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震南天天说自己烂,这个00后偶像真的差吗?

音乐猛料 周震南天天说自己烂,这个00后偶像真的差吗?

掌声和欢呼要和实力对等

在上周《明日之子》冲刺九大厂牌的直播公演上,Veegee和帮唱嘉宾周震南合作,演绎了原创歌曲《巨蚁》,获得293的高票数。

冲着Veegee去的果酱君再一次被她的嗓音惊艳,《巨蚁》这首歌融合了Reggae、New jack swing与Hip-hop三种不同元素,在vocal稳定发挥的前提下Veegee突破自我,挑战动感舞蹈张力满分。

在节目里Veegee说道,不会乐理的她只能唱出旋律,周震南却能直接帮她弹出来,担任rap词写作的同样也是周震南。

“难道宠物就应该被驯服 脏乱差应该被消除

没用的东西就应该都不配被给他人记住

外表华丽就会得到所有人羡慕

长得矮的人就都会显得弱小又无助”

这位帮唱嘉宾的舞台表现力更让果酱君惊讶,不是说唱跳有多优秀,而是他“大魔王”式的台风很能带动观众的情绪,让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其实周震南在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创造营出道时,果酱君就或多或少的关注过这位00后。

印象里他总是顶着锅盖头,个子不高,眼睛小,不太符合大众审美,甚至有人觉得他是“丑、小众、奇怪。”

而这首《巨蚁》就是周震南的态度:“Don’t define me”。(不要定义我)

从《明日之子》到《潮音战纪》再到《创造营2019》,一年一档节目的周震南就像打怪升级,在他终于夺得C位成为爱豆后,果酱君却发现他的世界里有一套自己的偶像标准。

周震南13岁时赴海外训练,2017年参加《明日之子》并以第四名的成绩正式出道。

同年12月,周震南发布了自己的第一首原创歌曲《整整两年了》,由原声乐器推进,通过不同的配器和音色更迭,再加上新派的电子元素,唱出自己的理解:“HALO, IT’S ME。”

在2018年的《潮音战纪》上,周震南的创作意识觉醒,形成了强烈的个人音乐风格。

 

今年初,周震南发行了第一张合辑《Little Star-V的序曲》,融合摇滚改编经典童谣《小星星》,颠覆人们对于古典音乐的认知,也代表了少年志向“星星虽然光芒微弱,但也可以在黑夜中闪耀。”

 

素有“拼命三娘”之称的杨幂到了《明日2》都会去cue周震南,在上一届有个师兄,他每天写歌到写到凌晨,练舞练得跟傻子一样。

事实上,在《明日之子》中,周震南的rap和忘词是他最严重的两个问题,吐字不清,没有颗粒感。

他向老师学习“咬筷练习法”,一直咬着筷子吐字说话,直到咬断好几双筷子后,变成了现在擅长说唱的周震南。

更适合走独立音乐人道路的他,在今年夏天参加了《创造营2019》,以三千万点赞数成为R1SE男团的断层C位和队长。

初评级表演的《I will show you》也是合辑《Little Star-V的序曲》中的一首,提醒自己每时每刻都不要停下自我审视:

“你最好不要沦为尘埃之后,反过来问自己那时候我为什么开始。”

在访谈时经常会有人拿他和当年的冠军毛不易做比较,和毛不易相比,第四名出道的周震南并没有什么“出圈”的爆火作品,外界一直有种声音在问周震南到底是谁?歌手?流量偶像?综艺咖?

而周震南对自己的定位则是非常明确,他一直很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我愿意去上任何我不爱上的综艺,任何我不想拍的电影,任何我不爱做的事情,商演也好,但这一切都是为了音乐嘛,所以怎么弄我,我都可以忍,因为为了音乐。”

在VOGUE的一次采访中,周震南说自己做了一首比较实验性的歌,但是不会发,因为即便发了也没什么人听,就算有人听也是因为这是周震南唱的,而非作品本身。

但他并不想把问题丢给市场大环境,或者是娱乐时代,“我觉得是我的问题,我没有找到一个让对方听得懂的沟通方式和语言。”

他既不愿意为了利益变得大众,也不想为了独特走小众路线,坚持自己喜欢的,它最后是什么就是什么。

在和毛不易相较的问题上,周震南觉得“希望自己可以先做到百分之百的周震南。”

他不想去和毛不易去做比较,唯一追求的目标就是做好极致的自己:何谈三观,褒贬任剪,笑骂随意。

初代选秀的前辈大都懵懵懂懂,在回忆刚出道的时候都觉得“出道当歌手,只唱歌就行了,不用干别的。”

但周震南却在创造营里强调,他想要贯彻理念是,“上台之前我是学员,上台之后我是艺人,而艺人则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职业,是一定要传达事物的。

真的不是说我上台来唱一首歌,帅帅的酷酷的,就结束了,这没有任何意义。”

果酱君翻到了他17岁时的一次采访,挺有意思:“我每天都会骂自己烂,说自己不好,因为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鞭策行为,就是你得知道你不好才会往上去钻。

如果粉丝多了,支持你的人多了,人家每天都会说你好帅,你的歌好听,但我觉得有的时候可能会把双眼给蒙蔽了,你是看不到真的东西的。”

在知道四川凉山森林大火的事件后,周震南决定以致敬消防员为中心,和组员合作创作了《Fireman》:“热爱让你开始,责任让你坚持。”

“Who am I(我是谁)

如果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我还会再次选择吗

如果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给你 你还会再次选择吗”

创造营的高强度训练曾经让队友们直接崩溃,作为队长的周震南像大哥哥一样开导他们:

“除了我们八个人之外,没有人会去在乎你有多努力,大家只在乎到底什么结果。”

“我觉得在这么幸运的时代,只做一个事情就是努力,像郭老师(郭富城)那个时代,你除了一身本领,你还得找机会,那个时代没有这种机会。”

我们常常因为周震南的舞台经验而忘记了他的年纪,19岁更应该是青涩和懵懂的,唱着甜甜的小情歌,说一下青春的校园烦恼,再不时的传递正能量就是位很OK的偶像。

但19岁的周震南拥有清醒的认知,不停的进行自我审视,更愿意去考虑如何理清行业形式,纠结艺人使命究竟是什么。

前两天和SuperELLE合作拍摄的杂志图上,周震南说自己“疯了”,选择穿裙子,图片一出来有人觉得很棒,有人觉得他是哗众取宠。

果酱君对周震南的这个行为倒是不觉得意外,在前几个月的一次机场图里,周震南穿了一件Mari 2019 spring/summer 走秀款衬衫,在比较裸露的设计部分,用胶布贴上巧妙的遮挡住。

周震南多次公开说自己的偶像是山本耀司,这是一位日本的时装设计师,他的创作理念是无国界、无民族差别,不理常规、不分性别。

果酱君想到朋友圈里被疯狂转发一篇关于女孩穿衣自由的文章,有人反对有人赞同。

和所有自由一样,穿衣自由也是“带着镣铐跳舞”,但镣铐不应该是别人的评价和目光。

如果你一边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一边要用胶带把他们的嘴封上,这样的自由还是生活在别人的眼光中。

就像在《巨蚁》中,周震南想要传递的思想是:不被标签和定义捆绑住,内心要无限强大,只做自己。

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对于外界的“丑、奇怪、小众”的看法,他更倾向于“喜欢就welcome,不喜欢就thank you。”

在说唱词中这么写很容易,但难能可贵的是他做到了台上台下知行合一,只做自己。

在2个月前的成团夜上,周震南说想要重新定义中国男团最高标准,但这绝对不是喊喊口号那么简单,成为“标准线”需要量变的大量累积,经过时间的沉淀才能产生质变。

对于挑战常规,周震南有自己的见解:

“如果不喜欢现状,想要改变规则,那就要先遵循这个规则,在这里做到最好,才能转过身告诉他们一个更好的方法。不然你就只是单纯的抬高自己,只是喜欢这种反抗规则的叛逆感。”

平均年纪只有19岁的男团想要“重新定义中国男团标准”,显得可笑又天真,但往往不是年龄定义人,而是人赋予年龄意义。

希望这位小队长能够继续保持自律和清醒,永远记住掌声和欢呼要和实力对等。

如果重新男团标准实在太远,那么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坚守自己的偶像标准,改变大家对偶像的一点点看法也是好的。

文献参考:VOGUE-《周震南:一半机器,一半血肉》

评论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那些从央视出走的人,现在混的还好吗?

有话直说

靠PUA把妹的男人,永远是我看不起的弟中弟...

音乐猛料

演唱会人太少被骂吃冷饭,昔日摇滚英雄真的落魄了?

果酱君

音乐圈的水很深,我带你探一探

文章数
617
阅读量
36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