迫向多达30余人,提供了100多次的性服务!当中涉及到的大都是权贵商贾、各界大佬,横跨娱乐圈、媒体圈、财经圈到政治圈,她还详细列出了一份包含时间、地点、人名的恶魔名单——整整50页。
把张紫妍推入魔窟的就是她当时的经纪公司老板金某,此人既是一个老鸨也是一个打手。但凡张紫妍表现出一点不情愿,他便会立刻上手殴打直到她就范。就在张紫妍自杀的前4天,因为拒绝了一天内服务十个人的要求,直接被金某疯狂暴打并软禁小黑屋。
多年来,金某用暴力恐吓以及高额违约金控制着张紫妍,让她彻底沦为了某些上层大佬利益交换的玩物。

 

当然韩国的张紫妍只是极端个例。

比起韩国,我国的艺人生存情况也没有那么恶劣。

但被压榨、被消费也是家常便饭。

小众音乐人一夜爆红后可以因为不适应、不喜欢再退回去过自己的小日子。

但原本就在主流娱乐圈里生存的歌手们无处可退,跑了就是失业。

无论小众还是大众,面对过度商业化转头逃跑其实是一个消极的选择。

这会将原本稍有起色的民谣、摇滚等行业又拉回原点。

对于每一个行业来说,想要发展必须依靠资本的力量,没钱就是寸步难行。

但资本是把双刃剑,音乐人不可能好处和自由兼得。

不用转头就跑,一味抗拒,在商业和艺术之间寻求平衡才能让音乐行业健康发展。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那些从央视出走的人,现在混的还好吗?

有话直说

靠PUA把妹的男人,永远是我看不起的弟中弟...

音乐猛料

演唱会人太少被骂吃冷饭,昔日摇滚英雄真的落魄了?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57
阅读量
975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